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社会生活

救狗吃人幽默?救狗到底靠谁

日前,一则商业广告在德国华人界引起议论。一家总部位于莱比锡的T恤衫公司产品里有一款T恤衫,上面印有“Save a dog,eat a Chinese”(欲救一条狗,须吃一个中国人。)华人界不安了。民间李东兴博士等与涉事公司交涉。据报道,中国使馆经商处与德国联邦经济部进行交涉,要求此款T恤衫下架。

在众多帖子中,我看到莱比锡市政府给一个Tao博士的回信提到,这事不属于市府管辖范围(找错衙门了)。并对此事解释道,幽默常有恶意元素,但开怀一笑也能冲淡恶意和产生谅解。以德国人的眼光,这与侮辱中国人不搭界,玩笑而已。


我是反对吃狗的,去年随网友也转发了不少抵制广西玉林吃狗节的帖子。这里这么多中国人议论半天,实际没有一个人吃狗肉。那市府信里再怎么解释幽默,我对“Save……Eat……”还是笑不起来。幽默与习惯这些东西属于情的范围,不属于理的范围。理是可以辩的,情却不能。幽默、习惯与感情是不能强迫与灌输的。例如,无论你怎么论述他是个多么完美无缺的男子,她就是爱他不起来;无论你怎么说吃面包土豆合理,他(她)们就是要吃米饭;无论你怎么说早上起来淋浴是欧洲正宗,他仍然觉得晚上不洗臭烘烘的,上床无法理喻。

你在欧洲有继续尔式幽默的权利。但要告诉你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吃狗。高丽人吃狗的人数比例远超中国人,可能有一半以上的高丽人吃过狗肉。我们所里的韩国人说,德国人看到狗心里在想,这狗多漂亮。高丽人看到狗心里在想,这狗几公斤重啊,不把吃狗看作羞耻。瑞士也是有人吃狗、甚至做狗油的。瑞士1家人吃狗,相当于中国150家人吃狗。当然,中国动静大得多。按高丽人吃狗的可能比例,中国将有7亿人吃狗,有那么多狗吗?在许多中国人看来,“Save……Eat……”是歪曲现状,与幽默没有关系,倒是与低级趣味关联,恶心。

如果你以前不知道,现在很多中国人告诉你了,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所以,您市府除了解释给那个Tao博士之外,地道一点还应解释给那个T恤公司:很多中国人没把这理解为幽默,而是理解为一种瞎扯和低级趣味。若如此,那我对那封市府信的评价就会高些。这顺带也是在善意提醒这些经历不丰富的青年人,在中国穿这个,当下还是有挨揍风险的,义和团的土壤还在。有阅历的人一定不会在穆斯林国家拿出背包里的猪骨头啃,啃完了还把手指啄个不停,说这是德语系国家的正宗习惯。

市府信里还提到,一些中国餐馆沾有烹饪狗肉的嫌疑。实际上,如果有中餐馆在德国提供狗肉,那么那餐馆一定是犯罪的。因为一,他肯定没有屠狗许可权;二,如果是进口的,肯定不敢写狗肉。也就是说,那个提供狗肉的餐馆犯罪了。除了罚款,罪至驱逐出境。那么,问题提出来了。救狗到底靠谁?是靠吃中国人,还是靠联邦有关部门严查狗肉的来源。如果确实是狗肉的话,若中国使馆经商处表示协助联邦部门调查狗肉来源的话,那么继而要求该T恤下架就占据道德高度,外交主动。若根本就没有证据表明中餐馆烹饪和提供狗肉,那么该T恤公司就是诽谤居留德国的中国人,从而排除狗肉绯闻。

在欧洲生活的中国人,大部分可能认同欧洲主流文化的价值观,但这并不等于认同其所有的幽默与习惯。我们有自己的习惯和肤色,这是上帝安排和赋予的,我们心安理得。

我本来就反对吃狗,但你的笑话唾沫星儿太大,都喷到脸上了。本人脸皮本来够厚,但达不到唾脸自干的境界。那市府信里提到中国现在是超级强国,没有理由看低中国。这我相信。但这与我们住在欧洲的中国人没有必然关系。中国人在欧洲是少数民族,弱势群体,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玩笑,这会影响我们的后代在欧洲的生存环境。如果邻家小孩群穿着Save a dog, eat a Chinese 的文化衫,对你家儿孙指指点点,瞧,吃狗的那家小孩走过来了。你还笑得起来吗?与其到那时激愤把自己气死,还不如现在就做点什么,写点什么。省得到时被孙子质问,爷爷你为什么要吃狗啊?爷爷我没有吃狗啊,宝贝!那为什么爷爷你那时耸耸肩,什么也没说呢?邻居们一直以为我是吃狗长大的呢。

少数群体更要团结互助,例如高丽人很结帮。这与中国人在中国作为主流群体不一样,你说他阿Q、骂他酱缸,明智的中国人并不反感,理解为恨铁不成钢。

由此却要反思巴黎漫画事件。如果漫画是局限在法国境内,例如画廊里,你说是言论自由倒可以理解。但如果漫画也卖到穆斯林国家,那么这个出版社是不是要反思一下,这是不是比在当地啃猪肉骨头还要严重?如果知道这个后果,为何还要一意孤行?那时对恐怖分子很气愤,但那时就理解不了那些漫画家为何非要挠人痛处。现在反倒明白了。不会去订那本查理杂志,那是为那些画家的生命考虑。生活中有太多有趣的事可画,为何非要去摸倒刺逆鳞,去钻那个牛角尖。那家T恤衫公司亦然。

同时,建议中国广西玉林废除吃狗节。你们如此吃狗,已经让全世界不安,也让全世界中国人为你们背黑锅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