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红色经典 谢绝拍照

要说也怪,北京那一直蓝蓝的天,偏偏在我们要去“红色经典”那天变得浓云密布,还哗哗地扯起了雨丝。一般不怎么堵车的五环,也不通人情地一步三挪。幸好我们出门早,那“四十多年前”的餐桌还不至于因为我们的迟到而没有了着落。


谁之过

猪流感,又改成了甲型H1N1,总之猪是躲过去了,日渐衰落的猪价也开始回升,但人还是被流感困扰着,怨猪的时候众人所指的是不会说话的畜生,大不了杀了,不然它们也是人们的腹中之物,只是早晚而已。但怨人就不同,全国整出那么两三位,这众目睽睽的,一夜间本名不见经传的几个留学生,被网络媒体渲染的声名狼藉,一个小小的感冒,竟然被拉上了十三亿人的道德法庭。本人道歉,年迈的老父亲哽咽着向全国人民道歉。怨吗?全国人民被他们几个折腾

莱茵河畔的康乃馨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来到德国,似乎为了神秘的异乡风情,似乎为了执著的流浪情怀,似乎又为了激扬的追梦青春。总之,来得很坚定,走得很洒脱。

但我实在很清楚知道自己怎麽来到遥远的德国,这次答案不用“似乎”了。我父母两人辛辛苦苦,用每月并不宽裕的收入供我上学,供自己唯一的女儿来到了连时差都差6个小时的德国。

你骂谁

自从我买了电脑以後,已经很少去大学的计算机中心了。

那天正好在食堂吃过饭没什么事,下午的课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去那儿打发时间。临走前想去趟厕所,可等我方便完了才发现厕所里手纸没了,我没当回事,学生多,也许中午手纸就用完了。我拿出自己的备用纸巾,心里庆幸了一下。

流浪欧罗巴

虽然在欧洲生活,远离故乡,我并不感到寂寞。在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同胞,听到乡音。

八月份我去了苏格兰,看到一群群、一个个中国人从我身边走过,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携妻带子。街头上有中国艺术家在弹奏乐器,那麽熟稔的曲调。我坐在别人的大草坪上,看着起飞的鸽子,看着远处山上的城堡,内心有一股亲切,但也有一些悲凉。我是个在欧洲大陆流浪了十年的中国人,在这又有多少像我一样流浪的中国同胞?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