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7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月是异邦明 饭是中国香

mond很恍惚地度过了一个上午,阳光洗炼如白绸,成缎成缎堆进屋内,白得耀眼,整个房间变成了一幅静物图,明暗间映,静中取闹。我只是其中一个构图元素,类似梵高名画中的人物点缀,模糊不清淹没在某种模棱两可的意境里。闲得无聊,也不想以任何行动打破这份闲意,看着眼前的琐碎,懒得收拾沙发上的衣物,餐桌上的玩具,地毯上的拼图,乱七八糟,还是昨天到访孩子们的杰作。


我和他

ehepaar_busch1bmp我和他,已携伴走过了整整十年!那三千六百五十多个日子,如返哺于大地的落叶,也曾有过浪漫的痕迹。为了纪念那流逝的岁月,献给未来美好的回忆,我把这一时间段所发生的故事浓缩为此文。

我也酷一把

liebe_familie真没想到,崇尚简单的我,追求自由的我,欧漂多年的我,荣升祖母的我,也随着潮流——酷上了!

几年前,我ebay了几件洋婆婆留下的家具,“优酷”出简单易学的停车法。现如今我既“酷狗”又“酷我”,伴着节奏骑单车,边干家务边“酷听”;偶尔也“酷酷123”;还时不时把拙文click到同学群博上,把信息Email给所关注的对象……然而,最令我开心的是:惦记老爹老娘就随意call,想起小外孙就互相ipad,有时间便与思念的人啊QQ来,QQ去……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mumu前几天断断续续看了电视纪录片“Wilde Deutschen”,直译为“野性的德国人”,是介绍德国性文化的纪录片,依我看,这片子也可翻译成“卧床上的德国”或“胯下的德国”,好与“舌尖上的中国”遥相呼应。说苦道甜,争长论短,来个中西文化大比拼,肯定超好玩儿!

带小孩的女人

00015100在海边度假,带孩子漫步在沙滩上,不知为什么想起契科夫的一篇短篇小说“带小狗的女人”,这篇小说在他的文里一定不是最有名的,不知为什么却是我最喜欢的,至少是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篇。那本大约收藏了他四、五篇小说的中俄文对照蓝皮小书一直夹在爸爸的书橱里,我高中时没事就喜欢随手抽出来一读,左面中文右面俄文。那些面目生疏的俄语字母在我看来神秘莫测,但由此翻译出来的中文却轻巧流畅,细致入微,讲述着俄国那个时代男男女女的心路历程与革命热情冲撞下微小人物的命运走向。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