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两块草地

在我的眼里有两块草地,时时牵动我的心,特别是在春天的时候。

一块比较小,绿油油的,几乎没有杂草,那是我自己家花园的草地。

我自己家花园的草地是一块略显长方的地皮,刚搬进来的时候光秃秃的,建筑公司的人仅仅简单地平整了一下土地就不管了。我们找了另外的公司整理花园的草地。那家公司运来一卷一卷长好的草皮,象铺地毯一样铺在花园里,嘱咐我们要勤于浇水,经常碾压草地,过了一段时间,铺上的草皮和花园的土地就长在了一起。

一片绿油油厚厚的草地,赤脚走在上边象踩在地毯上一样柔软。那家公司的人特别叮嘱我们,草地也需要护理,除了经常浇水、偶尔施肥外,还要特别注意拔除杂草,否则草地会杂草丛生,不再是最初柔软的绿色地毯。从此,我们就多了一项拔除杂草的工作。


幽意无断绝

chengshi德国始终没有给过我工业国家喧嚣和浮躁、繁华和冷漠、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的感觉。不管春夏或秋冬,映入眼帘的好像仍是几百年前的风光。市政厅还是建市时的那座,教堂还是建成时的那样,市场还如从前一样古老,不必跑出城市就能徜徉在几百年前的青砖路上。在小摊小贩前流连,恍惚间随手挑出的苹果都带着牛顿时期的久远气息,砸到头上就能天眼顿开、灵光再现似的。我喜欢带着孩子穿行在这些场景里,周边荡漾着异国闲情,耳中塞满了异国闲聊,幻想所有人穿回中世纪的服装,屋舍楼宇不必更换,转眼飞渡到古时。德国人要拍古剧省钱呵,根本不用重建一座大观园,任何一座城市都留下大量百年老屋。青苔侵阶,古树遮荫,皆为寻常百姓家。

德国电视上关于色情行业的辩论

pornographie我家房顶上的大锅,任意接收,世界各地上千个电视台,想听什么鸟语都行。我家孩子比较喜欢阿拉伯人唱歌,印度人跳舞,中国的戏曲,美国的儿歌,不一而足。我和老公,偶尔看看各国黄片,听听各国人发嗲,十分有趣。尤其是我,语言模仿力强,有次一时兴起,鹦鹉学舌一一总结,差点没把老公乐背过气去。眼瞅着他快不行了,我威胁道,你别惹我,惹我,我学个意大利式的,保你速死。谁说黄片低级下流?那是你没眼光,放我这,照样成为喜剧片,不亚于“Mr.Bean”那张表情丰富的脸。

德国亲戚乱世相

xiaohai周末,老公妹妹的独生女Michaela(米夏爱拉,昵称米夏)过生日,邀请全家庆贺。今年的生日对她意义重大,在德国,十四岁是个大日子,学校也要统一为这届学生举办Jugendweihe(成人仪式),表示他们从此步入青少年的门槛,不再是小孩子了,犯罪都要承担青少年刑法。

回国给亲友送什么

geschenk有网友发来纸条,问我,到德国去,该买些什么回国送人?我想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回答。说真的,这其实也是我现在的难题。

恰好家里来了位朋友,他经常在中德之间往来穿梭,特能侃,特幽默,说话像相声演员抖包袱,令人捧腹。我问他,对此有什么好主意、好建议?他一下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