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儿童生活

德国还会有爱因斯坦?

比起钟道然《我不原谅》里所描述的,德国的孩子们可谓太自由了——寒假﹑暑假﹑春假﹑秋假﹑复活节假﹑圣诞节假,凡与耶酥和玛丽亚有关的一切节假日,每年绝对不少于三个月,还不算周末两天。连德国人自己都说:“今天学了的,放完假就全忘了。”

我们楼群里大约有二十个孩子。他们没有象中国那样多的繁重的家庭作业,没有老想包办代替的虎爸和虎妈。尽管儿童生育费很高,鼓励多生子女,生一个孩子还给父母算三年工龄。但除了亚洲非洲知识不高的家庭子女多之外,德国人和其他国家的移民并不喜欢多生子女,所以才以高优厚的福利鼓励又鼓励,却仍旧鼓励不动。

家长普遍对孩子都太放松,只见已上小学的孩子们整天在外玩耍欢乐,从早大呼小叫地玩到晚;上中学和高中的又自有他们玩乐的去处。我常对海曼说:“太紧了不好,太松了也不好。他们大了以后还能做什么呢?是否都会象父母一样悠哉闲哉地过日子?只觉得惟有这样才舒坦?”

总之,在社会恶俗影响下,能够知道多看好书、努力上进的孩子实在不多。更别说能够独立思考﹑有自己见解﹑有特殊才能的孩子了。而这种青年在德国是不会被埋没的,关键就是太少。

如果德国的一半人口都属于低工资﹑低退休金的穷人阶层,如果他们的父母、爷爷和奶奶也属于这种阶层,如果这一半人口的知识水平普遍都很低、都没上进心,你能指望他们的孩子不蹈父母的复辙?而没有上进心的家长们,他们为何灰心丧气?仍旧与失业大潮太有关系。多年来,由低工资降为不超过四百欧元临时工的工资,老板几乎无税可上。美国是员工(无居留的黑工也一样)自己报税,员工报了,你老板不报;或员工如实报了,你老板却不如实,老板要受大罚。这聪明合理又简单的报税制度,无奈德国就是不学,还总是嚷“国库空了!”

德国第二大党SPD无论怎样呼吁铲除这临时工的工资,无奈就是通不过。甚至很多人远挣不到四百,每月只挣三、二百也有。400欧元工资给国家上那一丁点税,一个人必须干340年才能得到刚够社会救济金的生活水平。当家长无望地见不到好前景时,他们的儿女如何会乐观起来?家长是否会有心情鼓励儿女上进努力?若从小就过惯了父母安排的日子,便觉得是天经地义,就总想这么过。在钱的多少上,他们倒很想得开,他们并不觉得自己不幸福。但,还会有著名的科学家出现吗?还会有爱因斯坦吗?实在茫然。

温家宝曾对德国总理梅克尔说:“你们不应该有这么高的福利。既然国家赤字那么高,就应大大销减福利。”然而,德国政府生怕因不能保障人民基本生活而引起全国内乱。如果象中国那样每年有上万起内乱的话。可是这种保障能维持多久呢?这倒是德国人忧心的事。  写于2013.7.26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