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生活

半路夫妻

hochzeit-k

在德国住的时间长了,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德国夫妻中原配的不多。刚开始发现这个情况时还在大学的时候,我搬出学生宿舍自己租房子住,很吃惊地发现我住的那栋私人房里的八户人家,除了我和男友是一对、隔壁的女孩是单身外,其余全部都是单身母亲或半路夫妻。最邪门的是我们建好房子后慢慢地认识新邻居们,发现不知是巧合呢还是上帝的安排,我们这条街上左边的家庭多半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夫妇,都还是原配夫妻;而街右边的家庭则多是三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家庭,不是半路夫妻就是离异家庭。这么算起来,几乎每两队夫妇中就有一对离异再婚。这个现象在德国普遍得如同吃饭一样平常,却让我经常感概。婚姻的枝枝叶叶本来就如一个把人缠得紧密的大茧,想破茧而出真是比登天还难。不管是为了面子、为了长辈、为了孩子,还是为了什么,中国人如果结婚了,就决不会轻易离婚。德国人却把一切就那么轻易的搞定,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社会因素?

德国的结婚率其实不是很高。在德国,人的生活压力巨大,职场就是一列飞快奔驰的火车,下来了就很难上去。所以德国人工作起来都非常认真卖命,很多人从第一次进入一家公司起,就算是卖给老板了终身在那服役。高压力的生活让很多德国人、尤其是女性不愿走入婚姻家庭生活,不想因为爱情和孩子而埋葬自己的事业前途。事实上,德国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很少有走入婚姻殿堂的,这个时候的他们事业正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多少时间、也没有多少精力去考虑家庭。这个时候他们的爱情处于冲动阶段,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自我,还有适合自己的爱情。如果有在这个年龄段有走入家庭的德国人,多半是祖祖辈辈住在一个小山村、仍然过着传统老日子的德国人。或者是找了外国人如亚洲人、东欧人作为男女朋友,迫于对方家庭压力,又割舍不下这段爱情。这个阶段结了婚的德国人到中年的时候,工作稳定了,爱情平淡变味了,就开始想换口味了,于是就出现了离婚再婚半路夫妻。

三十岁以上结婚的德国人是大多数,这些人事业多半已经稳定,爱情也相对成熟,有能力组建一个稳定的家庭。不过婚姻中难免有围城现象,等这些人的家庭出现了孩子,喜得贵子之后的喜悦过去之后,巨大的工作压力、忙碌的生活以及夫妻之间交流的缺乏,让他们也越走越远,最终分道扬镳,很少有德国家庭能顺利通过婚姻的七年之痒。

本来结婚率就不高的德国,离婚率却不低。究其原因,一是德国人都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什么社会舆论和家庭压力,离婚再婚都是个人的事情,与他人无关。不像中国人,婚姻很多时候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也许夫妻俩自己觉得不合适,但迫于家长的压力和各种社会关系,或者为了面子,还得继续维持下去。二是德国法律明文规定,如果没做婚前财产公证,离婚后夫妻财产对半分。大多数德国人干脆在结婚前将自己的财产清清楚楚地做好公证,婚后各人管着自己的腰包,夫妻只是搭伙过日子,离婚时只要拍屁股走人就行了,没什么可争可吵的。我认识的很多德国人都这样,包括那些让太太在家里做全职主妇的家庭,丈夫每个月只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给太太做补贴家用费,两人协议好了,彼此满意就行。第三是德国人的爱情里世俗的成分不多,爱情不在国籍、年龄,重要的是心态和个性以及两人是否合得来。像“宝马女孩”马诺那样对金钱看得太重的美女,在有头脑的德国男人面前是卖不起价钱的。很多德国男人甚至希望找一位妈妈为伴侣,把她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这样就免去了自己无后的寂寞,也免去了婴儿时期的繁琐。这事一点都不夸张。我认识的一位在中国开百万欧元资产跨国公司的德国老板,每日里中国靓女们争相献宠,他却从不拿正眼儿瞧瞧那些皮肤嫩得都可以滴出水的年轻女孩儿。问他为什么,他说,“这些女孩子太年轻,懂不起我。”问他想找个什么样的,回答是“找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做过妈妈、能懂我的中年女人。”而我的另外一位朋友是位玉树临风的公司老总,找了一个胖得象相扑运动员的单亲妈妈,还爱得一天不见如隔三秋,对她的孩子好得如同己出。这样一来,离婚就没有障碍,单亲的德国妈妈们不需要像中国女人那样,即使丈夫已经九匹马都拉不回来,为了孩子也仍然固守在死亡的婚姻里。她们非常看得开也想得开,该爱谁就是谁,不会因为担心孩子没有完整的父母之爱,或者自己年龄已大、容貌不再、青春身材不再窈窕而受到什么阻碍。

最开始我很惊讶于德国的半路夫妻现象,但德国人对此却象家常便饭一样淡然处之。这些家庭里的孩子并没有咱们在国内平时听到的二婚家庭孩子的不满和抱怨,也很少出现个性和成长受到影响的现象。比如我们隔壁邻居家十二岁劳拉和九岁的弟弟劳伦斯,随着妈妈改嫁住进了新爸的房子里,两个孩子成天笑哈哈的像任何一个家庭美满的孩子一样天真快乐。他们定期和自己的生父见面,有时是继父开车把他们送到生父那儿去,有时又是生父来继父家接他们。继父呢,则像一个慈父一样陪着他们玩耍,劳伦斯把继父都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我一位德国女友的老公和她结婚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和前妻生的两个孩子每隔一周来到她家看望爸爸,她也很喜欢两个孩子的来访,总是高高兴兴地热情接待孩子的来访,一家人和和睦睦没有什么隔膜。如果细细问下去,我们平时交往的德国同事、朋友们很多是在半路夫妻家庭长大的,并没有任何个性怪异等不平常之处。相比之下,国内那些拼命维持着表面原配夫妻、背地里却有着小二、小三的家庭,孩子们和原配夫人受到的伤害远远大于德国这种半路夫妻家庭。

德国电视台在圣诞期间放映过一部“贺岁片”,讲的是一个德国普通家庭夫妇邀请她们的四对朋友夫妇来共同庆祝圣诞。来访的这四对朋友中,男人们都曾经是女主人的丈夫。女主人和她的五任丈夫都有爱情结晶,每人给她留下一个孩子,这五个孩子都住在她与现任丈夫的房子里。电视拍得非常有喜剧感,是德国特有的冷幽默,也正是德国生活中半路夫妻的最佳写照。这么看来,其实半路夫妻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婚姻中男人女人自由恋爱的成分加大了,其它带着目的的因素减少了。而孩子们因为父母离异带来的伤害减少了,健康成长的机会增多了。这该不该是生活的另外一种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