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家庭生活

女人如花

在店里呆久了,会比较喜欢看从昆明或者四川来的女人。因为她们一个个都穿得如孔雀一般,衣服裤子乃至鞋袜和包包的颜色,是艳丽之中带有了乡野的气息。而北京或者上海来的女人们,则普遍颜色素雅,除了衣料讲究之外,落在人眼里的感觉是缺乏一点张力。不知道我这样说是否太过狭窄?是的,原本只是法兰克福的一个小小角落,来的又都是普通的市民阶层,所以这样的说法肯定不够公允。只能说是从芒儿那一双小小的眼睛里所看到的女人。

女人喜欢看首饰,而芒儿则喜欢让她们在首饰的装扮下变得更加魅力四射。这很有点像是理发店。进来时头发杂乱的女人,出去后便个个可以招摇过市。可惜有的女人,总是舍不得给自己买。尤其那些没戴首饰进来的女人,一阵东挑西选之后,所买下的都是给别人带的,或者是要送给别人的,便常令芒儿为之感到深深的遗憾。要知道,女人首先重要的是美丽其自己。然后才是送美丽给别人。芒儿很希望她们进来的时候,是个女人;出去时候,是个漂亮的女人。


有一次来了一对来自大陆内地的小夫妻。丈夫看中了一款花型项链,想给妻子买。那妻子却始终竭力地说:“我不要!我不要!”芒儿看那女人,常常没有修剪过的头发用一根橡皮筋扎了个箍,上身穿了件汗衫,下身配了条欧洲人只有在跑步时才会穿的运动裤。更为吓人的是,她还竟然赤脚蹬了一双拖鞋。令人很诧异在如此一个美丽的春天,她竟然就这样走出了法兰克福的四星级旅馆、站到欧洲的购物天堂之一、著名的采儿大街上,并最后还走进了华丽的名牌首饰店。

再看那做她丈夫的男人,却是穿了条正经长裤,扣了皮带和脚蹬一双很干净的皮鞋。“唉!”芒儿心中暗自叹气。便向那女人称赞道:“先生要给夫人买,夫人可真是好福气啊!”言下之意,女人啊,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不配你的老公吗?难道你不知道做丈夫也有从妻子那里享到艳福的念头和权利呢?趁早将自己打扮起来吧……

可是那个女人却说:“我不要!我不要!”

在芒儿的推荐下,男人很快看定了一款花形的项链,用手指点了固执地对女人说:“买吧!就买这一款!”

芒儿听了也连忙说:“我去拿!”她从心里为那个女人高兴,因为这一身邋遢算是多少有救了。

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那个女人一步抢到了男人跟前,举手往其脸上“啪!”地挥了一巴掌。同时口里恶狠狠地说:“你敢!”把所有的店里人都给惊呆了。懂中文的和不懂中文的都想,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但谁也不敢出声。毕竟夫妻干仗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儿,谁也不好插手和说什么。只见那男人用自己的手摸摸脸,对芒儿匆匆地点点头,便讪讪地跟在自己女人的屁股后面走了。

有谁能够懂得这个疯女人的心呢?芒儿相信她大概是在为自己那所挣不多的丈夫在省钱吧?可是即便把首饰给省了,何为就不能给自己换一条裙子,并穿上鞋袜,体面地陪伴在男人的身边呢?

欧洲是浪漫的。欧洲游也就是浪漫之游。女人既然是男人的肋骨,也就是男人胸前所戴的那朵无形的花。有如花的女人相伴在侧,男人才会显得神采奕奕。即便不是一朵牡丹,只是一棵毫不起眼的的蒲公英,也同样因为有了花的鲜气而着有了柔花似骨般的风情。

目送那一对小夫妻的背影,芒儿把那款花型的项链换到了柜中的主位。只愿从它身边所走过的邋遢女人,在看见它后,都多少会拥有了一些花的形态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