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赵淑侠:欧华文坛的拓荒者

在马来西亚第九届世华作协大会(2013)上,我第一次见到敬仰已久的赵淑侠大姐。赵大姐是著作等身的文学大家,又是欧华作协创会会长和永久荣誉会长。如今虽移居美国,仍然非常关心欧华作协的发展。她的事迹太丰富了,她的成就早已列入华文文学史。这里就用《海外华文文学史》主编、原汕头大学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所主任陈贤茂教授的一段评语作为本文开篇:“赵淑侠,一位在海外华文文坛上驰骋数十年的独行侠,在两岸文学界原无任何渊源,既非文学院系的科班出身,又没有文坛显赫人物给与提携吹捧,也不属于文学界的任何圈子,仅凭自己的毅力、努力和打拼,独闯出了一片天地,并且成为欧洲华文文坛的盟主,这不能不说是文学界的异数……”


高丽娟:土华文化的桥梁

在欧华作协柏林年会(2013)上,我认识了高丽娟。只知道她来自土耳其,是台大中文系科班,当选为欧华作协理事。读过一些资料后,又在电话里采访,才了解到高丽娟有着丰富的经历,她的人生反映着时代的变迁……她是“土耳其通”,堪称沟通土耳其和中华文化的桥梁,还写下许许多多富有知识性和文采的作品。

从觉民到觉醒

高丽娟祖籍福建安溪,远祖在郑成功时代就渡海来到台湾。她出生在台北市木栅。父亲原是木匠,开家具行,后来经营木器批发贸易。家中二子四女,谋生不易,但他把子女的学习抓得很紧,个个都受过高等教育,高丽娟更是佼佼者,在学校所获的各类奖状挂满她家一面墙。她高中考入台湾名校中山女中,一直担任班长。同级的另一班长是台湾电视媒体有名的评论家陈文茜。

70年代台湾放映一部抗日谍报电影《扬子江风云》,主演李丽华,剧情描述地下情报员“长江一号”和同志们在湖北监利出生入死执行“死桥计划”,力阻日军扫除长江水雷障碍,力保“长江180里封锁线”的真实故事。很多学生都为剧情所感动,愿做为国献身的谍报员。高丽娟也不例外,甚至拉着一位同学报考先期招生的警官大学。接着她们又参加了大学联考,那位同学同时被警官大学和政大土耳其语专业录取,不知该如何选择。高丽娟建议说,土耳其语有什么用,学当警官好了。结果那位同学选学了警政,后来做到典狱长。而高丽娟几年后却远嫁土耳其,一辈子与土耳其打交道,想起来真有些好笑,不知道是否上天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男人与女人的秘密

爱情不是你一半,我一半,而是你的100%加上我的另一个100%。男女有别,男女本性也不尽相同,下面五个笑话用诙谐方式,深刻的解读男女的本性。

关于本能

一家专营女性婚姻服务的商店在市中心全新开张,女人们可以直接进去挑选—个心仪的配偶。在店门口立了一面告示牌:—个人只能进去逛—次!店里共有六层楼,随着高度的上升,男人的质量也越高。不过请注意,顾客能在任何一层楼选—个丈夫或者选择上楼,但不能回到以前逛过的楼层……

—个女人来这家店寻找—个老公,一楼写着:这里的男人有工作。女人看也不看就上了第二层楼,二楼写着:这里的男人有工作,而且热爱小孩。女人上了三楼,三楼写着:这里的男人有工作而且热爱小孩,还很帅。哇!她叹道,但仍强迫自己往上爬。四楼:这里的男人有工作,而且热爱小孩。令人窒息的帅,还会帮忙做家务。哇!饶了我吧!女人叫道,我快站不住脚了!接着她仍然爬上了五楼。五楼:这里的男人有工作,而且热爱小孩,令人窒息的帅,还会帮忙做家务,更有强烈的浪漫情怀。女人简直想留在这一层楼,但仍抱着满腹期待走向最高一层。第六楼出现了一面巨大的电子告示板,上面写道:你是这层楼的第123456789位访客,这里不存在任何男人。这层楼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女人有多么不可能取悦。谢谢光临……

西班牙有三棵书树

西班牙有三株怪树,不仅西班牙只有三株,全世界也只有三株。这三株树是用书做成,因此当地人都称它叫“书树”。

书树长在巴塞罗那电影资料馆门前的广场上,由于书树造型别致,艺术氛围浓厚,许多人都喜欢在书树下歇脚聊天。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树笔者自然很好奇,于是走进电影资料馆询问书树的设计者是谁,能否见面聊聊。一位工作人员说,设计者爱德华多正好在资料馆里开会,笔者就堵在门口等爱德华多一结束会议就请他去二楼的咖啡座聊天。

爱德华多告诉笔者,书树是在10年前种下,10年前的他还是巴塞罗那电影学院美术系学生,因为资料馆的电影票很便宜,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来看电影,放暑假时几乎天天要光顾资料馆。但馆前的广场上光秃秃什么都没有,不说和电影资料馆的艺术形象很不匹配,尤其夏日炎炎之际找个阴凉处都没有。

走啊走 钱到手

老裴去年退休了。正儿八经到点儿退,年满六十七岁,不折无扣。但老裴是个自由职业者,退休于他大抵只是形式。说到实际内容,因为老裴一直以来是个自由职业者,退休金很不可观。所以,老裴每天照旧忙乎,连周末的两天也得有一天工作。而且,老裴干的活很特殊,至少我是这么看。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走路赚钱,老裴靠走路挣他的面包:他每周几次带人走路,带那些能自己走路的人(肢体健全,无行动障碍)走路。

我这样说下去,恐怕说到下一个世纪也说不明白。简单的说吧,从前些年开始,欧美国家兴起了一种奇怪的运动,叫什么Nordic Walking。好好的人,有健全的腿脚,走路却双手执杖,以一副滑雪的架式四肢全不闲着,脚下黄土飞扬。据说是芬兰人搞出来的,为了帮助滑雪运动员在无雪可滑的季节训练。后来,有好事之徒(其实是有商业头脑的人),把那两根棍拿出来卖。老百姓瞅着稀罕,好玩,忍不住买回家比划。像鲁迅先生所说:这世上原本没人腿脚好好的出门却拄两根棍走路。后来拄棍的人多了,就成了一项运动。是运动就得有组织,有团体,有人教;把那些原来不拄手杖走得好好的人纠集到一块儿,大家一起走,就成了老裴的任务——成了他向人收银子的活计。当然,这是我这么说,人家老裴不这么说。他说:我得教会他们如何正确地走,健康地走,从健康走向更加健康,走向长命百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