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情深似海

“大哥,您是给夫人选礼物吗?”从他一踏进店,芒儿便觉得这是个做官的男人。芒儿在刚开张时,是个连人种都分不清的盲人。她对韩国人说:“您好!”对印度人说:“撒哇迪卡”。等不到对方的反应,才轮到自己发呆。而现在的芒儿,视力已有所改善。

一个男人,身上没有背包,手上没有戒指。步态稳健,神情肃穆。除了是个做官的,还会是什么呢?芒儿的判断在幼稚之中带着老练。说实话,她喜欢做官的。因为他们往往显得比别人矜持和有礼貌。唯一的缺点是,芒儿觉得他们都不太会笑。不知道是他们觉得不可以对别的女人笑呢,还是他们已经太长时间没有笑了。芒儿有时会忍不住想把自己的笑容分点给对方。


美国接吻学校

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地方,情侣间的接吻技巧几乎都无师自通,也可以说“自学成才”,根本不用别人来教,更不需要交一笔费用去参加什么培训班。不过在美国的西雅图却有一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接吻学校”。在这里,接吻不但是一门技术,其课程的复杂程度绝不亚于任何其它学科,而且还有十个等级的评判标准。来这里学习的学员要在老师的指导下一步步练习、体验,老师则根据学员的课堂表现给予指导和评分,达到一定成绩者学校也会发一张“毕业证书”。

爱的气味

谁会想过人到老年时的情景。婉儿年轻得还未婚嫁的时候,坐在电影院里看美国影片《金色的池塘》,看那对老夫妇在夕阳下、池塘边相依而坐的情景,觉得人生若能如此,真是此生无憾了。后来,婉儿来到国外,嫁给了阿维,阿维在婚礼上兴高采烈地吃多喝多,到了傍晚,摄像师叫新郎新娘来到园子里的苹果树下双双留影的时候,阿维的一只手里还端着酒杯,不舍得放下。

秋天的季节,苹果已经熟透,红中带绿地挂满了枝头。婉儿和阿维一左一右地靠了苹果树边,拍到兴之所至之时,阿维还把婉儿横着抱起,在夕阳的余光下拍了一张。然而结婚的白色高跟礼鞋实在不合适在松软的草地上行走,因此拍完后,摄影师转身大步而去,婉儿却双手提着裙摆,眼睛看着脚尖,一边裂歪了嘴,一边摇摇摆摆地保持着平衡。于是,在草地尽头的观众群里,便有人提议了,说新郎你该托了新娘走出来啊!不料阿维却摊开双手,向众人哭笑不得地坦白道:“我吃得太多,又喝得太多,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抱着她走了。”惹得众人一片哄笑。

中外婆媳之道

女人一生离不开几个重要的角色:女儿、女友、妻子、情人、母亲、婆婆,直至奶奶。

活到老,也学到老。

我们每个人,在生活的历练下,都在一天天成长、成熟,也一天天地、慢慢地变老。

无论中外,婆媳之间的话题都不会消停,围绕着我们的日常生活,频繁地出现在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作中。大多数都是以负面的、不乏搞笑的“婆媳大战”之类的故事出现,让人忍俊不已;与人启发、引人思索的说项寥寥无几。

异国家庭的我和他

我和他,已携伴走过了整整十年!那三千六百五十多个日子,如返哺于大地的落叶,也曾有过浪漫的痕迹。为了纪念那流逝的岁月,献给未来美好的回忆,我把这一时间段所发生的故事浓缩为此文。

相约

十年前,正是秋高气爽的季节,还赶上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怀着惆怅,带着希望,揣着他写给我的英文信,从一座小城搭火车赶到法兰市。一下车,便凭直觉向他奔去。他,不太高,不太瘦,不显老,笑容可掬地伸出了右手。可能是刚刚刮过胡须,面部很干净,看不到任何暇疵,不像我的脸,布满了好多烦人的斑点儿。望着他那稀疏的头顶,我立马想起了一句老话:贵人不顶重发。莫非,他就是我的“贵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