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德国樱花的浪漫·荷兰郁金香

樱花,在我的心目中是美好的。一般说,我的印象日本的樱花比较多。我做日本生意,经常去日本,樱花灿烂的时节,当东京、大阪或京都的樱花盛开之际,东瀛之国简直成了樱花的海洋。樱花在日本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江户时代赏樱便成为日本的民间风俗。在青岛的中山公园,有一条樱花大道,据说也是从樱花的国度日本移栽过来的。让我没想到的是,探亲来德国,竟在许多地方也看到了炫丽的樱花,很有些感慨。


香椿树

“发芽了,发芽了!”,看着树干下部冒出来的一点略带红色的嫩芽,我激动地喊出来,“终于发芽了!”。

这是第三个春天了,第三次日日观察祈愿香椿树发芽,终于看到嫩芽冒出头来,激动地抬头眺望蓝天,冥冥中真有上苍听到了我的祈求吗?再蹲下身去仔细察看红色的嫩芽,那么柔弱,又是那么坚强!

香椿是故乡的地方风味,从小就熟悉不过,是童年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还记得在我出生生长的小小院落里,在接近南屋靠东墙的地方长着一棵香椿树。儿时家中没有冰箱,吃的都是时令蔬菜,在冬季能够吃到的蔬菜几乎只有单调的大白菜。冬天过去春天来临的时候,非常盼望能够吃到不同品种的新鲜蔬菜,这个时候香椿登场了!每年春天,放学回家后,常常有意无意地抬头看看香椿树发芽了吗?嫩芽够长可以掰了吗?好不容易,某天傍晚父亲发话说可以掰了,几个孩子争先恐后一拥而上,爬树的爬树,上房的上房,拿扒钩的拿扒钩(一根绑上铁丝弯钩的长竹竿),三下五除二已经采够一顿吃的香椿芽。香椿芽的正面绿色背面泛红,用开水一烫后清香四溢,正反两面的颜色都变得碧绿讨喜。香椿炒鸡蛋有绿有黄,香椿拌豆腐一清二白,色香味俱佳,每次端上桌来,吃得点滴不剩,还意犹未尽。

原配

ehepaar有一种说法,说是离婚后再婚的人,有很多会觉得还是原配好。或者说,是不如原配的好。说这种话的往往还没有离婚,甚至也不打算离婚的人。他们好心地拿了这话去劝慰那些对婚姻不满意的人。一个目的,一个字“和”,就是叫你忍。忍下去,忍到底。于是,那些想离却未离、或要离而未离成的人,为了孩子、房子、退休金,为了减少折腾、不伤脑筋……所有凡是可以用来写忍字的工具,都被拿出来在脑海里写了千遍万遍。

家花没有野花香 野花没有家花贵

hua小时候听邓丽君的歌,有首“路边的野花不要採”。那时候喜欢找乐,经常唱完那句“路边的野花你不要採”。紧追着过门儿用男声唱:“不采白不采,采了不白采”。再接上女声情深意长唱正文,“记住我的情记住我的爱,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我在等着你归来,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紧随着鼓点儿转用男声说:“忘了就忘了吧,忘了就甭回来”。

月是异邦明 饭是中国香

mond很恍惚地度过了一个上午,阳光洗炼如白绸,成缎成缎堆进屋内,白得耀眼,整个房间变成了一幅静物图,明暗间映,静中取闹。我只是其中一个构图元素,类似梵高名画中的人物点缀,模糊不清淹没在某种模棱两可的意境里。闲得无聊,也不想以任何行动打破这份闲意,看着眼前的琐碎,懒得收拾沙发上的衣物,餐桌上的玩具,地毯上的拼图,乱七八糟,还是昨天到访孩子们的杰作。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