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清风茶室

近来,不少朋友问起关闭了多年的法兰克福清风茶室,可见余香不绝。当年茶室常有同道好友不期然相遇,侃侃而谈,乐而忘返。当时茶室好友只谈老庄歌德,颇有禅味。
忽一日,茶室关闭,十年不问哲学文艺,回忆起茶室当年事时,甚至面有惭色,觉得那些不过是些闲人散客的无病呻吟。再忽然今日,同是当年清风茶室常客的我,心里又想重新开张茶室。
可见世变境迁,情随物变。还是原来的人,对同一件事竟是天壤之别。幼稚和深沉,天真与庸俗,可以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存在,如涓涓细流,弯弯曲曲,不同道而同流。
我喜欢清风茶室,再次喜欢它,对十年来的遗忘却也不感到十分内疚和不可理解。毕竟一个时期,一个心情,一段往事,一段故事,都属自然。重新开张,是因为将心比心,珍惜在茶室之外的冰天雪地还有故友在孤独游荡,此时请进茶室,这里其乐无穷,温暖如春。  (2009年12月14日)

我喜欢 2009年12月15日

我喜欢德国的周末或节日,因为这时,没有电话,没有迎来送往,工作的人不再向我询问,我也不要主动去询问他们。这时,我会忘记没有终止的繁忙;这时,我开始开启另一扇门,让另一股风吹进来。于是我走进清风茶室,或独斟,或对饮,有时是一杯阳光,有时是一杯月华。我希望这里留下的文字是涓涓细流,潜潜而来,潜潜而去。

人心之细 2009年12月16日

在国内时就听说过于丹的诸子注译,在国内旧书摊上买来一本,临睡前读它几段,因为结合现代社会引经据典,的确相当可读,特别觉得它可以帮助我们深入浅出了解古代典籍,砧贬时事,学而致用。现在对我们来说,不是学术上探究阳春白雪更重要,而是普及德化最必要。
到国内走几次,都有普遍感觉,就是道德风尚的败坏。人浮于事,人心浮糙,对物质金钱的露骨追求和崇拜。一次在北京跟朋友喝酒,是一位据说大陆去香港的大老板做东请客。席间他和他的电台记者、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子是桌上的主角。主人散发了几张各种名头的名片,什么董事局主席啦之类,看上去就象李嘉诚的头衔,因为电台女记者也分发了她制作的音乐节目,这引起了我的很大兴致。几次尝试对此话题进行探讨,都不能获得漂亮女士的青睐,相反那位所谓董事局主席的任何废话都十分讨得她的谈话兴趣,我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她不过20多岁刚出校门不几年,在我的直觉里还应该是积极思维、喜欢探索的阶段,还应该有学生的文化青涩之气。但我对人的判断已经落后了十多年。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学校和社会上最崇拜的就是大学生和留学生,年轻人最喜欢学术讨论,文艺之争,各个大学的诗社常有联谊活动,名教授、名诗人那时是以多产或名作出名的,他们才是社会被崇拜的对象,而不是金钱和官位。我因为是80年代初出国的,几年回去一次,仍然带着那个时代的心态。跟年轻人的接触和碰壁多了,才知道自己的幼稚和落伍。现在在国内,即使见了年轻人,最多是谈些新闻之类,或回答如何做生意的问题。书店里关于经商的国内外书籍充斥书架柜台。人心不古了,似乎每个时期都有人这么说,总之一代不如一代。现代中国人的心态之肤浅,物欲横流,似乎已成为公论。
但事情总是不那末简单,人心特别不能那末简单一概而论。在国内偶而读了几本安尼宝贝的书,还有上海宝贝,还有几个年轻人写的书。特别是安尼宝贝的书,直写人心,跟大都市的物欲横流相反,写一些另类的追求,另类的人心。在她笔下,人物看上去十分孤独,似乎在单打独斗,接读时颇能呼吸到清新之气。当我觉得它是极少数人的奢侈品时,忽然发现,原来她有那么多的读者,人气很高。今年法兰克福十月份的中国书展上,据说安尼宝贝也来了,可惜我恰好要回国谈生意,很感到后悔。要知道,喜欢读一个人的书,能够见她一面的感觉就象对青涩的橄榄的品味,神秘而复杂。如果还有那么多人在读安尼保贝的书,能说明什么呢?如果注译论语的于丹赢得了那么大名声,不也能说明人们的反物欲的倾向吗? 人们说最黑暗的时代却出现最辉煌的思想,平庸的时代也有不平凡的出现。可见,人心之细,平庸和深沉同在,不可简单而论。

偶遇天使 2009年12月17日

一位来自国内的大老板在德国的乡间,看到宁静的田野,整齐的乡间小路,古朴的房舍,感慨万分。他说,这里到处都是田园风光,都有陶渊明的意境。他说,我看到那么多百年以上的房子,几百年的房子还是那么结实,修缮得那么光鲜,特别是这样的房子在德国农村那么多、那么普遍,这在中国农村是很少见的。我颇有同感。

我走了很多巴伐利亚的农家和田野,被德国宁静整洁的田野和农舍所深深感动。只有这样的地方,能够孕育出那些德国田园诗人和浪漫音乐家。我说的这位来自中国的大老板,曾经做过农村的生产队长,他的感叹很有感染力。他曾多次对我说,真想在这样的地方置田买地,过神仙般的日子。可惜他现在在上海,有几百号人在跟他做着发财梦。

一次他在德国乡间转悠,忽然面前出现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穿着天使的白裙,红唇浩齿,翩翩而来,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是否幻境,他反复揉眼睛要确认人间仙境的真实与否。那是一片碧绿的田野,蓝天白云,几百米远处有星星点点的农舍,没有其他人影,只有他和这位天使般的姑娘咫尺相视,这可是天使下凡?!已经50多岁的他告诉我时还激动地说,他的心现在还在跳啊,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特别是那双湛蓝湛蓝的眼睛!我相信他见到的这一幕的真实,但天上人间,有缘才能得见。他谈到这一幕时已经发生了两年多,但记忆犹新,可见触及心灵之深。

杰夫逊的关注的眼神 2009年12月18日

有一位老人在风雪交加的夜晚等待在河边,希望能搭乘过路人的马过河。但一个一个骑马的路人从他身边走过去了,老人甚至没有开口对他们说出自己的请求。眼看最后一位骑马的路人过来了,老人终于开口请求:先生,能让我搭一程行吗?这位骑马人欣然答应了老人的请求。看到老人因为冻僵的身子而显得笨拙的动作,他弯下腰帮助老人上马。

他不仅送老人过了河,而且把老人送了很远一段路程。当跟老人告别时,他终于问:老人家,我看到你不曾对那些路过的人提出请求,为什么只对我说了呢,你不知道如果我不答应时,因为是最后一位,你不就失掉了今晚过河的最后机会了吗?老人回答说:先生,你说得对,但我看到其他人都表现出漠不关心怕找麻烦的样子,我就知难而退了。但看到你表现出来关心的样子,我知道你会答应我的请求的。

听到老人的解释,他心里一动,我险些由于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而失去帮助老人的机会了,以后一定不能因为繁忙而忘记了对他人的关心关注啊!他,就是前美国著名总统杰夫逊。一个当一国之君的人必然有关心众生的心灵资质。
这段故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是一个不小的警醒,当下属在跟我谈话时,我开始不时地把游离的眼神收回来关注到对方身上,关注着对方的眼睛,当我十分繁忙时,我是否忘记了对别人的关心?人们可是习惯只有期待而没有乞求的。

生意经 2009年12月19日 

今年七月份我曾经走遍了德国巴伐利亚的土地,拜访了几家农民之家,跟他们在一起喝酒吃肉。有一次大家在一起喝到了午夜才驱车回法兰克福,在热闹的酒桌上,农民拉着我的手反复说,诚实才是生意。那位农民当场把他的地租给了我做生意,还许诺给我送来那晚喝的他从地窖里拿出来的法兰克白酒,那是我来德国20年曾喝过的最好的德国白酒了。圣诞节前,我真的收到了他托人送来的法兰克白酒,我也让人给他送去了法兰克福有名的苹果酒和传统的小酒坛。
其实,做生意,还是交流感情和交心,这是我这个本不会做生意、却还能带十几号人跟我做发财梦的人的一个重要秘诀。我并不认为酒桌上能成生意,相反,生意人之间要建立起信赖和诚意的氛围。比如跟这位农民的酒桌上的成交,那是他感到了受到尊敬,感到诚心诚意的氛围。人采取行动的时候,最深层的决策来自感觉和心灵,不是写在文本上的条件,比如你对对方的直觉很差,无论合同写得多么合适,你都很难决定签字。相反,没有文字约定,照样合作大生意。

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2009年12月20日

听说某一位明星猛男一生中不知道占有过多少女人,最后年老时总结出经验说:我对女人占有的深度最多也不过3寸之深,听起来颇有不满足或追悔之意。可见,男人能够深入到女人身体最深处的地方就是心灵了,但能有谁曾远征其间?同样,在女人跟男人的交往或战争中,女人又何曾战胜过男人?是把他圈地一样牢牢困住其间?你能否禁止他去思想、禁止他的幻想?你最多栓住了他的手脚。女人对男人的包围战,本来就是那么几方寸的一点点空间,她可能毕其终生也就是那么一个围而不歼的胶着战。她可能一生中跟很多男人开战,她发现,她的小小包围圈很难奏效,被她围住的男人依旧自由。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交往或战争,最多叫媾和,最多保持着不战不和的状态,或又战又和的情景。要让那个女人永远记住你,不仅有切肤之痛,更有心灵的呻吟,要让那个男人永远地放你不下,即使睡在别的女人身旁,何其难也。
你可能会笑话,那样一位名星怎么会发出那样幼稚的感叹?其实,人心都是不能满足,不仅要占有对方肉体,更要获得对方心灵,而要到达彼岸,流星要划过多少亿万光年的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