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孤独与寂寞

allein-k孤独跟寂寞不是一回事。

孤独是自我世界的一种独处,是自成体系的一种完整状态。所以孤独的人往往表现出一种圆融的高贵。真正的禅者一定是圆融的,曾在印度恒河边冥想的那个王子就是圆融的。道教里,能够达到冥想以至羽化的人们也是圆融的,自然也都是孤独的。所以,孤独是一种完整的状态,没有缺失的遗憾。


性解放到底是啥的解放

lanjing-3我一说“性解放”,十有八九的国人会对我说:中国现在的性已经很解放啦。君不见那满山遍野的鸡,铺天盖地的潜规则,无孔不入的二奶小三……呜呼,原来野鸡小三和潜规则就是咱们国人眼中的性解放。要这么说,那中国的性解放也不是当今才有的了,纵观历史,从帝王将相到文人墨客,哪一个没有一点青楼艳史?从豪门巨富到小商小贩,哪一个没有仨妻俩妾?而且在古人那里,卖淫和纳妾可都是合理合法,如果这就是性解放的话,古时候的中国应该是比偷偷摸摸擖着藏着动不动就被扫黄扫着了的现代人可还要解放得多。

致嫉妒

eifersucht亲爱的嫉妒:有几年没见面了,你都好吗?

你曾是我最亲密、最忠实、最频繁往来、最秘密的朋友。我从未跟人说过你的存在,因为大家都指责你。在所有语言、所有文化、所有智慧、所有宗教中,你都被认为是病态,丑恶,羞耻,被看作最毒的蛇。这些,我从小就知道。人们喋喋不休地这样教导我。然而,这种教育,这种宣传,最终没起任何作用。至少对我来说。在我的情况下,我无法终止你我之间亲密而丑恶的往来。那完全是天生的,在本我之上的一种力量,写在我的遗传密码里。但是,这个神秘的、非我想要的遗传密码,究竟来自何方?不会是我父亲。我相信,他从未嫉妒过人。那就是从我母亲来的,就如谚语说的那样:妈妈肯定是亲生,爸爸则不一定。

名字与称呼

0007039常常有公司德国同事跑来问,一个用拼音写的中国人名字哪个是名,哪个是姓。大多情况下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但有时也颇费猜测。尤其是当名只有一个字的时候,如 Li Wei,实在很难猜测这是李伟、李薇还是魏丽、魏立。不错, 中国人的名字是姓在前名在后,德国人的是名在前姓在后,然而经济全球化和企业国际化使这一原则不再可靠。首先是,在中国有一批了解西方这一习惯的人,为了德国同事的方便,把自己的姓和名按照德国习惯倒写过来。一个叫张子怡的同事,在公司的书信往来中署名不再是Zhang Ziyi,而是Ziyi Zhang。对于不熟悉中国姓名习惯的德国人来说,这确实有所帮助。问题是有那么一批聪明的德国人,他们知道中国人的姓名称呼习惯,姓在前名在后,一个Ziyi Zhang对他们来说就等于姓Ziyi,名张。中国人的好意又帮了倒忙。 所以,很多人都会读到 Sehr geehrter Herr Ziyi 或者Sehr geehrte Frau Ziyi 的邮件。

以色列:像对待孩子一样呵护蔬菜苗

isarel-gemuese以色列是一个陌生而神奇的国度,这里不仅是上帝的故乡和耶稣的诞生地,而且这个沙漠之国创造了现代农业奇迹。事实上,用奇迹来形容以色列农业取得的成就一点都不过分。提到以色列现代沙漠农业,其举世瞩目的滴灌技术令人咂舌。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弹丸小国居然在沙漠上种出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无污染绿色洁净蔬菜,而且还大量出口国外。目前,以色列食品在国际上安全信誉有口皆碑,甚至在食品安全标准非常严格的欧洲也广受欢迎,赢得欧洲“冬季厨房”的美名。2011年8月24日,我有幸飞往以色列,晚上22点降落在特拉维夫国际机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