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家庭生活

车夫也是夫

他像是真的不知道她有多喜欢他似的,口齿清楚地对她说:“我已经都忘记了。”那一瞬间,她感受到的是当年自己所留给他的苦,现在又全部倒流着还给了自己。

嗨,这事要怪谁呢?两情相悦中的第一次男孩来访,竟然被母亲一眼识破。当他走了以后,母亲对高高兴兴送走他后回来的她直言宣佈:“以后他不可以再到家里来!你也不许再和他来往!”那一刻,她如冷水浇头般呆在原地,觉得母亲简直是不可理喻到极点。

母亲那张正对着镜子在端详自己容顔的侧面,有着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严肃和生气。那个镜头便如烙印般深深地刻在了她惊愕不已的脑海中。嗨,这事要怪谁呢?才十六七岁的年纪,母命难违的她,又羞又怕之下只能按照母亲的意思,和他没有任何解释地一刀两断了。每次从闺蜜发小处听说他是如何地在家里痛苦着和难过着,她都只能装作无动于衷。回家后却躲在房间里偷偷地把眼睛哭出两只桃子,只因为她也是和他一样地在痛苦着和难过着。连母亲都不会想到,这样哭过之后的结果,竟然是她后来和任何一个中国男孩都没有能够顺利地走到婚礼台上。

当这一天他们又见面后,时光已悄悄地让他们年过半百。两眼相对之下,一个头发和胡子全白了,而另一个则干脆用起了发套。多少的曲折和故事都被悄悄地埋在了时光之下。所幸的是,相见之后,他们不仅彼此依然能够像以前那样欣赏对方,甚至连穿着的喜好和顔色,以及喜欢静处的脾气与性格也都一样。唯一不同的一点是,用他的话来说,是她还有婚姻,所以被道德约束了不能走得太近。而她却想,如果没有母亲当年的横刀夺爱,那么,今天站在婚姻里的就有可能是他和她了。不是都说最初所萌发出来的情窦,是任何感情都无法替代的嘛。

这一次,她像一只回归的燕子,欣喜地在他的身边雀跃呢喃,而他却因着她终究是一只燕子,停顿不了多久便又必须从南回北而不愿接纳这一份欢喜。好像实在是失去了太多的年份,原本此生都以为是不会再相见了的她,像个找到了布娃娃的孩子般,走到哪里都要拖着他一起。而他呢,每次都呐呐地对人声明:“我是车夫。”

车夫也是夫呢,她对他说。而他则大笑,笑她傻。她对他说,自己的眼睛又老花得更深了,于是他便带她去配眼镜。在火车站那边的眼镜城里,她将选好的两副眼镜框拿给他看,问哪一副更好?他就将它们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走到门口的日光下面眯着眼睛对照着比较。她看着觉得稀奇,却听见验光师在一边赞道:“这男人真是仔细。”她便很受用地想,那是自己最初所看中的人儿呢,虽然当时是绝不会在一起配眼镜的。当时的他们,在一起时只是互相比试着谁背的英语单词多。或者谁的地理分数考得好。那时候,她知道自己比不过他,所以才会喜欢亲近他。而现在,两个人都用不到英语,地理呢,有只手机便搞定了,没有了功课上面的比头,便只有比眼力和脑力了。只见他将两副眼镜在日光下面仔细地审视之后,对了她掂掂其中的一副说:“这个好。”她伸头一看:哦哟,那可并不是自己的首选嘛。自己暗中更喜欢了另外那副,因为它有着比这一副更张扬、更抢眼的金色。然而他竟然选中了这相对朴素的一副。她犹豫了一下,心想这眼镜自己戴在脸上又看不见,终究还是要别人看了好看才算数。于是便按照他的意思落单。落单之后,彼此都松了口气。此时他才悄悄地对她说:“这一副少了突出的金色,会更好配衣服的。”她惊讶地扑哧一笑,茅塞顿开。走出去时免不了挽起了他的胳膊,走得一路沾沾自喜。

有一天,她说自己想去透气,他便带了她往郊区而去。上车前,她说自己买了一袋面包,他就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两瓶水。那天的早晨有点湿冷,她穿了一件花棉袄。到目的地后,太阳已经高高地照在了两个人的头上。花棉袄穿不住了,而他就指着一件自己的棉背心说:“穿这个。”那是他原本穿在里面的背心,到了她的身上便像一件无袖的袍子,长长暖暖地盖到跨上,正好对付那秋阳下的气温。于是那天,她就穿了他的衣服拍了很多照片,其中甚至有一张是让别人为他们一起拍的。在那样的一种景色和阳光下,他们像回到了童年一般。他终于答应在拍照时从她的身后将手臂伸出去环绕了她。而那一刻,她没听见他对了拍照的人呐呐:“我是车夫。”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