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儿童生活

路边的野花

小时候,蹦蹦跳跳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喜欢东张西望,常常停下脚步采摘路边五颜六色的野花,用草叶扎成一束,高高兴兴地拿回家去。

逐渐长大后,走在路上盯着前方目不斜视,很少东张西望,对路边的野花视而不见,更不会采摘。现在人到中年,碌碌奔波于公司和家庭之间,更是完全忘记了野花。前一阵偶尔忙里偷闲出门走走看看的时候,才恍然重新发现路边的野花,惊觉她们开得如斯绚烂。

那是六月中的一个星期天,我们来到阿尔卑斯山,参观过帕特纳赫峡谷(Partnachklamm)的自然奇观后,开始攀登楚格峰旁海拔近一千三百米的山峰Eckbauer。狭窄的山路,一边是嶙峋的山石,在峭壁石缝中扎根生长的树木;一边是原木栏杆,旁边是平缓的山坡或者陡峭的山谷。山路,有的是人工修整的,稍微平坦。更多的是天然小路,崎岖蜿蜒,迂回向上。路边山上随处挺立着高大笔直的松树杉树和不知名的树木,给巍峨的大山穿上深浅不一的绿衣。时近中午,阳光极好,可是走在浓荫覆盖的山路上,一点也感觉不到炎热,相反微风习习,令人尘俗皆忘。

眺望山颠,即使是六月,山顶上也覆盖着白雪,在阳光下静静地闪耀。丝丝缕缕的白云慢慢悠悠地漂浮着,给巍然耸立的高山增添一丝柔美。远离万丈红尘,大山里静得可以听到白云和大山的缠绵细语。皑皑白雪,柔柔白云,一个冷静端庄,一个轻盈若梦,两位白玉美人依偎在大山旁,引人浮想联翩。

走得累了,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片刻,回望来时路,树木掩映已不可见。展望前途山路,弯弯难以及远。收回目光注目身边,山路旁一片青翠的绿上面一层疏淡的白,仿佛天上的白云漂浮在绿草上。一簇簇细细碎碎的小白花婷婷地立着,样子像极了老家的韭菜花,可是没有韭菜特有的味道,手掌样宽宽的叶片也和韭菜细长的叶子完全不同。素净的白花没有鲜艳的色彩,没有特别的香味,如果不是坐下来休息,不是她的样子那么像曾经熟悉的韭菜花,也许我根本不会留意到她的存在。

再次上路时,不自觉地低头注目山路旁树荫下。这里一片绿色的植物,硕大的叶子圆圆的,颇有荷叶的风韵。那里一串串紫色的小铃铛,在微风中叮当作响。继而眼前一亮,一种小黄花进入眼帘,让我惊喜不已。那是故乡称为“叶儿衣”的野花,榆叶样的叶片,细细的茎秆,五片小小的花瓣是一颗颗小小的星星在碧草中眨眼。是谁偷偷摘下天上的星星,再调皮地染成金黄色撒落草丛呢?

前边走到一处开阔的山谷,一大片茂盛的草地,草地上开满了我的“韭菜花”和“叶儿衣”,金灿灿,银闪闪,金黄和银白和谐地交织在一起。金银滩,阿尔卑斯山的金银滩!瞬间那熟悉的旋律响起。在阿尔卑斯山的山谷里,在和青海相隔万里的遥远地方,“韭菜花”和“叶儿衣”唱响《在那遥远的地方》。而卓玛姑娘,她莫非正躲在山谷的角落里准备出其不意地挥起鞭子?还有那行吟的歌者,他又在哪里呢?

 “妈咪,我好累,还有多远呀?”,看着那片阿尔卑斯山的金银滩心醉神驰间,阳光王子突然走过来紧紧地拖住我的胳膊,拉我回到现实世界。

“妈咪也不知道还有多远,我们慢慢走好了。出来玩,是为了到想去的地方,没错,但是也是为了看看路上的风景,不要只顾着赶路。你看这路边的野花,这么漂亮的一大片,在城市里看不到呢。多看看花,就不觉得累了。”

“妈咪,我走不动了!”阳光王子有气无力地歪着头,依然把半个身子压到我的胳膊上。

“实在累了,我们歇一歇,到前边找条长椅休息一下。”看着疲累的阳光王子,不忍心再说什么。

不远处正有一张长椅空着,我们坐下来休息,可是调皮王子屁股上长刺一样坐不住,自己追着同行的人们往前走,于是留下先生陪伴阳光王子,我起身追赶调皮王子。

调皮王子快步而行,我奋力紧赶追上去,一把拉住调皮王子的手。“来,拉住妈咪的手,我们一起走。快看,前边这片草地多漂亮啊!开满五颜六色的花,你看看都有什么颜色呢?”

“红色,黄色,白色,紫色。哦,那边还有蓝色的!这么多颜色!”调皮王子抬头仔细地看着草地上的野花,眉毛微微上扬。

“不错,你看得很仔细!你再看看,同一种颜色的花,颜色深浅一样吗?花瓣一样吗?”

“妈咪,颜色深浅不一样,有的深,有的浅。花瓣也不一样,有的圆,有的长。”调皮王子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草地。

“对,你看,这种白花细细长长,很像圣诞节装饰的星星。那边紫色的野花是一个个小花球,旁边的黄花像一把小伞。好看吧?”

“真好看。”调皮王子边说边采下一朵白花,“妈咪,送你一颗星星!”

“这真是世界上最美的星星,谢谢你,我的宝贝!”看着手里的星星唇角漾开,再看看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年,他真的是昨天那个柔弱无助的小婴儿吗?我,我也一心赶路,走得太快了吗?

“来,让我们慢慢走,别走太快了,多看看路边的野花。要不然,你什么都看不见,也不能送这么美的礼物给妈咪了。妈咪好喜欢你的礼物哦!”

“妈咪,我还要送更多的礼物给你!”调皮王子使劲儿点头。

顺着曲折的山路盘旋向上,迎面走过下山的人们,知道离目的地不远了,调皮王子挣脱妈咪的手,兴奋地往前奔去。

低头往下面的山路望去,阳光王子和先生正在某处慢慢攀登吧。向前看,调皮王子已经沿着一条羊肠小路向山顶走去。小路的两遍开满了白色的“韭菜花”,密密麻麻地汇成一片白色的花海。

静心沉气踏上那窄窄的小路,走向那盛开的野花,白色的花海。我要用眼睛采下路边的野花,在心里扎成一束花,带回家插在客厅里。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