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活

闲话德国“没忌讳”

ffk

以前从书本中一鳞片爪地得知,在欧洲,询问妇女年龄是犯忌。到了德国后发现好像并不绝对如此。在不同场合,被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熟知程度的人,很自然地问及芳龄。对我来说不是件稀罕事。电视上,有些被采访的女性提及自己年龄,就像自报家门,一点儿不忌讳。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过年团聚、操办喜事,打破盘子摔碎碗,是件非常犯忌的事,因为这暗合了“破碎”之意。德国人呢,正相反,新人结婚,亲戚朋友的祝愿方式就是使劲儿地朝地上摔盘子打碗,一点儿也不觉得那“破碎”有啥犯忌。

说起来的确叫人难以置信,德国人很有教养,却没忌讳。如果没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准会被弄得不知所措,哭笑不得。

记得刚到德国后的第一个夏天,我们一家到市郊的一个天然湖去游泳。没曾想,换泳装时一不小心误进了“伊甸园”——一大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丝不挂地在湖边或躺或坐、或趴或立、或打球或散步,怡然悠闲、舒展自在地接受着阳光的沐浴。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FKK”(自由裸体文化)吧?正疑惑间,一位赤身裸体的老头挺着国王似的大肚子迎了过来,彬彬有礼、绅士风度十足地对我说:“姑娘,你应该脱光了衣服再进来。看,就像我一样!”惊得我目瞪口呆,愣在那儿半天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管怎么说,这一类“没忌讳”多少还可以让人理解,有些则无论如何难叫人接受。

一次去参加在杜塞尔多夫市举办的国际服装博览会。进了大厅没走几步,一抬眼,冷不丁吓了一大跳:白色幔帐,黑纱飘飘,宝蓝色的花朵点缀在盏盏摇曳着的烛光之间。心想,不会是走错了地方吧?这哪是什么展台,简直是座灵堂嘛!停住脚步定睛瞧去,但见里面人头攒动,一派兴旺,禁不住哑然失笑——这展台要是搬到中国去,还能做生意?!

我的邻居米勒为了迎接传统的喜庆节日“射击节”,特地在自家门前的街道上做了一番隆重布置:松柏枝编成巨大的门环,门环上扎满白花黑花。朋友们第一次从国内来,见了这阵势,宁可绕着弯子走远路,说什么也不肯从那“大门”下经过——好不容易出趟国,总想讨点儿吉利吧?谁愿往那奔丧似的地方钻?

车头挂着白花,车顶飘着白纱,在中国人眼里,那是送葬的灵车。可到了德国,那是接新娘的喜车。不知那些嫁给德国人的中国姑娘有谁愿坐这样的“喜车”?

对颜色没忌讳,择房而居也没忌讳。

我孩子的好友迈克家就住在墓地旁,而她邻居家的小屋就脸对脸地正冲着墓地大门。不管迷信不迷信,反正我不愿孩子老上她家去。那房子怎么瞧着都不对劲。迈克的父亲不正是住进这房子后,在一次莫名其妙的车祸中丧生的吗?

一次我跟迈克的母亲聊起中国的风水。她象听天外来客说天方夜谭,瞪着吃惊的眼睛说:当初选中这座房子,正是看中了它紧靠着墓地呀!瞧瞧,墓地象花圃,似公园,美丽又安静,那周围的房子行情看涨,打着灯笼都难找呢!

是啊,德国本来就没有“风水”一说。房屋不讲座向,大门不分西东。许多人买地置房偏偏热衷于往墓地靠,还美其名曰“有世上最好的邻居”,并以此为炫耀。如果卖房,这一点也作为优势,特别向买主推荐,丝毫不觉有何不妥。当初我们卖房时就碰到过这种事。

卖主楼上楼下、房前院后地引领我们参观,庭院漂亮,房子宽敞,价格也挺合适。正有点儿动心,卖主又介绍了:“这房子天时地利人和。你们看看,对面就是墓地,多美呀!”紧接着,他按德国思维滔滔不绝地对我们大讲一通紧靠着墓地的种种好处。不像是卖房,倒像是卖墓地,叫我们大开眼界: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卖房子的!

对数字,德国人同样没忌讳。

“4”在香港、台湾及中国大陆部分地区,是个叫人忌讳也唯恐避之不及的数字,可在德国,偏偏挺受欢迎。因为德语里“4”跟“多”同音。德国人似乎不懂得对数字挑三拣四,申请车牌,安装电话,轮到哪个算哪个。倒是对中国人花天文价去争购一嘟噜葡萄似的“8”,不少德国人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理喻:“8”有什么好?既不算最大,也不属最小,而且还跟德语里的“注意”、“留神”同音。即便是中文,听上去也像开枪射击,干吗花那么多钱去买“警告”,受“枪击”?

在德国,看见车牌号或电话号冰糖葫芦似的串着一溜儿“8”,不用问,十有八九是中国人的。不过在当地人眼里,那既不象征身份,也不表明财力,因为申请这样的号码不难也不贵,只要多交几十欧元“愿望费”就行。

当然,德国人并非百分之百没忌讳。比如送礼物时把价格留在礼品上,指点东西时伸着中指,四人握手时十字交叉……在他们看来,都是犯忌的事。可这些“忌讳”并非德国人所独有,欧洲其它国家也如是。难道,德国人就没有自己的“独家忌讳”?我的答案是:当然有!不过,这忌讳一眼看不见,而需要长期慢慢体会。

究竟是什么?——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