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幸福就是想幸福

0002407这句话不是我发明的,是从一个聪明女人那里借鉴的,她首创了一句“漂亮就是想漂亮”作为自己化妆品牌的广告词,如今她的名号行销世界,横行时尚,成为屈指可数几大名牌中的一员,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雅诗兰黛。我一读到这句眼前马上一亮,脑子里接上一句“幸福就是想幸福”,概括了我对幸福内涵的理解。其实,这些话不过是“境由心造”的通俗版罢了,把一个玄乎其玄的成语大卸八块的具象派生而已,一直派生下去,可以创出更多,比如“快乐就是想快乐”,“生气就是想生气”,“高兴就是想高兴”,“痛苦就是想痛苦”。


菜 园 子

gemuesegarten那年的西红柿长得特别好,没费什么心思,种菜竟是这么容易?!第二年就不行了,西红柿们歪歪唧唧长得很单薄,我自作聪明地认为是那年的雨水过多。下一年西红柿的状态仍旧不好,我分析是阳光太毒,可是人家的西红柿怎么不论天气好歹都长得比我的出色呢?终于我悟出来了,菜园子没有施肥啊,我真是笨得可怜!小时候住在钓鱼台公社旁边,公社有两个大粪池子,天天上学都能遇到送粪的马车。小学六年时光,是一面沐浴着党的阳光,一面嗅着五谷香的引子度过的,都知道肥料是庄稼和菜地的保障,怎么到了德国就全给忘啦?

我对先生提议,去马厩拉马粪。他说不行,狗会去滚粪堆。的确,带狗去散步,经过农民施过肥的地时要格外小心,一眼没看住,狗就抓空儿去滚一身臭回来。那么就自己造肥,把Bio垃圾堆在一起慢慢腐烂成肥?可他还是说不行,怕臭了邻居臭了自己。照先生的意思去店里买肥,却又不中我意,明明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去买来?小时候粪车见习惯了,摆在商店架子上的肥在我眼里似乎不能算作肥。就这样,我的菜园子总处于苟延残喘状态,先生怨我不打理,我怨他不同意酿肥,菜不见长势,我们的争吵倒是长势不断。有一次朋友请我们吃饭,沙拉里的各式蔬菜都是人家自己种的,我眼红得不行,在人家饭桌上和先生又扯起了积肥的问题。

朋友听了说:“不用非积肥堆儿不可,买一袋子养殖土就足够了。”

德国家庭

liebe_familie银婚与手机

几天前和朋友夫妇一起吃饭。

“下星期是我们的银婚日子。”朋友夫妇告诉我们。

比我们还小好几岁的人,居然都要银婚了,什么世道!“你们打算怎么庆祝啊?”我不疼不痒地问。

“没什么庆祝的,就在家门口的饭店吃顿饭。”朋友不疼不痒地回答。

这对儿牙医夫妇,白天在一个诊所看牙,晚上在一个屋檐下看电视,夜里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一天到晚搅在一起,哪怕是块和氏璧都看不出珍贵,最容易患婚姻疲劳症,居然也熬到银婚,实属不易之事。

老伴

alte今年夏天回德国的家,发现了一个变化:左邻威勒多夫先生居然深居简出了,连花园也疏于打理,房前的海棠花蔫蔫地枯着。回家五周了,还没打过他的照面。要是往年,总能看到他在花园里忙前忙后,修花剪草,敲打整理;看到我,总会远远地挥手,热情洋溢地迎上来,问寒问暖,谈天说地,非常健谈。每次的谈话总以他带哲理韵味的“这就是生活!”结束。

威勒多夫快八十岁了。退休前在德国铁路局工作,是位机械修理技术师。今年三月我还在非洲的时候就听妈妈说过,患病多年的威勒多夫太太过身了。我在电话里和妈妈唏嘘一番,托她代我买束花送给威勒多夫先生以表哀思。我们都感慨这可怜的威勒多夫太太,让病魔折磨这么多年,现在总算解脱了,去了天国极乐世界。

威勒多夫太太患的是糖尿病,很多年了。我们搬来时她的病已发展到了晚期,有了很多并发症。先是喊脚疼,不大愿意走动。后来并发到心脏,还做了心血管手术。她一辈子是家庭主妇,埋头持家,忙完了家务忙花园,加上生性安静,一般大门都不迈出一步,有空就在家中看看书,倒是个文雅女子。患了病后,老太太就更不愿意出门了。而她平生最爱的烤蛋糕和吃甜食,都因为糖尿病不得不放弃。生活陡然变得索然无味,本来就不多言的老太太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半路夫妻

hochzeit-k在德国住的时间长了,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德国夫妻中原配的不多。刚开始发现这个情况时还在大学的时候,我搬出学生宿舍自己租房子住,很吃惊地发现我住的那栋私人房里的八户人家,除了我和男友是一对、隔壁的女孩是单身外,其余全部都是单身母亲或半路夫妻。最邪门的是我们建好房子后慢慢地认识新邻居们,发现不知是巧合呢还是上帝的安排,我们这条街上左边的家庭多半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夫妇,都还是原配夫妻;而街右边的家庭则多是三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家庭,不是半路夫妻就是离异家庭。这么算起来,几乎每两队夫妇中就有一对离异再婚。这个现象在德国普遍得如同吃饭一样平常,却让我经常感概。婚姻的枝枝叶叶本来就如一个把人缠得紧密的大茧,想破茧而出真是比登天还难。不管是为了面子、为了长辈、为了孩子,还是为了什么,中国人如果结婚了,就决不会轻易离婚。德国人却把一切就那么轻易的搞定,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社会因素?

德国的结婚率其实不是很高。在德国,人的生活压力巨大,职场就是一列飞快奔驰的火车,下来了就很难上去。所以德国人工作起来都非常认真卖命,很多人从第一次进入一家公司起,就算是卖给老板了终身在那服役。高压力的生活让很多德国人、尤其是女性不愿走入婚姻家庭生活,不想因为爱情和孩子而埋葬自己的事业前途。事实上,德国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很少有走入婚姻殿堂的,这个时候的他们事业正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多少时间、也没有多少精力去考虑家庭。这个时候他们的爱情处于冲动阶段,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自我,还有适合自己的爱情。如果有在这个年龄段有走入家庭的德国人,多半是祖祖辈辈住在一个小山村、仍然过着传统老日子的德国人。或者是找了外国人如亚洲人、东欧人作为男女朋友,迫于对方家庭压力,又割舍不下这段爱情。这个阶段结了婚的德国人到中年的时候,工作稳定了,爱情平淡变味了,就开始想换口味了,于是就出现了离婚再婚半路夫妻。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