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一块三和一百万

有一位汉堡朋友,在一家大超市里勤勤恳恳干了几十年,就因为在一次工休时吃了一小盒从货架上撤下来过了期的酸奶,被人发现,立刻就丢了饭碗。五十多岁的人了,从此再也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没有了收入,只能被迫退掉了原来的住房,形单影只地搬进只有一间屋子的小单元。

几个月前,连着几天没有他的消息,警察得到警报撬开房门时,发现他歪坐在椅子上,已经故去好长时间了。听到这个噩耗,我说什么也不能相信,他那两周以前的强颜欢笑还那么活生生地历历在目呢,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悄悄地永远离开了我们?

前不久,媒体炒作围绕一位超市女收银员的“一块三事件”,马上让我想到了汉堡的朋友,想到他那从一盒酸奶开始的人生悲剧。也是在超市工作了三十多年,也是一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就因为弄错了两张退空瓶子的小条,价值一块三,这位两个孩子的妈妈也马上被无情地解雇了。店方和法庭异口同声,理由特别冠冕堂皇:“不在钱多钱少,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她由此失去了信任,怎么能够继续工作呢?”

好一个不偏不倚公正的社会!哪里容得下半点污痕?!您就情等着艳阳高照、花红柳绿、处处莺歌燕舞吧……这世界真的是这么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吗?

堂堂德国邮政的总头儿Zumwinkel,看来比我那汉堡的朋友和这个收银员都要勤勤恳恳得多,要不怎么半辈子就能辛辛苦苦地积攒下上千万的私产呢?结果,一朝丑闻曝光,敢情那囤下的净是不光彩的银子,光是偷税漏税一项,暗地里就挪到列支敦士登小一百万!不过,幸好他腰缠万贯,游刃有余,先是用一百万给自己买了个不用进大狱的自由,然后理直气壮地向德国邮政讨清了一笔两千万的退休金。这时候,跟收银员一块三丢了收入、汉堡朋友一盒酸奶丢了性命一样,邮政总爷也正在默默地“赎罪”呢。不同的是,他贼眉鼠眼的日子比别人好过,只不过是“略微”无忧无虑、花天酒地了一些!

人孰无过?谁都应该得到改正错误的机会。再说人家已经认了错,交了一百万的罚金——法庭就是这么评判邮政总爷的。可悲的是,一碗水没有端平的时候,惩罚汉堡朋友和超市收银员的时候,都只顾了义愤填膺、咬牙切齿,谁也没有想起来,也可以再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而且,谁让你是一个小小平民来着?兜里掏不出巨款来表示悔过的诚意,那就只好用流进肚里的眼泪,再搭上有去无回的性命来慢慢忍受炼狱之苦了。

看来,配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高调,再加上“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副歌,资本主义这盘大磨就能日夜运转,不断推碾出“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旋律,高山流水,地久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