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流浪欧罗巴

虽然在欧洲生活,远离故乡,我并不感到寂寞。在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同胞,听到乡音。

八月份我去了苏格兰,看到一群群、一个个中国人从我身边走过,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携妻带子。街头上有中国艺术家在弹奏乐器,那麽熟稔的曲调。我坐在别人的大草坪上,看着起飞的鸽子,看着远处山上的城堡,内心有一股亲切,但也有一些悲凉。我是个在欧洲大陆流浪了十年的中国人,在这又有多少像我一样流浪的中国同胞?

我认识那麽一个,是寻找翻译找到我的。他在申请难民,一直在申请,已经六、七年了,被拒绝,又申请,以延长在德国的居留。他是靠交钱给人蛇偷渡来德,在德国甚至进过监狱,因为身份不明。后来他生活在一个难民营里,行动范围有限制。他为了挣钱,打黑工,走在路上慌慌张张,为了躲过警察,被查到就要罚一笔款,得到一张警告单。外国移民局去中国使馆查了他的身份,他便用假名。每两个星期他去签一次证。靠这种韧劲,竟然也能在德国呆上六、七年。我和他去律师那咨询,走在路上,我头一转就不见了他的身影,找半天他已经在路的另一头。为了躲过警察,他大白天在路上也像个“无形人”。

是的,我们都在流浪,目的不同,方式不同。我们是为了什麽流浪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寂寞过,流泪过,但也幸福过。我们遇到自己的同胞,无论在哪,都会互相搭讪,好像我们早已熟识。逢年过节,我们这群流浪者在一起包饺子,喝茉莉花茶,看大陆来的录相。在异国,在欧罗巴这块陌生的土地上,我们也会有幸福的激情,这时就好像又回到了我们源自的土地。

在我们之间,也会有他羡慕你,就像你羡慕别人那样。我的确在欧罗巴的土地上幸福过。记得二十多岁时去意大利旅游,从佛罗伦萨到比萨,我看到教堂、古堡、斜塔,我走在一条垂满绿荫红花的小道上,那时人在画中,我赞叹过,沉醉过。我愿挽住时光,永远逗留在那条小道上。如果流浪的生活是这样,我愿意终身如许。

我读书,在德国过的是静寂生活。后来我恋爱,觉得找到了一生的爱。我和德国男友漫行在原野和森林,我不再孤寂。写诗,流泪,但我已不再流浪。他给我土地的感觉、家的归宿。是的,流浪者也需要休憩。

我们结了婚,多少人羡慕我。丈夫是典型的德国人:认真、勤奋、文质彬彬。我有了孩子。可是我不知道人生是充满起落的,静静地沉醉在这块土地上度完终生不过是个梦想。婆婆的冷淡和拒绝刺痛了我的心。丈夫是个孝子,我还有什麽好说。家破裂了,而我这次不再是单身一人,我带着一个小生命流浪在别人的土地上,我感到从未有的孤寂和无助。

流浪的生活对我个人来说已没有什麽特别之处,我甚至有点喜欢流浪,喜欢感受那份无拘无束和少许的苍凉。人生可以过得轰轰烈烈,但也可以平淡、孤独,那时也许你才能体味到许多人生真的东西。大幕拉下之後,空房一人,你心里会有多少沉甸甸的感受?但有了孩子不一样,孩子还什麽都没经受过,他们需要欢快,需要热闹和阳光。我不能带着孩子过流浪生活,让幼稚的心灵从小体味不到家的温馨。我得在欧罗巴的土地上,在异国,为孩子营造一个家。心里有时会动一动,想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建一个踏踏实实的家,有一份踏踏实实的温暖,想流浪的时候可以去世界他方,想归家的时候有个亲人在守候。

这曾经对我们许多人是个梦,而如今,我们已经离这个梦越来越近,这时,我的心里又有了一份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