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得饶人处且饶人

最初的时候,不过是一件小事,为了房屋的维修和维修费用无法与家人达成协议,M 先生来寻求帮助。

M 先生来自一个大家庭,父亲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来到德国,家里兄弟姐妹一大群,一半在意大利出生,一半在德国,老母过世,老父虽然年过八旬,又身患癌症,开刀后依然硬朗健在。M 先生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前些年自己置办了房产,乔迁之喜后,其兄弟租了他的旧居。那座房有着二百多年的历史,修修打打是经常的事情。而他的兄弟无心过问维修事宜,也无心承担维修费用,每一次都闹得不欢而散、不了了之,M先生无奈之下来找先生帮忙。我先生平常总自诩善于调解,所以并未放在心上。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为人调节纠纷好几十年的先生,这一次狠狠地被上了一课。

那天共同约见的大约有十位家庭成员,大家团团坐,刚一开始就有剑拔弩张的气氛,再加上老父亲不说德语,他们彼此争论时都操意大利语,那充满南欧色彩的语言,飞快、敏捷、热烈、情绪化,把室内的温度很快就烧到了沸点,结果是大家闷闷而来,恨恨而归,先生神情恍惚回到家中,方知山外青山天外天,从此不再轻易吹牛。

人家的公案我不便多叙,只告诉你闹到最后谁都不肯退一步,M先生成了众矢之的,与他的家人几乎反目为仇。一不做、二步休,冒天下之大不讳,他要求拍卖自己在父亲老屋中的那部分房产,一了百了那总是无法得到解决的问题。小镇上的人们为此议论纷纷,先生也觉得面上色暗。可人情归人情,公事归公事,事情该怎么进行仍旧怎么进行。只是在拍卖那天,他没有前往,我却因为好奇去当了旁听。房子最后没有落到陌生人手里,全家人自己想办法买了下来,免除了老父亲八十有余不得不迁居的危险。从此以后,M先生和他的父老兄弟们就完全如同陌人了。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互不干涉。M先生带着自己的妻儿老小住在自己的新家,眼不见、心不烦,少了众多的亲戚联络,倒也一身轻松。

天有不测风云,M先生的邻居去世了,丢下老太太一人独守大房,老太太就把楼上部分出租了,既能帮助家政,又能添点人气,何乐而不为。有一天我和老太太聊天,问她什么人要搬进来。老太太说,“你不知道?!就是M先生的姐姐啊!”我当时就傻了眼。M先生经过那场变故后,尽可能地避免不与亲戚们接触,现在可好,亲姐姐就要搬来,还将住得高高在上,他们家的活动都会一目了然地呈现在他姐姐眼前。我把消息汇报给先生,还一个劲地替他们感叹,要是没打到六亲不忍该有多好!几天后,也是凑巧,M太太从先生处得知了此消息,惊得立刻花容失色,说要搬来的姐姐不是一般的姐姐,而是母亲从小就恨不得把她嘴缝上的那个姐姐!这个碎嘴姐姐的到来,于M先生一家无疑是个晴天霹雳,我和先生都很同情,但却无奈。

姐姐虽是单身而来,可她有自己的孩子、孙子和一大家子亲戚们常来常往,而这些人同时也是M先生的亲戚,没打架之前都是常来常往,现在呢,恐怕都成了眼中钉,至少是万般无奈的眼中钉。尽管堵心,日子还是要继续过,倒是我总替人家惋惜,好好的一家人不会珍惜,何苦来呢!要是我的父母姐妹兄弟都在一起,肯定先就美得不醒人事,哪还能去打架呢?能和你作为一家人来世的,与你不是亲缘就是怨缘,无论亲怨,都是要维护的。维护好了,你享用终生;维护糟了,到死都是心病。人们总奢谈什么随其自然,岂知那随其自然也离不开勤耕善做之苦心。

天又有不测风云,继M先生邻居之后,老太太也病故了,老太太孩子要出售那座房子。M先生家一定心怀希望,新主人的到来,或许也意味着姐姐要搬走,我这样推测。看房的人来来往往,却始终没有结果。就在人们几乎不再谈论这件事时,房子被人突然买走,是谁即将进驻?是谁即将搬走?又是我最先得到消息,我在此地眼看就要成为地头蛇了。买房的不是别人,更不是外人,竟是M先生的另一个姐姐!而M先生这一次得知消息,又是通过我先生之口。他听后可以用中国的一句成语形容:呆若木鸡。是啊,晴天霹雳之后,怎可能不呆若木鸡呢?!我本是能说会道之人,也只能哑口无言、爱莫能助,再说,这糟糕的消息总是从我这里流出,我还是免开尊口为妙啊。

为此,我想起了中国的老话,“得放手时须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它总结得那么有水平!M先生一家本也是勤勤恳恳工作、辛辛苦苦挣钱的人家,为什么就不能和和美美地相处呢?为此我也有了新想法,鼓动他们学习中文,得些中庸教化,或许能够为今后的生活指点一二。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