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警察拜年

提起警察我有点怕,就连我那三岁的儿子也受我遗传,一听妈妈说:“你不听话,我就叫警察了!”他马上就乖,这招特灵。这不,前两天我又被警察给惊吓了一下,因为他们给我“拜了个年”。

我老公是个收集钱币的迷,老币和小国的币尤是他的专爱。为了不断完善他的收藏,偶尔也在钱币杂志和本地报纸上做广告,当然是收购钱币了。

几个月前的一天,老公破例买了另外一种杂志《钱币、邮票》。看着看着他乐了,因为广告上写着:购买此杂志可以免费做一次广告。既然免费那咱就做。由於行数有限,他就使用钱币广告上常见的方法,只写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几个组成小国的名字,意思是:这些国家所有的币我都要。填好表格寄出去。因为是不花钱的,老公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

年初一上午,正准备喜气洋洋过年,被人按响了门铃。“咦,谁给我们拜年来了?”我很兴奋,出门迎接。却见两名陌生男人站在门前自我介绍是刑警。“检查”着他们的证件,我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赶紧自我反省:偷东西了?打架了?偷税了?吵了邻居了?在肯定了自己是个良民之後,我勇敢起来地问:“您有什麽事吗?”一名警察说:“我们想和您先生谈谈,可以让我们进去吗?”还没等我答应,他们就往屋里走,那架势就像他们从哪儿得到了准确消息,说我那“罪犯”老公正窝藏在家,他们要马上进去堵住他的逃路似的。

反正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把他们让进屋,又把老公从工作室叫出来,大家入坐。我看着老公,但见他也是满脸疑惑。

这时,一位警察打开记录本,很严肃地直接入题:“我要通知你们,你们已被萨克森州刑警总部起诉……”天呀!听到这句话,我只觉得头“轰”地一下热血上涌,愣愣地站在那儿。那警察又讲了什麽我都没听清。也许警察也注意到了我的表情,问我:“我说的您都明白吗?”为了掩饰自己的惊慌,我赶紧敷衍道:“呀,明白 ”。老公此时倒是蛮镇静的。

接着,警察就开始了“诱供”。

“你们是不是做过钱币广告?”一个警察问。
“是的,做过几次呢!”老公答。
“这本杂志您见过吗?”说着他拿出《M黱zen-Briefmarken und Banknoten》杂志封面的复印件让我们看。
“见过,但我很少买。我常买另外一本钱币杂志。”老公很镇静地回答。
“那您是否在这杂志上做过广告?”

老公略停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似地说:“对,我做过收钱币的广告,还是免费的。”

这时,两位警察相互对视地笑了笑。看样子,他们对自己的“诱供”很满意,好像我们就是那水中的鱼儿——还是中国的鱼,马上就要上他们的钩了。

接着警察又拿出一页复印件问:“这是不是你们做的广告?”

说真的,我们还真没见过这则广告。我们赶紧凑过去。在警察手指的指引下,在那密密麻麻的整整一页广告中,终於找到了我们那只有三小行的广告。老公仔细阅读後说:“这是我的广告,有什麽问题吗?”

至此,我仍不明白,这则广告究竟和刑警总部有什麽关系,让他们如此老神地起诉我们。该不会是老公理解错误做了广告,没付钱吧?我这边正猜测着,但见那 警察收起复印件说:“所以,现在萨克森刑警总部起诉你们,怀疑你们通过这家钱币杂志做广告,寻找一些阿拉伯人。”

“慢点慢点,我寻找阿拉伯人?您什麽意思?”老公疑惑地问。

满以为警察揭开谜底後我会晕过去,至少是脸色惨白。可谁知,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反而让我镇定了。如此壮举,岂是我们这碌碌无为之辈所为 ?

这时,两位警察对视,几乎同时说:“您看,你们广告上写的全是阿拉伯人名,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在通过做广告的方式组织这些人,你们是他们的领导者。”


“Oh, Gott!”老公这时放松了许多,他笑了起来,然後抱来他的《世界钱币目录》,告诉他们,这些名字不是人名,而是阿联酋几个组成小国的国名,并一一找出证据,甚至连手中现有的币都给他们看了。两位警察全笑了,边记录边摇头,嘴里还不停地唠叨着:“这真是太lustig了!”

也许是为了缓解一下刚才的紧张气氛,警察竟然有兴致地与我们聊起我的儿子。当他们得知今天是我们的春节时,马上就说祝我们节日快乐。我告诉他们,怎麽也想不到今年过年会收到如此 ?berraschung!我问:“我们是否要找律师?”他们赶紧站起来说:“不用了,我们现在全明白了。这之前我们确实怀疑你们是阿拉伯人的组织者。

现在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再次祝你们新年快乐。”

送走了警察,老公抱着他的《世界钱币目录》气愤地说:“我就不明白,既然他们那麽有本事,能在那麽多报纸杂志的大海中捞出我那三行小广告,怎麽就不找本目录查查呢?”“唉,生气有什麽用呢!不管怎样,他们也算是第一个给我们拜年的人,想开点吧!”我安慰着老公,也自慰。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