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它比我快

1月30日那天,我要请业校跟我学中文的人吃牛年饭,这班人跟了我一年多,与我可以吹成感情笃深!因此,我心甘情愿进城买货,不顾昨晚几乎整夜未眠,仅迷糊了一个钟点。

坐着电车驶向城内,一眼就扫描到路旁报亭边上的彩票牌子,已经积累到了三千五百万还未被人摘取,看得我嗓子眼儿向外涌出口血!真是奇怪,一夜未睡的人,怎么眼还是贼尖,一眼就看到那三千五百万?要是昨晚睡得香甜,那大数就有可能被我夺冠?早上抱怨先生昨晚煮得咖啡过浓,以后不要插手,交给我来做。我煮咖啡严格按照咖啡杯上的测量度,一杯水,一勺咖啡,最后那一勺还减半,怕的就是过浓;他煮时根据感觉,当他感觉不正确时,咖啡自然就浓了,怎么一向循规蹈矩的他变成散漫,而一向散漫的我偏偏循规蹈矩?两种文化长期在一起生活,缠来搅去的分不清谁是谁,无形中还破坏了中奖的可能!
弗莱堡火车站附近有家规模不小的土尔其店,我每年至少三次在那里买羊腿,从店开张至今十年之久,我从来都是在一个男人手上买羊腿,每一次买卖话都不多,可中国大婶和土尔其大叔从始至终都是眉来眼去的友好热情,大婶还会用土尔其语说再见,翻成中文就是“规律!规律”!哲学色彩浓厚。大叔殷勤地把羊腿大卸成四块,“规律规律”一路目送夹着芹菜,提着羊腿的大婶出门。

连菜带肉重起码五公斤,我,负重的骆驼,背着双肩挎向火车站走去,利用等火车的时间,去那里的中国商店买几块豆腐什么的,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尽管只睡了一小时。芹菜它长,包里放不下,翠绿一丛从挎包里伸出头,我迈着大步,一颠一颠有力地走着,那芹菜头在我背后一颤一颤地抖着,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和芹菜,构成一幅纯天然BIO图,中国大婶正在往六十上数,背着那么重的东西健步如飞不说,身后还长着一棵常青树!

买了豆腐时间尚早,我就倚在台旁和女老板拉家常。这店里最常见的就是店家的姐妹俩,妹妹是店主,姐姐来帮忙。一聊二去的惊喜发现,这来自浙江青田的一家人,竟然背景纵深!她们的爷爷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来到了德国,一桩桩、一件件的历史故事,让我刮目相看,要不是我的火车来了,要不是我身后的那棵树,我简直就不想走了,倾心悉听她爷爷闯德国的来龙去脉。

出了中国店,身上的负重差不多有十公斤,下车后,我至少还要走十二分钟,为了中文课的朋友们,我可以说是老当益壮,鞠躬尽瘁。一上车我没有向里走,而是就近坐在门边的弹簧座上,无人乘坐时,弹簧座立着,需要坐时把它扳平就成了座位。我的对面是个衣着不整的男人,胡子拉茬的不知几天未刮,衣服松松垮垮地堆在隆起的肚子上,我怎么看他怎么面熟,在哪儿认识这个邋遢的男人?我注意到他也在不时地看我,可是无论如何我想不起来在哪儿与他交过手。到了大学医院那站,他起身准备下车,就站在我座位的旁边。我们眼对眼地正视着,“我们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面?!”我对他说。“中文课!”“天!是你啊!尤阿金!”我立刻认出了他,叫着他的名字,一年未见,他变得如此不修边幅不说,肚子还胖了一大圈,难怪我认他不出。他只跟班学了一期中文,最后几堂课由于大病了一场,就没有继续跟着上。我告诉他,明天我们中文班一起吃饭,还是他在时的原班人马,他们一直在坚持学中文。尤阿金说,他也想继续学习,只是要从初级班重来。车停了,我们道别,看着他的瞬间背影我不由自主地感叹,记得上课时他用中文介绍自己时说,“我是法语老师,我有四个男学生,八个女学生。”听到这里,所有的人都敲着桌子发出嘘声,羡慕他有那么多女学生!可真实的他,十有八九是条光棍儿,一副无人照料的荒芜样子,上帝要不是虐待狂才怪呢!他造了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却偏偏不给他一个喜欢男人的女人!

弗莱堡西站到了,上来了一个带着小拉车的老妇人,我正犹豫着是否给她搭把手,她后面的一个男人就抢先做了。刚要在心里表扬那男人,又发现他们原本是一伙,只是男人看上去比老妇人年轻些。老太太随手扳下弹簧座坐了下来,我们俩中间隔着一个空座位。

“你也来坐啊。”老太太扳下坐椅招呼着那个看上去没有那么老的男人。

男人走了过来,先用手压着那随时准备弹回去的座位,然后弯腰弓腿缓缓坐下去,同时放开了扳着座椅的手。我坐在一旁心中算计,怎么算怎么觉得他手放得过早,而下坐的速度过慢。他无视于我的算式,仍旧从容缓慢地往下坐,坐过了椅子的高度,似乎觉出不对,又似乎没有觉察,仍旧缓缓地、大胆地往下坐,直到几乎一屁股坐到地上。就在他掉地的那一剎那,我和老太太同时出手架住了他,估计老太太也注意到他落座速度的不均衡。被我们扶住的男人重新稳当坐下后,慢悠悠地、一本正经地、有腔有调地说了一句,“哟,它比我快!”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自嘲,让旁边的我忍俊不禁,笑啊笑,一直笑到家,到今天想起来还要止不住笑。老太太当时也说了句,“觉出来了吧,你不年轻了!”表达同一个意思的二句话,听上去却那么不同,“它比我快”既有风趣,又富内涵,水平高深地道出了豁达的人生。

来回往返在路上,不过短短的二个小时,我有幸又多读了几卷书!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