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生活

我也酷一把

liebe_familie

真没想到,崇尚简单的我,追求自由的我,欧漂多年的我,荣升祖母的我,也随着潮流——酷上了!

几年前,我ebay了几件洋婆婆留下的家具,“优酷”出简单易学的停车法。现如今我既“酷狗”又“酷我”,伴着节奏骑单车,边干家务边“酷听”;偶尔也“酷酷123”;还时不时把拙文click到同学群博上,把信息Email给所关注的对象……然而,最令我开心的是:惦记老爹老娘就随意call,想起小外孙就互相ipad,有时间便与思念的人啊QQ来,QQ去……

自从互联网极速而悄然地笼罩整个地球村,我们的传统生活方式完全被颠覆了,变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过去: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当下:农民坐炕头,知比秀才多!不管何时、不论何地,谁都可以指点江山、“机”扬文字!这世界上跟我一样的人简直太多了,数以亿计的小飞虫,都被那隐蔽着的、巨无霸式的蜘蛛网牢牢地粘住了!现在觉得还挺酷,会不会最终把人酷死啊?!

想当年我的祖母,那是六十年代,盯着家里的电子管收音机问我:人在里面藏着吗?我猜想,她除了好奇外,还跟广播里天天说的俩人名有关,一会儿斯大林,一会儿赫鲁晓夫的,怎么大的小的都能钻到里面说话呀!遗憾的是,奶奶没有活到有电视可看的日子。

八十年代初,我和前老公省吃俭用买了个福日牌小彩电,率先过上了比较美好的生活。女儿牙牙学语时,只要天气预报一到,她就抢先报地名,我惊喜得不得了,莫非我家有个小神童?

又过了几年,我那前老公借着与我好好过日子的缘由,把单位分给他的一屋半厨卖了,给孩子买了一架普通钢琴,给自己买了一台高档录像机。谁知他看得日夜颠倒,茶饭不思!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他藏在石膏像肚子里的秘密,竟是那不堪入目的录像带时,便毫不犹豫地把它们狠狠地摔到地上。其结果,俩人矛盾立马上升到武力冲突,邻居们成立了“维和小组”。为此,我落下一毛病,看到录像机就想砸!

可对录音机,却情有独钟,因为它能让我更好地学英语啊。步入九十年代,日本的家用电器可出名了,我们国人买个松下或索尼原装机,还得凭出国指标。恰巧,老弟从俄国劳务归来,我花了100美元,如愿以偿地得到个索尼牌小收录机。更幸运的是,公司有台电脑归我管,我便常到办公室“加班”,把自己日记本里的那点儿秘密全都敲了进去。我还偷偷写了篇小说,不小心让病毒吃了,连个渣儿也没给我留。

上世纪末,我逛荡在德国的大街上,到电话亭里花着每分钟3马克的高价,为家人报上了平安。我那简单的行李里有三样小电器,一是特意从北京中关村买的掌上电脑,二是我那可爱的录音机,三是傻瓜相机。还有二个备份软盘,3.5英寸和5英寸各一张。每当寂寞无聊时,我就玩儿那俄罗斯大方块,可恨的是,一次都没赢!

我吃惊,我奇怪,这世界变得怎么这么快。我还没用过什么大哥大、传呼机呢,它们就消失匿迹了;我那巴掌大的所谓电脑还没玩儿几次,那带胶卷的相机还嘎嘎新呢,也被无情地淘汰了——新世纪太冲了!

我和现任老公开始同居那会儿,俩人合用一台电脑。最让我头痛的是,这德文界面电脑跟某些德国人似的也会排外!“忽”地一下,把我好不容易输入的中文变成了杂交符;“刷”地瞬间,又把我久久盼来的好友信件弄成了火星文!多亏女儿来了,并交上个聪明的男朋友,那男孩儿在一个电脑空间里,竟为我们开辟出两块自留地:老公在他的德文田里播种,我在我的汉语园里耕耘。虽然内容不再互相干扰,可时间还是冲突啊,我们不得不轮流坐庄!

前年春天,女儿和女婿双双毕业回国发展去了,除了一大堆生活用品外,还丢给我们好几样家电:两个立式电脑、一个笔记本、还有两个还很时髦的手机。我开始真正享用属于我自己的全中文电脑了,并换上了Walkman手机——太多了,我已经不知道用哪个好了!

谁知,德国送礼也讲究,那洋儿子不送我们脑白金,在去年的圣诞节上,送给我们一个平板电脑ipad!老头子嫌礼重,非塞给儿子400欧不可。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儿,都是春晚害的。俺家没“大锅”,看电脑又很累,那就试试这个小东西吧——太棒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愿上哪看就哪看,比大电视、大电脑灵便多了!它竟成了我怀里的乖宝宝,放不下了!

今年春天回趟国,我把“宝宝”留给了老公,只带了手机和相机。行程的第三站,在由北京中转飞往大庆时,不知怎么搞的,两机全飞了,我只好陪父母过起了无网的日子。这平静美好的日子多难得呀,可我坚持不到一周,就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到商场买了一款最新、最轻、最漂亮的国产智能手机!太棒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下我又幸福以“网”了!中文信息再不会因德国手机乱码了;相机、半导体可以下岗了;手表、温度计、手电筒也该下课了;DVD、MP3丢到旮旯歇着了;电话亭、网吧无需光临了;再也不用背着那死沉的书籍旅游了;无论开车还是步行,我都丢不了了!——酷!

酷着酷着,我开始忧心忡忡,并越来越觉着,我这并非全是杞人忧天。

我担心病毒,不知啥时候又卷土重来。有一回我的电脑中风了,是我那女婿用远程协助给治好的。可他太忙了,我不敢轻易打扰他。还有一次我的电脑休克了,我向友人电话求救,费了好大劲才让它起死回生。它的免疫力很差,再厚的墙都有可能被击穿!我担心辐射,整天被WIFI包围着,即使我不上网,可那无影的家伙也会四处乱窜。尤其公共场合,几乎人手一机,我不知道这是否比那被动吸烟还可怕!我担心浪费,我这“苹果”就咬了那么一小口,再出个“橘子”、“香蕉”什么的,你说我是买还是干眼馋哪!我担心再出什么新名词儿,我这“围脖”还没织上,刚刚建立一点点儿“威信”,才认识二维码,人家就3D、登上云端了!我担心好多人会失业,因为人人都能当特务、间谍、摄影师、作家了!我担心我再也不会写字,我们的后代都成了笔盲,我们的书法就要寿终正寝了……其实,我担心的远不止这些,我还怕万一,万一有那么一天,无论是人为的还是太阳黑子干的,抑或地球本身发怒造成的——大范围停电,收不到任何信号,我们这些可怜的网虫们,该怎么活啊!

我不知道这种日子会酷多久。目前我最着急的是,这么多的电垃圾送到哪儿,才不污染我们的环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