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闲谈预约同床

社会心理学家经过大量抽样调查发现,当今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包括已婚夫妻,都认为一人睡一床比两人挤一床更舒适自在。于是出现一个具体疑问:未婚同居或已婚夫妻是否有必要辛苦地与床上另一位永远睡到寿终正寝?性心理学家对此呼吁“性欲与睡眠分开”,西洋人的研究结果似乎令保守的华人有些难以启齿,因为它意味着:分床或隔房睡觉的夫妻,如果想同床云雨之欢,应像看医生一样还需要提前预约。


父亲的行李

 

父亲从事建筑业,常年奔波在外。童年的记忆中,风尘仆仆的父亲背着旅行包匆匆来去。我偶尔在邻家玩耍,闻得邻人说:“你父亲回来了!”我会丢下伙伴飞奔回家。久别的父亲亲切地抱我,问我可乖?我开心地拿出奖状讨赏,父亲会变戏法似地从那鼓鼓的帆布包里抖出一件花花的连衣裙。我换上新裙子,跳皮筋给父亲看,嘴里唱着:“董存瑞,十六岁,参加革命游击队……”

我的德国公公和婆婆

我的公公属鸡,婆婆属猪,丈夫属羊,我属兔,大概这几种属相都有温顺的特点,我们有个非常和睦的家庭

公公退休前的职业是机械工程师,大半生勤奋辛劳的职业生涯,历经战後德国经济的复苏,发展,腾飞,停滞的各个阶段,工作带给他无尽的决乐,同时也使他损失了一半的听力和一半大姆趾,他经常竖起他的一半大姆趾,在餐厅向招待开玩笑说:“我点的明明是半杯啤酒。”

风中的泪

雷和燕卿外出兜风。经过一个小镇的时候,便停了车决定在小镇里走走。虽然两个人都知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要买,然而雷还是从车里拿出一个背包背上。那样子就好像雷知道女人都喜欢瞎买一样,准备了为燕卿背那些连燕卿自己都还不知道的东西。这个小镇离家也不算太远,以往他们带着孩子们也来过一次。然而,这一次不同的却是,只有他们自己两个。孩子们已经长大,不愿意再跟在父母后面做小尾巴了。

别让邻居听见了

有时候问老公,是不是自己嫁错了人,怎麽会找了这麽个和自己性格一点都不一样的人--你怎麽这麽自私?

而老公有时也会问我:”你怎麽能做到一会儿一个主意呢?变化快得我都反应不过来--你怎麽这麽小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