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我给西班牙警察当老师

看题目有点张狂,能做警察的老师不是一般之人。我虽属于一般之人,但的确做了好长时间西班牙警察的老师,而且现在还在继续。

不过我教警察的不是如何破案,如何抓杀人凶手,而是教警察学习中文。和警察结上缘分大概是在三年前。

某日我突然接到一则电话,来电话的是巴塞罗那政府的一个移民协调办公室,说是请我去某个警察局帮忙干点活。我的名字在市政府留底已有好长时间,政府的某个机构需要中文译员或其他地方如医院、学校需要中西文翻译都会来电话约我。

但这次是警察局要中文译员,我心里真有点忐忑不安,心想可能是抓到一个中国人的什么嫌犯,由于不能沟通让我去当翻译。当我一到警察局一见那人,妈呀,认识的……

我到警察局并听了一位少尉警官的讲解,说是要我协助帮他们对中国移民做一个面对面的调查。

我坐上警车在警笛呼啸声中穿过市中心也算风光了一回。调查进行了二天,结束后少尉警官路易斯对我的协助非常满意,说已经把要搞清楚的地方全部搞得一清二楚,并说我的翻译也非常到位。他说遗憾的是我们警察没有人懂中文,给工作带来麻烦。路易斯说,这事情完成后他就给局长写报告,请求在局里开设学中文课程。

大概三个星期后,一家语言学校来电话说要我去警察局上课,我估计肯定是路易斯警官的学中文报告被批准了。打那以后,我就开始了充当警察老师的第二职业。

给警察上课不容易,首先不在他们工作时间内。虽然用不着警察自己掏腰包付学费,但每次总有人要缺席,不是加班抓凶手,就是自己家里有事要先回去。

到场的警察还是很认真地学,第一次开班共有14人,连副局长也来尝过新鲜。但是由于中文发音甚难,一是四声,二是zhi,chi,shi和zi,ci,si的发音他怎么也搞不清楚,上了四节课后就打了退堂鼓。临走前对我说,他只能下辈子20岁之前就学中文,现在的舌头已经僵化了。不过,他要求其他年轻的警员还得继续学,好好学。

他们分局开设中文课的消息在巴塞罗那警察系统的网站上刊出后,其他分局也有警察愿意学。一是领导鼓励,说是中国移民增多,学中文是必然趋势,学好可以作为成绩考核的一个指标。二是许多警员也有好奇心,如果哪天能和中国人直接讲中文打交道也是一件趣事、乐事。三是巴塞罗那有不少警员在中国领养了中国小孩,他们希望以后和自己的养子、养女用中文交谈。

就这样,我在几个局子里来回穿梭,虽然警察们也管我叫老师,我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警察求助。我不和其他人炫耀我做警察的老师,因为我知道,在西班牙不可能找警察开后门。

然而就在上星期,有一件事情真让我需要找警察帮忙了。原因是一位华侨协会的朋友要接待一组来自广东省公安厅的客人。广东客人希望能和巴塞罗那警察的同行交流一下如何抓毒、如何查毒的经验。那位朋友开始自己尝试联系警方,但始终无果,人家不是婉言拒绝就是推托没有时间。后来也不知这位老人家怎么想到了我,就来电话问我是否可联系上巴塞罗那的警方,因为广东客人马上就要到巴塞,时间已经很紧。

我第二天在下课后直接去了那位“僵舌头”副局长的办公室内,对他讲了广东来客的要求和时间。我的话没落音,副局长大人马上拍案答应:广东警察同行由他们考尔茨警察分局接待,他马上电话报告市局备案。

就这样,我才花了二分钟时间就把那位广东老乡花了二个星期都没搞定的事情搞定了。

4日上午,广东公安厅的同行一行六人按时到达考尔茨警察局,并和该局警察进行了广泛友好的交流。临走前广东客人将一块很大警徽匾牌送给了这位副警察局长。副局长甚是高兴,说会把这块警徽匾牌放在他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上。

事后我也很高兴,毕竟做了一件他人做不了的事情,原因就是我是警察的老师,警察局为我还真的开了一次不违法的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