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在德国学到的

1980年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结识了正在访问美国犹他大学的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细胞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简称: MPI)所长G.Schweiger教授。交谈中,他听说我希望能继续上学深造,就欣然表示乐意接收我到他的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数月后,我踏上了西德国土。那时,我对德国的了解仅限于中学历史教科书和政治课本上那点东西。简言之:知道德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起者和罪魁祸首。二战结束后被分为东、西两个国家,距苏联近的那半边是属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另一半则是帝国主义阵营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西德”。西德是世界上与社会主义阵营对抗的前沿国家。


一场听觉和视觉的盛宴

首届南德华人合唱音乐会散记
自中国、美国、澳洲和德国华人合唱团于2015年7月在法兰克福联诀演出了交响叙事合唱《岁月甘泉》及美国、加拿大、澳洲和德国华人合唱团于2015年12月在威斯巴登成功上演《黄河大合唱》之后,南德6个合唱团于今年11月20日在斯图加特举办了一场丰富多彩的华人合唱音乐会。一百多名业余合唱歌手的联合演出,吸引了几百名中外观众。

首届南德华人合唱音乐会由斯图加特华韵合唱团发起并主办。斯图加特华韵合唱团成立于2008年,60多位团员,是全德成立时间较长、在册人数最多的华人合唱团。合唱团目标是“业余的团体,专业的水平”。经过八年的不懈努力,合唱团的表演不仅成为华人文艺演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在当地德方举办的群众性文化活动中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团长梁忠雄博士说:“要列出我们参加的所有音乐会那会是一个很长的单子。除了常规的音乐会外,今年5月我们荣幸的在斯图加特《德国合唱节》闭幕音乐会上表演,10月又在路德维希堡《世界之声音乐会》合唱。”华韵合唱团正在实践自己的宗旨:“丰富海外华人业余文化生活,向海外观众传播中国音乐”,也为后继成立的华人艺术团体树立了榜样。

我发现了一个城市野人

我家附近风光不错,一侧是美因河,一侧是尼达河,两河流着流着就拥抱到一起了,然后不分你我偏西南而去。河边有小湖、森林、荒野、农田。我常常被树木、花草、野禽“勾引”得忘了回家吃饭!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几天前,我在这里竟发现了一个野人!

德国有野人!而且就在法兰克福!说起来,恐怕没人相信。当地人都知道附近的城市森林有野猪,前几年还跑到学校,把孩子们吓个半死。野人?天方夜谭,你也太八卦了吧!可我确实亲眼看见了呀!不信,就给你慢慢道来。

不过,这里我得先插几句。我这个人向来胆大,且好奇心特强。尽管双睛都有点儿飞蚊症,可还是改不了走到哪里都爱东张西望、刨根问底的“恶习”。近几年还特别喜欢到处拍照,间谍似的。但愿这次小小的发现,能让同胞们知道,这个曾经富得流油、另好多外籍者向往的德国,也有许多倒霉蛋和落迫者啊!

几天前,也就是11月18日,我骑着自行车,沿着尼达河边的水泥小路闲逛。河水在左侧哗哗地唱着,没啥看的。但往右一拐再弯过去,风景就来了!前年在这儿搞了个“纠错工程”,把本来笔直的小路愣是造出个月亮弯,说是为了一种稀少的鱼能够回游产卵。而那被弯进去的地方,犹如一座小小的半岛,不但生长着十几棵大树,还荒草萋萋的显得很原始。人们穿旧鞋走新路,感觉被改造的这里比以前迷人多了。

圣诞 圣诞何时开始

当弱者宽恕强者的弱点,
当强者青眼弱者的力量,
当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
当高嗓门静听哑巴说话,
知道他心里想表达什么,

当大声的小声,
小声的大声,

当重要的变得不重要了,
不重要的变得重要了,

当黑暗里还有一线光明,
给人以安全和明媚憧憬,

这时,啊这时,
圣诞节就开始啦!

鉴赏 令人心灵震撼的质问

蓝颜也是祸水

热门的政治话题是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翻出这篇几个月前写的历史八卦,这卦是一个被八了快500年的老卦。说的还是那个千年才出一个的女王大帝——伊丽莎白一世。说她是女王,倒不如说是千年女妖,她在世俗政治中的智慧胜过所罗门。英雄难过美人关,女英雌不也同样吗?兼有财富美貌、权势的女人,如果还想拥有爱情,上帝能同意吗?但女王基本获得了人世间极致的荣华富贵,也获得了真挚友情与爱情。她与忠臣西塞尔的友谊,与青梅竹马的罗伯特的一世情,給我们后代人留下了很多思考。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