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风衣和休闲鞋

风衣与高跟鞋

 

德国的秋天可真凉,尤其是明斯特这个雨城,下了几场秋雨就像进了冰窖里一样。在衣柜里翻出风衣给老公。老公就穿着它去上班了。回来后,老公对我说,实验室里仅有的两个中国人对他的这身行头进行批评,原因是,他穿风衣的同时还穿了双休闲鞋,说不搭配。

真是这样吗?我这个做妻子的好像忽略了这个细节。“那你明天换了吧,”我这样建议他。“我是个在意别人怎么说的人吗?只是觉得怎么舒适怎么来。”老公真的是个不在意别人对他怎么看的人,说白了就是固执。

说起来我们俩过日子可真令很多人头疼,我们没有需要熨烫的衣服,熨斗这么多年来直到最近才拿出来用一下,是因为我们从IKEA给儿子买来了一种需要熨烫的玩具。自从我认识老公那天起,算起来到明年也有二十年了,他穿西装的次数用一个手上的指头数都嫌多。一次是我们刚谈恋爱的时候,他问我最喜欢男人穿什么样的衣服,我随口就说了句西装,其实我就是那么顺口说,于是他第二天就买了件西装穿了;一次是我们的婚礼,他要不穿西装就太不像话了,好像我再也想不出来他什么时候穿西装了。就连他去参加一些国际学术会议,也都是平时穿什么开会就穿什么,当然由此也能看出他肯定不是会议的主角。老公只有一个比较正规的衬衫,是他博士答辩前两天买的,只在答辩当天穿了一次,以后一直压在箱底。

我呢?没有一双高跟鞋,即便是皮鞋也是平底的;没有一套套装,全是毛衣,T血,仔裤和条绒裤,洗完后根本不需要熨烫。以至从前工作的时候,好多学生挽着我的胳膊说:老师,我觉得您跟我们一样,没什么区别。

是啊,我这个做妻子的从来没熨过衣服,是不是有点失职啊?可是,不是我不想熨,实在是我们没有穿需要熨烫的衣服。

“其实啊,风格就是一种坚持,”老公还为他的懒惰狡辩。我知道自己懒惰,从不狡辩。“在国内要是穿风衣的同时穿休闲鞋,就会被视为不会搭配,可是你仔细看看,德国满大街都是这种打扮。”老公说,“在韩国,人们衣服都穿得很正规,可是脚底下却穿着一双运动鞋,等到了办公室才换上皮鞋。皮鞋有什么好的,又不舒服,又有违保护动物的意愿。”真的吗?自从老公说过后,我再在街上走的时候,眼光真的四处看了看,果真跟老公说的一样,好多人上面穿着正规的衣服,而脚下却是一双休闲鞋,很少看到西装革履、脚穿皮鞋的人。

想起一个朋友给讲的一个故事:一个农民赚了好多钱,决定去城里好好享受一下。他来到一个五星级宾馆,前台问他:How are you?他回答:我叫陈阿土。结果人家没理他,他只好走了。第二天他又去了,同样的情景又发生了。一连几天都是如此,他也不知道哪不对,然后他遇到一个熟人,好不容易搞明白了 How are you 原来是英语跟人打招呼的意思。于是他又去了,这次他先说 How are you,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前台的服务员跟他说:我叫陈阿土。原来那服务员以为“我叫陈阿土”就是对 How are you 的回答。这当然是个虚构的故事,但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坚持也真的成了一种风格。

我们当然不是坚持用“我叫陈阿土”来回答 How are you,但我们可以坚持一种舒适的、随意的生活方式,只要我们自己觉得很惬意就好。我们不买车,环保是冠冕的理由,真正原因是不需要,懒得去管理它;我们出国前在北京买了房,装修的“风格”就是四白落地。一是因为没钱,二是觉得即便有钱装修得富丽堂皇也不像了家,不舒适;我们穿不用熨烫的衣服,因为觉得行动方便,不束手束脚。这样看来我们也有了自己的风格,不过这种风格可不是我们刻意追求来的。

第二天老公又穿着风衣和休闲鞋上班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