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社会生活

半麻醉状态

dscn5636-k


一石激起千层浪,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百多位当年的受害者陆续摊开折磨他们几十年的心病,按照李铁梅“仇恨入心要发芽”的逻辑推算,这冤屈的种子早都长成畸形的参天大树了。有意思的是,教会组织瞒天过海,当时就有了察觉,赶快把兽心人面的家伙调到别的地方,让他们能继续披着神的外衣为非作歹。而今“事过境迁”,虽然媒体闹得沸沸扬扬,可是按照法律条文,这种兽行居然享有“过期不究”的特权!

事实上,这样的丑剧多少年来一演再演,屡见不鲜,早成了新闻报道里的家常便饭,教会也几乎快成了性骚扰的代名词!明眼人在向社会(特别是家长们)大声发出警告:别再迷信教会的神圣了,千万别再给您的孩子单独和神父呆在一起的机会!

就跟几年来提起比利时似的,因为它那几起残害儿童的丑闻让人黑黑地幽了它一默:比利时的巧克力很有名,原来是用来诱引孩子的!

如今的大街上,不光那些衣冠楚楚的神父们人模人样儿招摇过市,更有不少西装革履的“正经人”暗地干的也不一定都是人事儿!这不,有黑客撬取了瑞士银行的德国逃税黑户的名单,做成光盘,要出高价卖给德国政府。主买的一方以女总理为首,摩拳擦掌,顾不得光盘本身不光彩的来历,企图轻而易举地就能端了偷税漏税者的黑窝,为国库追回一笔相当可观的银子。同时,还能杀一儆百,以绝(根本绝不了的)后患。风声日紧,弄得藏了黑钱的人睡不着觉,纷纷投案自首,希望能得到宽大处理。光盘的买卖还没成交呢,银子就已经开始回流了。所以,有聪明的主儿开始猜测:这个光盘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整出大戏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编好了的圈套?

咳,崔健多少年前的那两句名言真的还一直是时时贴切: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摔伤了的脚踝骨要做手术,麻醉师来到病房,一一列举了全麻和半麻的利弊,并自说自话地就替我拿了半麻的主意。平生第一回被推上手术台,脊椎骨里灌进了麻药,臀部以下便很快就没有了知觉。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我有了一种特别奇妙而美好的经历:脑神经百分之百地清醒,明明白白地知道外科大夫们正在无影灯下一步一步地干着什么,有切肤和缝合的血腥,有在骨头上钉钉子的残酷……可就是感觉里一无所有!那么熨帖,那么舒服!只有后脑里自哼自唱的旋律在空气里飞飘。

我感谢麻醉师替我做出的半麻的抉择,那差不多一小时的时间里,心神游荡,慢慢琢磨出了家里墙上挂了多少年的“难得糊涂”那四个字淳厚的味道。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