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万圣节,跟孩子一起去讨糖

德国流行万圣节,孩子们上街讨糖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事。

去年10月31日万圣节的那个夜晚,我家所在的居住区大街小巷鬼影丛丛,尤其是那个会流血的骷髅面具,回忆起来,至今还令人毛骨悚然。今年,我的两个宝贝儿子早早地就盼望着这一天了。

还是几个星期之前,大儿子就被“狐朋狗友”们给预约走了:结帮串伙地一起做“营生”,晚上连家都不带回了。小儿子也不肯等闲视之,立马占山为王,邀请一个好朋友到家中过夜。这不,老大不在家,老二乘机大闹天宫噢。

这两个小家伙组成了一个小分队,一个装扮成红色的吸血鬼,一个反穿着大人的黑衬衫——权当披风,就这么红黑相映,简约地在暮色中出发了。有句话不是说重在参与嘛!

第一炮打响很重要,直接影响到自信心和收获之乐趣,那就先从邻居这里下手吧!看呵,对门的那个德国甲级足球守门员家的门前,好几个大头大脑的南瓜咧着嘴巴,吐着火焰,给人一种温暖的人气,这儿肯定有戏!

门铃的响声,引来大狗一阵不高兴的吼叫,接着里面传出“来了,来了”的应答声。开门的正是守门员,听到两个孩子稚嫩的“sü?es oder saueres”(不给糖,就捣乱)的“恐唬”,赶忙转身回屋去张罗吃的了。孩子缴获了好大的两包糖,高兴得眉飞色舞。哇!初战告捷!孩子边走边乐边说“他人真好,真友善。”

接着又去敲左边邻居的门。主人没有准备,但又不忍心扫孩子们的兴,旋风似的取来两个大大的红苹果,笑脸相迎地“安慰”孩子们说:“这个更健康哦!”

右边住着一位退休的大律师,门厅里折射出橘色的灯光,但孩子们却未能敲开大律师的大门。遭遇拒绝,并非在预料之外,好在孩子有所准备,一点儿也不气馁,继续向下一目标。

在我家后门口停车场旁边,住着一对老年夫妇。女主人打开门,看见门外是两个可爱的小男孩儿,马上回头对屋里喊道:“老伴,看啊,家里来了稀客!”然后征得我的同意,将孩子让进屋里去挑东西。之后,还连连表示自己落伍了:“实在不晓得小朋友今天有这个节目啊……”多么感性善良的老人,她多么高兴孩子带来的活力、朝气和惊喜啊!

不远处的丁字路口,有一家刚刚搬来不久的新住户,里面看去还空荡荡的呢。听到门铃声,主人撂下正在下放的百叶窗,出来迎接门外的孩子。估计给的是夜点心之类的吃物吧,孩子对这位主人又是一通表扬。看来,孩子们对成人态度好坏的重视程度并不亚于糖果收获的数量。不自觉之中,他们也在体味人生百态。

接下来的问题是路线问题,右转呢还是左走。两个孩子谈论了一番,最后一致决定向右,缘由是右边住着一个同班的小朋友。果不其然,行至同班小朋友家门附近,迎面晃来两个“小骑士”,看上去2岁左右,身高还不足一米。红黑组合赶紧“先人后己”,扶着院门让小不点儿们先进去,而自己却按耐不住馋劲,全然不顾事先“回家再分糖果” 的约定,趁着夜色,各自往嘴里悄悄塞糖。我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孩子!这才叫孩子呢!他们哪里经得起“糖衣炮弹”的考验啊……

我们随后拐进一条笔直的单行道,街道两边尽是风格迥异的洋房。平日白天开车经过这里,几乎不见人影,宅门紧锁,从一幢幢美屋里透露出的是水泥钢筋的冰冷,用壁垒森严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只有夜晚从窗口折射出来的灯光,才给人一种温馨人气的感觉。我满心好奇,不知两个孩子今晚在这里会遭遇什么。

随着铃声和狗叫声,一扇距离院门大约有七,八米之远的红蓝相间屋门打开了。一个大约50、60岁的女主人出现在门前,一手叉着腰,一边发问:“啥时开始耍这种讨要东西的把戏?”两个孩子所答非所问,耳语般齐声回答:“süßes oder saueres”。那女人又问:“什么叫sü??”这时我家小儿大声而响亮地回答:“sü?就是Gummibärchen!”“知不知道巧克力是不健康的?我从来不吃这些东西!”女主人怨气冲天,按自己的思路一个劲儿地唠叨着,两孩子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我赶紧示意他们离开。还好,两个可怜巴巴的孩子临走时还没忘记说再见。

又是一幢二层别墅。透过二楼上落地窗看到这家今晚宾朋满座。门铃响时,只见一个人影站起,躬身向对讲机发问:“是谁?”孩子答“不给糖,就捣乱!”话音还未落,对方就来了个厉害:“我是警察!”我家小儿子吓了一跳,即刻本能地回答:“噢,对不起!”“没什么对不起!OK。”愣了几秒钟之后,孩子才想起撤离,但也立马意识到:“他肯定在撒谎,耍了我们!”“他若是警察,我还是 Kommissar 呢!”看来,吸血鬼骨子里还是害怕人间的警察哟!

转身来到一个坐落于斜坡之上,庭院起码有20、30米深长,灯火通明的豪宅,院门居然大敞。院子里有一个高高的旗杆,旗杆上挂着德国国旗,还有个室内升降电梯。孩子们见铃就按,当得倒“快上来”的回答时,两个孩子跑的那个欢啊快啊!一溜风又回到了街上,满手满嘴都是糖,还不忘评论:“这家人好!屋子太美了!”

孩子们手中的布袋儿此时已经蛮有份量了,他们的腿脚也渐渐地沉重起来,然而小儿子的朋友仍然坚持再到他自己家里去“捣乱”一番。哇呀!那岂止是捣乱——大把大把地那个抓呀搂呀,简直是抢劫!

回府的路上经过一个好朋友家。这个好朋友有四个孩子,每年的这一天她都要召集好多小朋友一起讨糖。等待我们今天的不仅一满桶各式糖果,还有一大盒白白的,令人馋涎欲滴的棉花糖。我忍不住抓了两颗放到嘴里,借孩子的光哦!孩子此时已疲惫不堪,南瓜灯也打不起他们的劲头。回家的路上,小儿子如是说:“Hallowin hat uns viel gebracht!”

其实,何止孩子,何止糖果。人生本是一出戏,每天每时每刻皆不重样,皆不同过去,既就是一个剧本,一出戏,也会是一台一样。万圣节年年有,而人态却千差万别。跟着孩子一起去经历,一起体味人生的细节,真的是乐在其中。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