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谁之过

猪流感,又改成了甲型H1N1,总之猪是躲过去了,日渐衰落的猪价也开始回升,但人还是被流感困扰着,怨猪的时候众人所指的是不会说话的畜生,大不了杀了,不然它们也是人们的腹中之物,只是早晚而已。但怨人就不同,全国整出那么两三位,这众目睽睽的,一夜间本名不见经传的几个留学生,被网络媒体渲染的声名狼藉,一个小小的感冒,竟然被拉上了十三亿人的道德法庭。本人道歉,年迈的老父亲哽咽着向全国人民道歉。怨吗?全国人民被他们几个折腾

的胆战心惊,股价都出现了波动。但得病有罪吗,只是脚勤快点,走的地方多了点,感觉迟钝了点,报告的晚了点。但我到感觉是嘴欠了点,惹的麻烦多了点。

每天出入境的人多了,我不相信全国才找出这三个宝贝,更多的是淹在人海中。跑了的不受谴责,反到诚实的遭人唾骂。同一飞机的要隔离,同一车厢的要隔离。昨天重新颁布,前后几排的要隔离。折腾这许多日子,竟然没有一个感染者,我倒感觉很多没病的人快要折腾出病来了,我不知道是病毒可怕还是人更可怕。

有病治病,没病预防,这很正常。尤其这种新型病毒的流感,加强宣传无可厚非,口岸堵截这也是行之有效,但没必要和人品联系起来,谁还没有个疏忽大意的时候。再者国外,尤其美国,据说只是当作一般季节性感冒处理,哪像中国都当成一项政治运动了,全国动员起来好像来了洪水猛兽。也许国人是让非典给吓怕了,可非典大面积传播怨谁呢?起初是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在香港、广州兴起的时候连一般传染病都不算。后来北上到北京,更是无人知晓,病人自己跑到医院几次都没人收。世卫组织到北京检查的时候,据说用车拉着病人满大街跑,不让检查。其实是有些人想多了,不就一个病吗,至于和政治挂钩吗。等所有人都醒过来之后,又开始全民同仇敌忾抗非典,恨不得下到耗子洞抓人,只要沾上点边就隔离,禁止一切团体活动,航空、铁路、学校等等是个门口就量体温,宾馆隔离、居家隔离、甚至整个小区隔离,一时间举国上下白衣战士的形象变得无比高大,作家也跟着助阵,一篇篇感人至深的作品让全国人民涕泪横流。

非典的教训让全国人民刻骨铭心,这流感一来,所有的人立刻绷紧了神经,世卫组织也不断提高着警戒级别,一会四级一会五级,吓唬着受过惊的中国人民,以往的教训历历在目,谁敢疏忽谁敢大意,抓吧,有影就抓,上千万的资金迅速到位,非典时做的衣服都穿上了,120的救护车开始在大街小巷呼啸喷跑,吓人那!

跑了两天,人们发现,忙活过劲了,据说这病即使得了,也不用吃药,喝点水就好了,传染性也不那么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二代感染的,但大敌当前泄近劲的话谁都不敢说,所以就开始埋怨,埋怨得病的,没事瞎溜达啥,所以最早的那两个诚实的家伙就成了倒霉蛋,让十三亿人骂得狗血喷头,网上还给起了个名叫吕传传,你说人家传给谁了。

所以就事论事,不要怨天尤人。老话说的好:该井里死的河里死不了。有病治病,别失了口德又失了仁德。《手机》里那个台词说的好:“做人要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