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别让邻居听见了

有时候问老公,是不是自己嫁错了人,怎麽会找了这麽个和自己性格一点都不一样的人--你怎麽这麽自私?

而老公有时也会问我:”你怎麽能做到一会儿一个主意呢?变化快得我都反应不过来--你怎麽这麽小人?”。

家妇怨言

来德国已有近两年了。真想家啊!

今天我整理茶叶,看着它们不禁想起在家送别的情景。特别是小舅背着小舅母塞给我钱,其实他们家并不富裕,还给了我两大包茉莉花茶。我一直没舍得喝,只是偶尔奢侈一下,泡上点儿,那芳香还是那麽浓郁,那麽沁人心脾。

吃醋也是一份美丽

我有一个朋友王燕,我的男朋友十分欣赏她,总是对她大加赞赏,一会儿说她有思想深度,一会儿说她心地善良性格沉静。是的,我天天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也不大去关心病人的事情,哪怕他是我的男朋友呢。

年近四十,下岗留德,几分憧憬,几分惆怅,转眼来德一年了。回首过去的一年,有成功也有挫折,有收获也有失去,有快慰也有无奈,“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展望以後,深知“群峰一片沉寂,树梢微风敛迹。林中栖鸟缄默,稍待你也安息。”人生就是这麽一个过程,有精彩的时刻,亦有平淡的时刻,最重要的是积极地行动过。权且摘记几段过去一年中身与心的真实体验与感受吧。 —— 题记

妈妈是永远疼我的人

她是我妈妈,可我却常常感觉她是那么陌生,她真的爱我吗?可为什么我那么小就把我送走?

妈妈送我到姥姥家里的时候,我才10个月,长得像个红萝卜。听二姨告诉我,我曾经对着姥姥喊妈妈,我听后真委屈。两岁的时候,爸爸和妈妈来看我,姥姥指着妈妈对我说:“小红,你快叫妈妈!”我很茫然地望着这个陌生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