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你骂谁

自从我买了电脑以後,已经很少去大学的计算机中心了。

那天正好在食堂吃过饭没什么事,下午的课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去那儿打发时间。临走前想去趟厕所,可等我方便完了才发现厕所里手纸没了,我没当回事,学生多,也许中午手纸就用完了。我拿出自己的备用纸巾,心里庆幸了一下。

第二天我早上去上课时才知道第一节课去掉了,我懒得回家,就还是去计算机中心。又习惯性的先走进厕所(我有一个改不掉的坏习惯,无论到哪儿都先进洗手间),因为是早晨,显见是刚刚给打扫过的,手纸也是一如既往的3卷,我这才放心入厕。下午上完了课,我有点累,就没精打采的往家走。

却巧阿惠急急赶过来,阿惠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气喘未定就说起来:“你说我今天怎麽那麽倒霉!早上喝了点凉牛奶,一上午肚子都不舒服,到了中午时忍不住了,正好路过计算中心,赶紧跑进去。好!等我完了事儿,才发现厕所一点手纸都没有——你说,她们多缺德呀!——你倒是剩一卷也好呀!”阿惠运着气。

我想笑,又想问她最後是怎麽解决的,好恶心她一下,可看她是真的生气了,就说:“唉!那只能怪你今天运气差——今天是诸事不宜。还有,那手纸用完了,你能怪谁?我今儿早上还看到是3个整卷呢。以後你也自己多带两包纸巾备用吧——像我一样。”

阿惠喘了口气:“你不知道——什麽手纸用完了!全大学的女厕所里的手纸都被人隔三差五的拿走了!”

这我可不知道,赶紧问:“真的?谁这麽爱占小便宜?这也太没公德了!一定是小黑人儿二干的!”

阿会一摇头:“什麽呀!都是这一两年新来的中国小孩儿,大都是语言班的。她们从来不买手纸,就在大学的各间女厕所拿。有一次,我的手纸用完了,想去 D&M去买,我邻居的小姑娘立刻好心建议:买什麽呀?到大学去拿就行——免费!我们都拿……你听!我当然不会干那事儿——这哪是拿呀?这不就是公然的偷吗!——当然我可没这麽说,省得她骂我不知好歹。

可是,今天轮到我倒霉!我真盼她们手下留情,哪怕是一间厕所留一卷也好啊!……你就一点也没注意?一点也不知道?”

我可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有这种事儿。国人爱占小便宜我当然明了,可是这公厕的手纸也值不了几个钱呀!不过,仔细想想到也是真的。以前我刚到大学时,大约五年前(那时我也是大学德语班的),学校的女厕(男厕我可不知道)一向是非常干净,每个小门儿内都放有足够的手纸,而且便坐也非常洁白,甚至於底座。但是近一两年,校园内的女厕变得脏起来,经常看到卷纸长长的滚在地上,便坐上也偶尔会看到令人恶心的血迹,尤其是手纸用的特快。我也一直以为,学校里人多,手纸自然用得快,所以每次上侧所,我都是一个小门儿一个小门儿的先看——哪一间有手纸,以免出现尴尬。

我恍然大悟:“喔,阿惠,你不说,我真不知道,原来是她们呀?不敢想!这些人也不会缺这几个钱吧?用得着偷……我是说拿手纸吗?真不敢想!”我是真的不相信。

阿惠叹了口气:“你真傻!她们就是小便宜占惯了。而且这些免费手纸还能当抹布用,反正不要钱,随便用!我告诉你一件恶心的事,包你今天吃不下晚饭。那天我上厕所,里面有人我就等在外面,一会儿一个漂亮女孩出来了——中国人。我还冲她点点头,她也没反应就走出去了。当我走进她刚用过的厕所时,差点恶心死!你猜什麽?那白色的便坐上占了好些血迹,还有几滴滴到地面上——都是白色,特别醒目!我赶紧跑出去,一点也不想上厕所了。你说,她怎麽这麽恶心呀?自己穿得倒挺整洁…真不知道清洁女工该怎麽想!这女孩怎麽那麽脏啊!你信吗?这可是”。

“别说了!别说了!我反胃了!”我真的开始反胃了,赶紧阻止阿惠继续说下去,怕她说出更恶心的话。

阿会开心的笑着:“说说就反胃,你还没看见呢——我可真的当天的中饭都没吃!我告诉你,我打算用中文写一张告示贴在女厕,希望大家自重,不要做有损公德的事”。

“行了,行了!你别恶心咱中国人了!反正咱们马上就毕业了,跟咱们没关系。别多管闲事!”我一向不爱管闲事,只要跟我没关系,我也不会出头。

“哎——你说,这怎麽是多管闲事?!不过我可不敢在我认识的人里承认是我写的——我怕她们骂我!我就装不知道”。

我叹口气劝她:“阿惠,这些事没法阻止,这是各人的素质问题。有的人没有公德心,没有公共意识,你也没办法——她们在国内十几年都没学会,你写几句,她们的素质就能提高了?现在的孩子家里教的都是自己千万不能吃亏,至於别人,他们可管不着。算了,瞎写什麽告示呀!要不让她们骂你,可够你受的”。

阿惠笑一下:“咳!我哪儿敢写呀!说说给自己出口气罢了!那家丑能外扬吗!你看,从那边走过来的那几个女孩子,就都是那些语言班的,其中就有我的邻居”。

阿惠指着从远处走来的几个女孩。我拉着阿惠想绕过去:“咱们最好别碰上她们,我也不想认识她们。你回家後也别跟你的邻居提今天中午你拉肚子的事,没什麽意思,倒让她们多心。哎,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怕事儿?”

我正唠叨着,一抬头,几个女孩已经笑嘻嘻的走近了。阿惠和她们打着招呼,我反正不认识她们,也不怎麽想认识,就一直扭着头,假装看别的什麽。阿会却拉着一个女孩直逼到我面前,笑着:“家欣,这就是我的新邻居——漂亮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娇俏的小妞甜死人地叫起来:“不用介绍——我认识——姐!”

哎呦,阿惠,你可别骂我。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