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莱茵河畔的康乃馨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来到德国,似乎为了神秘的异乡风情,似乎为了执著的流浪情怀,似乎又为了激扬的追梦青春。总之,来得很坚定,走得很洒脱。

但我实在很清楚知道自己怎麽来到遥远的德国,这次答案不用“似乎”了。我父母两人辛辛苦苦,用每月并不宽裕的收入供我上学,供自己唯一的女儿来到了连时差都差6个小时的德国。

在大自然母亲的爱女莱茵河脚下,来自东方的我苦苦求学,拼搏人生。黄昏时分,来到莱茵河畔与她轻轻对话,唇语心声诉说了对家的怀念。莱茵河温柔地轻抚你疲惫的心灵,送来了流动的鼓励与清澈的祝福,也送走了流淌的缕缕思乡之情给远方的家人。我偎依在她的怀抱中,感受大自然最真切的流露,河面上点点光晕照亮了彼此心灵的闸门,心潮汹涌一发不可收拾。

散步归来,孤灯苦读。午夜时分一通电话回家报平安,电话中母亲声音嘶哑,口气憔悴,一凡追问之下才知道母亲原来身体不适,嗓子上长了东西,说话不便。母亲似乎并不在意:“没事的,医生说少讲话就行,不用担心”。我微微皱了眉头,以后的几次联系果然肯定了我的怀疑。母亲声音越来越糟,情况似乎愈来愈不妙。我不安起来,力劝母亲及时就医,莫再托延。谁知每次这时候,母亲总故意轻松一笑,用安抚口吻说:“没事,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知道母亲的嗓音并不代表病情的好转,我也知道母亲并不是不注重自己身子的人,但我更知道母亲为什麽宁愿说不出话来也不肯花钱根治。如果我现在没有这麽大的花销,如果我当初不出国而是在她身边照顾她,一切根本可以不同。想想她宁愿苦了自己也不肯让我担心,宁愿病了自己也要攒钱为我上学,我的心抽泣起来,我的泪流淌不停、没於漫漫的长夜之中。

同班同学,韩国女生课间与我交谈。可能同是亚洲人的缘故,聊天聊得比较投缘,聊来聊去聊到了家里的事情。她深情顿时悲伤起来,一脸严肃告诉我,她家亲爱的狗宝宝住院了,家里人说是嗓子上长了东西,刚做完手术正在养病。我无语以对,不知是应该安慰她还是应该安慰我自己。我怎麽告诉她,我母亲也病了;我怎麽告诉她,我母亲为了异国求学的我,连病也舍不得治;我怎麽告诉她,焦急不安的女儿在异乡束手无策、只会在莱茵河畔苦苦祈祷。

我亲爱的母亲啊,原谅不孝的女儿吧,原谅不孝的女儿在远方不能亲自孝敬您!也听女儿一句话,珍重自己的身子去治病!女儿可以多兼工,可以省吃简用,却不可以让您委屈自己。女儿只愿听听您柔和如昔的声音,无簌之音也比不上她亲切贴心!

在多情的莱茵河畔,我种下朵朵浸着泪水的康乃馨之花,种下片片恩念母亲的如花之心。愿这流淌不息的河水载着盈盈花香、带着谆谆花语,给远方的人送去殷殷无穷的祈祷与浓浓无尽的爱!

水已随波而逝,爱却深切愈浓。

采朵莱茵河畔的康乃馨,插上安琪尔的翅膀,飞向远方的母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