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老彼特

由于出生率下降以及寿命延长,德国已成为继日本、意大利之后老年人占全民人口比重最多的国家,在七十五岁之前还可算作年轻的老人。这一群体不仅经济独立,业余活动丰富,还为社会和子女奉献余力,还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强消费群体。

而老彼特则属于年老的老年人了。他于1921年出生,今年88岁高龄。是经过二战、挨过饥荒的那一代。他参加过作战,在战争中被枪击中,括约肌遭到损坏,留下后遗症,小便不能控制,总是淋淋不断,因此整天都要垫上纸尿裤。还加上他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症,经MDK(德国审核护理等级机构)上门审核后,被定为护理一级,是最轻微的一种,也就是平均每天需要基本护理大约45分钟。护理保险会担负每月约215欧元费用,无论护理者是家人或外人。照顾彼特的护理任务就落在我身上,因他女儿上半天班,而我因持有国家护理证,孩子们上午上学,便可以上午抽空照看他。与其说是照看,不如说是“监管”。对这样一份家庭,工作可兼顾的美差我当任不让,更何况没有额外交通费。
我的工作分三个范畴,监督他吃早餐,陪他散步,一个星期两次淋浴。他的脸上虽然已被岁月留下了深深刻痕,但身体机能却还好,各项指标都不错,没有那些常见的老年病。之所以说要监督他,就因为他那健忘毛病,往往把面包涂上一层黄油,接着去睡房找手帕。看到床在那,他便躺下,继续蒙头睡大觉。或者煮咖啡不加水,半天喝不上咖啡。甚至一个上午吃两顿早餐。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还真不相信,人可以健忘到如此地步。我这个监督官就要陪着他,看他从头到尾把那几年如一日的黄油加樱桃果酱、一块半面包吃完,刀碟收拾干净,各就各位之后才离开一会儿。这空余时间里他多数看看电视,铺床,上厕所。我必须再三嘱咐他呆在屋里头,不能乱跑,等我陪他散步。把他反锁在家里,是侵犯人生自由,会受到法律制裁,连亲人也不例外。在我短暂离开他之前不忘他的三件宝:助听器,门钥匙和纸尿裤。
在天气好的时候,我会挽着他一起在村子里走走,那是他每天的必修课。由于他有便秘的倾向,多运动、多喝水、多吃水果、少吃巧克力对此有很大帮助。村子里的大道小路,角角落落,隔壁邻居他都还了如指掌。谁住哪里,哪家的阳台花开得灿烂,哪家的草坪割得整齐,哪家用于防冬的材垛码得高。这些对我来说司空见惯的东西,他却如数家珍。嘴上不时念着他念过上百遍的押韵打油诗,总不停地自言自语,独得其乐。
他是开心的,张着孩童般好奇的眼,观察着大自然和周边的变化,为每一朵开放的花儿雀跃,为每一只见到的家畜欢欣,对每一个过路人问早安。没有杂念,没有偏见,只要有人陪着看他熟悉而感亲切的户外环境走走,他便心满意足,让我这个陪伴者亦觉得这是一项神圣而伟大的任务,不敢失职。
天气稍热一些,他便一定要穿上它最爱的皮裤。这条皮裤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不仅历史长,而且上面的渍渍斑斑全是历史的见证。典型的巴伐利亚农民都会有那么一条一年四季、不洗不换、引以为豪的皮裤子。也奇怪,配上带格子的衬衣,还真有点耐人寻“帅”的味道。秋天来了,路边的果树硕果累累,我们会驻足不前,在地上捡一些来饱饱口福。他更是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塞,一副馋样,令人开怀。
在阴雨天我会开车带他出去兜风,顺便也买买东西。他更是手舞足蹈,积极配合穿衣戴帽。起初他会注意交通路牌,以及所经村庄,有拖拉机挡道,便要求我超车。慢慢地开车不到半路,他便打起瞌睡来。为了安抚孤独寂寞老人的心,便要带他们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由于身体和能力的局限,他们总是被困在四角墙里,只能透过窗户看天气的变换,四季的交替。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喝喝咖啡,散散心,是大多数老人埋在心底的愿望。往往在快节奏生活的我们却忽视了他们的要求,无视那些孤独、寂寞的老人之心。
晴朗的夏日他是闲不住的,总拿一把剪草刀,把割草机割不到的角角落落剪得整齐划一,常会遭到他女婿的责备,因为发生过几次意外,幸运的是除了腿上留下紫色淤伤外,并无大碍。没有护理常识的人都会认为,护理就是尽量避免危险事件发生,大事小事包办,只从自身角度出发去对待和处理。而积极有效的护理理念是:让被护理人做他力所能及的事。譬如系鞋带,穿袜子,扣扣子,刮胡须等。如果我们过多地帮他们,等于强夺了他们的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将永远消失。让他们尽可能地自己动手、动脑,是预防老年痴呆最行之有效的方法。让他们即使老了也还能过上一种独立、自主、有尊严的生活。
并不是所有老人都能如彼特一样有自己独立的睡房、厨房和洗手间。唯一的女儿只上半天班,其余时间可以陪他,衬衣烫得笔直的,雪白的内衣内裤整整齐齐放在衣柜里,饮食起居被照顾得无微不至。每月一次的理发和修脚预约,一次不漏。另外还有我这护理上门照看。同我实习的老人院里的老人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啊!在自己熟悉、信赖的环境里年老终去,这几乎是每一个老人的最终愿望,而在德国这个富裕的国家却是一种奢侈。在老人院里总有老得像石头一样的老人,连儿女们都先他们而去,更不必说同龄的朋友了。到临终前只有护理人员才是他们唯一值得信赖、可以得到安慰的人了。
这样一位童心未泯的老头,让我对人生有了另一种新的认识。我开始有意识地放慢自己的生活节奏,留意身边的人和物,用一种坦然、谦和的态度去理解周围的人。用好奇、感恩的心去热爱大自然。与老人为善,些许的付出,在他们那里换回的却是盈盈满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