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家庭生活

没有罂粟的夏天

我家的居住环境不错,在繁华都市里闹中取静,附近有不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我最喜欢的有两块草地。一块草地在春天开满黄灿灿的蒲公英,一片明艳的金黄,在漫长的冬季后,奏响欢畅的春之歌,让我沉醉不已百听不厌。一块在夏天开满红艳艳的罂粟花,一群猩红的蝴蝶,在慵懒的夏季里,跳起欢快的夏之舞,令我振奋不已百看不烦。

开满蒲公英的草地在花园对面,隔着一条小小的林荫路,是市立农场的牧场,绿草如茵野花盛开,不多的几头牛羊悠然吃草,田园风光让都市居民第一眼看到就会喜欢。而另外一块草地则很荒凉,最初丝毫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那块地甚至不能称为草地,而是一块开阔的空地,位于小街入口处十字路口的对面,夹在两条市区公路和高速公路之间。另外一边是一个业余运动俱乐部的场地,高高的土坡隔离开高速公路的交通噪音和隔壁运动场的笑闹声。空地边缘稍高,中间略微凹下去,中间一大片方正平整的空地没有种植任何东西,只是偶尔被用作大型展览会的停车场。草地上遍布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石子中长着稀稀疏疏的野草,又低又矮,又黄又瘦,远远看去光秃秃的,会以为是一片不毛之地。空地紧邻市区公路的两边栽种几棵树,边缘地带上显然曾经人工铺上一层适合植物生长的土层。两条十几米宽狭长的地带上,毫不起眼的杂草野花自生自灭。这块草地紧邻马路,没有小路曲径通幽,没有大树浓荫如盖,也没有绿草养眼怡神,荒凉冷落极少人来。

不记得哪一年的夏天,路过时猛然发现草地上一片猩红,远远看去一大群红色的蝴蝶在草地上振翅飞翔徘徊不去。走近细看,空地边缘尺许高的绿草丛中,一朵朵小小的白色雏菊旁,一大片鲜艳的红花怒放,四五片硕大的花瓣藏起深褐色的花蕊,微风吹来一群红色的蝴蝶翩跹,一时间错以为走进了莫奈笔下的法国乡间。哦,原来这便是闻名已久的罂粟花了。墨绿的草地上,一朵朵鲜艳的红花燃烧。洁白的雏菊丛中,一只只腥红的蝴蝶飞舞。微风吹过,荒凉枯槁的草地上红色流动,热血奔涌。

环绕草地,边走边看。这里的夏天非常短暂,三十度以上炎热的日子屈指可数。每到夏天,人们纷纷到南方度假享受阳光,没有出门的人也在近处度夏消遣,公园里高山上湖水边,到处可以看到悠闲的人影。人人放慢脚步,连天上的白云也会躲起来偷懒,完全没有故乡夏天热火朝天的气氛。没有农人早出晚归挥汗如雨,没有庄稼憋足了劲一天变一个样,甚至没有一声声的蝉鸣不绝于耳,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见到这片荒凉的草地上开满罂粟花,一大群红艳艳的蝴蝶在风中奔放飞舞,鲜红的热血灌注草地,面目模糊的荒地一时间鲜明生动起来,双颊红润,顾盼生姿,不禁眼前一亮。边走边看,边看边想,红色的蝴蝶在草地飞翔,也在心中飞翔。

从此,每年夏天格外留意这块草地,常常站在阳台上眺望,看草地上是否已经飞来一群红色的蝴蝶。罂粟花开的时节,必然来此散步。常常是两个孩子在中间空旷的荒地上奔跑打闹,骑着儿童车你追我赶,而我漫步花丛用手机左拍右拍。没有其他行人汽车,孩子尽情地跑啊闹啊,鲜艳的红色在草地上翻涌,在孩子的脸上流淌,也把我的双颊抹上霞红。

今年开春以来身体一直不大好,时常咳嗽,睡眠不好,整天无精打采面色青黄。因为怀疑咳嗽和花粉过敏有关,避免接触过敏源,宅在家中极少出门。春天过去了,身体依然。继而盼望夏天,盼望炎炎夏日带来阳光照亮心胸。遗憾天不作美,这个夏天风雨交加忽冷忽热,身体亦如天气反反复复,心情正如天空捉摸不定。半年来,病情反复工作积压,考虑再三改变计划没有回国休假。七月底先生和孩子如期回国探亲,一个人从机场回来,无法忍受家中的寂静,忍不住走到外边散步。

信步走去,走到那片草地,满心期待血色蝴蝶飞舞红色照亮草地,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成群的红花,没有飞舞的蝴蝶。一点点看过去,依旧如茵的草地,没有艳丽的罂粟,没有娇羞的雏菊,草地上盛开着一片白色的茴香花。细细茸茸的针叶,近半米高细长的秸秆,顶端一簇簇小小的白花,一粒粒灰白的雀斑点缀其上。阴沉沉的天空下,一群灰扑扑的小花在风中飘摇,失去了血色的草地苍白青黄面目模糊。

缓缓走去,仔细搜寻,看不见一只飞动的蝴蝶,找不到一朵红色的罂粟。蹲下来抚摸灰白的花朵,花儿无语,草地也无语。木然地走下去,灰扑扑的白花,灰蒙蒙的视野,灰茫茫的天地。

我期盼的罂粟花,你到哪里去了?

没有等到罂粟花开,在一个细雨迷蒙的下午,坐车离开到北部海边休养。路过那片本应开满罂粟的草地,灰沉的天空下,灰绿的草地上,灰白的花朵低垂,无言挥手告别。

在海边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放松身心尽情奔跑,强劲的海风吹走疲惫,温暖的海水荡涤尘埃,并不热烈的阳光也为双颊增添少许颜色。充电归来,先生和孩子也接踵归来。拉着孩子的小手再去草地散步,大片大片灰白的茴香花呈现黄褐色,只有少数依然盛开。草地上还是找不到一朵罂粟花。悠悠漫步,听孩子争先抢后诉说国内种种,看孩子双眸闪亮脸庞红润,抬起头来感受阳光温柔的抚摸,一如往年罂粟花开的夏天。

中秋节前夕,下午到另外的地方散步,看到一串串红色的野果在绿叶丛中探出头来,原来已经是秋天了!

这个夏天过去了,罂粟花始终没有开。

明年,明年这片草地上,还会开满红艳艳的罂粟,还会有一群红色的蝴蝶飞舞吗?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