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在德国装修

如果在国内谈起个人室内装修,指的大多是雇佣装修队把室内弄得或富丽堂皇,或格调高雅,或新颖别致,总之是在原有可以居住的基础上把室内进行改善,使之锦上添花。在德国个人室内装修却往往有另一番意思。更准确地说是自己进行室内整修,比如把一个较脏,较乱,较旧的公寓装修成干净,舒适,面貌一新,以至可以让人舒舒服服地住进去。我现在住的公寓就是通过自己的双手旧貌换新颜的。

去年十月,先生换工作来到我上学的城市,终於结束了近两年的两地生活。首先面临的就是找房子(我原住学生宿舍)。可是连续看了几处都不满意。就在两个人都快失去信心和兴趣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份广告:“两居室,6 0 平米,大厨房,大卫生间带浴缸,顶层(斜顶),冷房租 1 0马克每平米,适用於WG(卧室和客厅各有开向门厅的门)”。报着不大的希望,我们和租房人约了看房 时间。

当我们气喘吁吁地爬上五楼,立刻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宽大而破旧的门。由於出租人事先的“警告”,我们已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所以尽管墙上是灰暗的墙纸,木地板很旧很脏,我们对这个公寓的感觉还不是特别糟糕。出租人在一边说,他希望租房人能将室内彻底装修,包括墙壁,地板,顶棚,暖气,门和窗户,他提供一定的材料费并承包整个卫生间的工作,此外我们还可享受三个月的免费居住(水,电和暖气当然要付)。由於这个有利条件,再加上我们对房间的大小、分配和光线等都很满意(卧室里还有Hochbett),我们几乎立刻决定要下这个房子。
 
於是很快签了合同,拿了钥匙。装修工作也正式开始。第一个星期我要准备考试,先生自己在下班後打扫并粉刷暖气,窗框和门框。这时我们才意识到,这个公寓有多麽 脏。出租人也开始慢慢向我们透露我们的前任是如何邋遢(他们当然无权拿回所交的压金)。考完试後我也立刻加入了“装修队”。

第一项任务是将旧墙纸彻底除去。为此我们得先将其弄湿。这个工作看似简单,其实不然。一是因为有的墙纸在被撕下前就已经又干了;二是高一点的地方必须爬梯子上去(因是老房子,净高三米多),还要抬高手臂,不一会儿就会肌肉酸疼;三是我们发现以前的住户们新墙纸贴旧墙纸,一层又一层,工作量极大;四是很多墙纸尽管已经很湿,还是很难除去。总之,仅仅这个开头就已经让我们有几分沮丧。

终於所有墙壁完全裸露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先生不知从哪里听说,在贴新墙纸之前要给墙打底(Grundieren)。於是赶紧到建材店买了打底的水给每一面墙都厚厚地刷上一层。当时的心情很愉快,因为按照打底水的说明书,二十四小时之後就可以贴我们的新墙纸了。一天过去了,我们终於开始给墙换新颜了!可惜这个进程很慢。大块的地方必须两人合作,先生白天要工作,只有晚上才可能。第一个晚上我们严格按照说明贴了八条(第一步:将糨糊粉和水按一定比例和好并等3 0分钟;第二步:在专门的桌子上在墙纸的反面厚厚刷一层和好的糨糊,将纸折叠起来并软化12至15分钟)。贴的时候也很有讲究,必须从垂直的参照物开始贴,比如门或窗。墙角不行,因为很多老房子的墙角是斜的。然後用专门的刷子从上到下,从中间向两边用力刷,边缘处最後用专用的轮子滚一下。新刷的墙纸要距离刷好的一毫米左右。

第二天当我们来到“新房”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天的“成果”已有部分脱落,问题出在哪里?赶紧找工匠咨询,原来打底水只适用於刚建好的新房第一次使用。解决办法是再等两天,等打底水完全失去作用。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每天走进房间时的恐惧心情。我总是先将眼睛捂上,慢慢从手指缝观察前一天贴的墙纸是否完好无恙。对於我们的公寓有一点特别难的是,我们住的是顶层(Dachgeschoss),为配合墙壁的形状经常要先测量拐角处和斜顶的地方,然後将墙纸进行不规则裁剪。

接下的是刷墙和顶棚(streichen)。这也是一项干起来比听起来难的工作,因为老房子的墙不平,很容易刷不均匀。另外刷顶棚也是件对肢体来说很难受的事,先生把它全包了。

墙全部完成之後已是十月中旬,我们正式将学生宿舍的房间退掉,搬进新居。这时也该铺地板了。我们先进行了一番分析,对待原有的木地板有两种处理方案。第一种:从上面刨去一层,刨到地板象新的一样为止。为此我们专门走访了邻居。这位女学生为一个房间就花了一天时间。工具可以到专门的商店去租,一小时约50马克;第二种:在上面再铺一层别的材料。这个我们首先排除了地毯。一是因为地毯容易吸附灰尘而不易被觉察,二是因为地毯地面在当今年轻人家中已有些落伍。我们选择了复合板(Laminat)。这种复和板表面是一层塑料,做成木纹状。家中有这种地板的朋友列举了种种优点,很快打动了我们。决定一间一间地铺,晚上就把床垫摆在铺好的地板上(这样我们睡过厨房,也睡过客厅)。一共买了19箱复合板。以我的体力,上一次五楼只能搬一箱。热心的邻居们也来帮忙。铺地板几乎是先生独立完成的,先是铺缓冲层,然後从量到锯,到纵向拼接,只有在横向拼接时我才打个下手,固定住要拼接的那块板。客厅的地面非常不平,即使有缓冲层也无法铺复合板。我们只好忍痛放弃,改铺地毯。为了将一块五米×六米的地毯搬上楼,只好又求助於邻居。其重量不是问题,而是太长,在楼梯拐弯处几乎无法过去。两个大男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搬上了楼。

就这样我们装修了厨房、客厅和卧室。到後来已没有什麽兴趣,每天只是机械地干着。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们醒来後几乎异口同声地对对方说,今天不干活,休息一天吧!一休息就是两个月,直到圣诞节前才把门厅完成。

写了这篇文章,等於又一次将这段经历回忆了一遍。明年我们可能又要搬家,我现在的想法是:一定找一个状态令人较满意的房子,决不再住这麽高。虽然我不愿意再重复这样的劳动,但是看着房子现在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一丝骄傲和自豪。前几天和父母通电话讲到姨妈家里买房和装修队铺地板的事,我现买现卖地大谈了一番我这几月得到的知识和体会,爸妈很是吃惊,他们一定没想到,原来我这个虽然很会念书,却手脚笨拙,四体不勤的女儿如今这般能干。因为在国内,即使是这样简单的劳动,也大多由装修队来完成。

    你们一定想知道现在房子怎麽样了,这样跟你们说吧,昨天我对先生说:“亲爱的,我想你一定会在我们搬家前为下一位住户提前装上踢脚 (Fussleisten)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