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家庭生活

毕业典礼的演讲

这期同时刊登三位在美国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也代表了三种完全不同的身世与视野。而且,两位华人都非常出色,都能推举为毕业典礼上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表演讲。为了免于被人断章取义而曲解她们的原意,所以在此原文刊登,其观点如何,由读者自鉴。

喻俐雅

喻俐雅在美国攻读博士期间就出类拔萃,是哥伦比亚大学两个学生校董之一,引起了美国华人界的轰动。她的成功,说到底还应归功于德国:喻俐雅是上世纪80年代旅德(慕尼黑)留学生喻恒和杜兰的独女:在中国出生,在德国长大,在英国念大学,在美国攻博士——可谓世界公民。其父喻恒的事业很成功,但喻俐雅却非常勤俭低调,从不穿名牌衣服,甚至大学本科时连手提电脑也省了不买,说学校有电脑用。她不用像通常的学生那样为谋职而学习,但她说了,正因为不用为生活奔波,所以她有时间和精力,来为社会最需要她帮助的弱者奔波。

喻俐雅的博士题目是研究移民心理:移民第一代尽管可能事业上成功,但在“出生”上似乎总是自感低人一等。而移民第二代,例如喻俐雅自己,在中国被人说是外国人,在德国又被人说是中国人,她成了无根的一代。这样的角色,会对移民以及移民下一代带来怎样的心理障碍?对这个社会产生怎样正面和反面的影响?这既是一个社会问题或政治问题,也是一个心理问题。所以,她研究的问题其实非常普遍,例如德国的土耳其人,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美国的移民问题更多……而当今世界的许多社会冲突,恰恰由于移民以及移民后代产生,这样的社会现象却没有获得西方主流世界的学者们的关注。喻俐雅欲为移民第二代弥补这一学说空白。可见,喻俐雅从事的研究,既有很深的社会学、精神病学等理论基础,同时又是当今非常现实和严峻的问题。

杨舒苹

杨舒苹的家境似乎没有喻俐雅这么幸运。她出生和长大于中国,来到美国留学,出现完全另一种国情,所以感触特别深。两相比较,她重点谈到在自己家乡所蒙受的两重雾霾:一重是自然界的雾霾,她出身在出门就必须带上口罩的城市,所以到美国就感觉空气都是甜的;另一重是社会生活的雾霾,她出身在一个只能背诵官方意识、不得自己自由讨论社会问题的国度。所以在美国大学她亲身经历了学生和学者们如此自由地讨论社会问题的风气,感触良多。

杨舒苹能代表这么多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演讲,本当成为其母国的骄傲。没想到却迎来母国社会的一片谴责。对中国官方而言,自然界的雾霾早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不提当然更好;而社会生活中的雾霾,即缺乏言论自由,才是对中国官方最刻骨刺心的痛。但外交部发言人无法明确申辩,只能希望杨舒苹身在美国,要继续爱国。

而对中国社会而言,杨女士所说的其实都是事实,也是大家在微信群里、同学聚会中屡谈不鲜的旧闻,所以没有一位读者对她所说的这两重雾霾现象发表过任何异议。只是按照“家丑不可外扬”的中国传统,人们只是泛泛地指责她,不应当到国外去揭自家中国的短。并因此指责她不够爱国,忘记祖宗,甚至卖国——由此可见,杨舒苹其实并没有说错,但她却在一个错误的地方,揭示了一个真实的现象,也做出了一个正确的比较。一位大学毕业生,新一代的,能做到不做作,不说假话,台下鼓掌,也就可以了。

马克·扎克伯格

作为社交媒体脸书的创始人,放在这里似乎有两重尴尬或巧合:

其一、他不是华裔,而是德国犹太人后裔。但他却是中国女婿:妻子普利希拉·陈的父母是越南华侨。1980年前后被越南政府赶出越南,一家漂流在公海。幸好欧美各国赶去援救,他们被救到了美国(四万华侨到德国)。所以,普利希拉出生于美国,在外说英语,在家说广东话。

其二、马克曾是哈佛学生,因大学期间搞网络恶作剧,差点被开除出校,但最后还是肄业。他说,他与这次毕业的学生是同代人,仅仅比他们大10岁左右,但他已经身价450亿美元,特邀为哈佛大学毕业典礼做报告。但从他的报告来看,其水平和视野丝毫不亚于大学教授。

首先他强调,综观历史,每朝每代都有各自的追求。所以年轻人一定要有使命感,要有有别于传统的追求。现代社会有许多值得人们去开发的领域,“在地球摧毁之前,如何阻止气候变化?如何让数百万人愿意参与制造和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如何治愈所有疾病?如何要求志愿者跟踪他们的健康数据和分享他们的基因组?”。

但仅仅有想法还没有用,要动手尝试将这些想法成为现实,在实践中才能一步步摸索,一步步实现。他以自己为例,他创建脸书,也是一步一步摸索过来之前也没有想过会有今日的效果。“当我能离开哈佛、并在10年内赚取数十亿美元的时候,还有数百万学生无法偿还贷款,更不用说开始创业。”但不是每个人的想法最终都能够实现。一旦失败,对许多人来说,就可能蒙受无法承受的经济压力。所以,要让每个人都能输得起,人人都有输的权利。为了达到这点,就需要获得全社会的援助,尤其那些已经成功的企业

家的支持,脸书公司就在从事着这样的事业。

同时,每个人都要有社会责任感,要经常参加公益性活动,参加周边社群的活动,这样利人也利己。例如扎克伯格的妻子就要求他义务担任一个俱乐部教师,教授学生如何营销。夫妻已经宣布,愿将她们自己财产的99%捐献给社会。

马克的话题还涉及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如何终生学习以迎接时代挑战,探索“普遍基本收入”的观念,以让每个人即使失业,也能获得基本生活保障,有机会尝试新生事物和自己的梦想。尤其在现代社会,如何将自己融入国际大环境,成为世界公民,与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交往。

--------------------------------

中国留学生杨舒萍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演讲

美国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中国留学生杨舒苹受校长邀请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表演讲。演讲中她称自己来到马里兰大学,刚从飞机下来就“感到了自由,这儿的空气太新鲜、太甜美”。“之前在中国历史课上学到的人生、自由、对幸福的追求,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人们公开谈论着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政治话题,我非常震惊,我从来不知道这样的话题可以公开讨论”。

各位家长、同学、朋友,下午好!我很荣幸、也很感激能在马里兰大学2017届毕业典礼上发言。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你选择来马里兰大学?我总是回答:新鲜的空气。

五年前我从中国来到美国,出了达拉斯机场航站楼,呼吸到在美国的第一口空气后,我就丢掉了正准备戴上的五层口罩。这里的空气是如此新鲜甜蜜,尽管说起来奇怪,但这对我来说很奢侈。我大感意外。我在中国的都市中长大,每次外出都必须戴口罩,不然的话,我可能会生病。

所以,当我在机场外面呼吸到第一口空气的时候,我感到了自由。不再有蒙在眼镜上的浓雾,不再有呼吸困难,不再有压抑的生活。每一口呼吸都是一种愉悦的体验。今天站在这里,我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这种自由的感觉。

在马里兰大学,我还感到另一种意义上的自由,一种我会永远感激的自由——言论自由。

在来美国之前,我在历史课上学到了美国独立宣言,那时独立宣言的内容——生命、自由和对自由的追求,对我来说没有实际的意义。我单纯地记下这些词,仅仅为了拿个高分。当时那些字句对我来说如此陌生,抽象。直到我来到了马里兰大学,我学到了,在美国自由表达是一项神圣的权利。在马里兰的每一天,我都被激励着在有争议的问题上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可以质疑导师的意见,我也以在线上给老师评分。

不过,这些都不能和我第一次看到校内演出的戏剧《黄昏:洛杉矶》(Twilight: Los Angeles) 时感受到的文化冲击相比。这是Anna Deavere Smith撰写的关于1992年洛杉矶暴乱的一部剧。那次暴动的导火线为当地陪审团宣判四名被控“使用过当武力”殴打Rodney King的警察无罪释放。六天内,人们走上街头抗议,城市陷入混乱。在这部剧里,学生演员公开地讨论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政治话题。我很惊讶,我从来不曾想过这样的话题可以被公开讨论。这部剧是我第一次接触和政治有关的戏剧内容,它让观众辩证地思考。

一直以来,我都很渴望去讲述这样的故事,不过我曾相信,只有权威的人才有资格讲述,只有权威部门才能界定事实。但沉浸在马里兰大学这种多元的文化中,让我有机会能够接触不同的、多样的视角去看待事实。我很快意识到了,在这里我有自由发声的机会:我的声音很重要。你的声音很重要,我们的声音都很重要。

公民参与不仅仅是政治家的任务。我亲眼见到我的同学们参与在华盛顿特区的游行,参与总统投票,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募集资金。我见证了每个人都有参与、推进改革的权利。我曾以为一个人的能力也许不能做成什么,但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美国。在一起,我们能推进我们的社会,让它变得更开明和平和。

2017届的同学们,我们从一所拥抱人文教育、重视思辨能力、关注人道的大学毕业了。我们具备了不同学科的知识,并准备好面对社会的挑战。我们中的有些人也许会继续读研究生,有的人会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些人会开始求索的历程。不过无论我们做什么,记住:民主和言论自由不是简简单单就得到的。民主与自由是值得我们为之奋斗、至关重要的新鲜空气。

自由就是氧气,自由是热情,自由是爱。就像法国哲学家萨特曾经说的:自由是一种选择,我们的未来就取决于我们在今天做的选择。

我们为自己的人生写下下一篇章,我们一起,写下人类的历史。我的朋友们,享受这里的新鲜空气,不要放手。谢谢。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