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家庭生活

家 是一种感觉

整整三十年前的1984, Herbert Grönemeyer的一首《Bochum》唱出了几代人“我爱我家”的默默心声:

我从你这儿来,我紧紧牵挂在你的身上;

你诚实的皮肤,从不需要任何的涂抹和打扮;

你宽阔的心胸最作数,金钱再巨大也没用;

都说你是连太阳也落满了煤灰的地方,

你却有着远远超出想象的魅力……

反反复复唱出来的一份质朴真诚,发自肺腑对家乡的热爱,立刻跨越了波鸿城市的边界,苍凉悠扬而又很是直白的旋律,马上响彻了全德国,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整个鲁尔区骄傲的“国歌”。

不过,这段儿轰轰烈烈的历史跟我并没有多少关系,那时候的家还在遥远的北京,我作业的“矿井”完全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另一块天地。

谁能设想几年之后,鬼使神差,我流浪的脚步停在了以前只在书本上读到过的鲁尔区,而这一停还就是二十多年,山不转水转的,时光的荏苒竟把原来不动感情的陌生,变成了背着抱着都放不下了的熟悉和温暖。前不久,一场征集《Bochum》第五段歌词的活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最后当选的那不长的几行文字,还真是深深打动了我这个外来的“鲁尔人”:

你关掉了高炉和矿井,
却没有关掉火热的生活,
那上面一处处的欢歌不断,笑语长流,
让所有的生命时时都在新生……

这回之所以受了震动,是因为两年前私下里定了个“认识鲁尔区”的计划。心想,住了这么久的家了,总不该两眼一抹黑吧。

赶上天气好的时候,就左右出击,把家门口的这点儿景色,来来回回地看了个不亦乐乎。两年多下来,看得见的,是相机里厚厚的收藏;看不见的,是揣进怀里同样也是沉甸甸的积攒。这时候再听《Bochum》,无论是三十年前的旧歌,还是刚刚续上的新曲,都能活灵活现的,飘飞成眼前和心里时刻都在鼓动着的一份激情。这方土地上,既有独一无二的、到处都能讲出许多故事的风景,更有简单直率、大方热心的人们,不扭捏不做作,把日常的柴米油盐都调理得有滋有味,可口可心。

家,真的不单单是上北下南门牌几号;家,是心里头能测出情绪温度的一个悄悄的角落,知冷知热的,是一种感觉。

上个月去城北一个由老厂房改建的小剧场,看一出叫“Lohntütenball”的地道的鲁尔风情剧。结果呢,没想到竟是好久都没看过了的一台水平“无比业余”的演出。不过,失望的念头刚冒出来不久,很快就让剧场里交融着的那股暖人的生活气氛实实地盖住了。你忘记了自己看戏的身份,看见的也不再是因为一时忘了台词儿而略显尴尬的化了妆的男女,倒像跻身走在了熟悉的街上,碰上了见面常打招呼的大叔大婶儿,家长里短,插科打诨,到处是日常幽默里流露出的那份熨帖的亲切。这边好不容易刚把爱絮叨的大妈送出面包房,一回头就听见一个矿工打扮的老汉,正在大声地揶揄邻居:你瞧他笨的,连个挂钟也修不好,还把里头的小鸟愣给鼓捣成老年痴呆了,时不时地老得跑出来,唧唧喳喳地问你几点啦!……立刻跟着全场一起笑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