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儿童生活

熬 菜

在国外生活很久了,不经意在语言上、思维上、处事方式上有了细微的改变,不可避免地沾染一些洋气。在入乡随俗的同时,刻意保持故乡的一些风俗习惯,所以在离开家乡好多年后,仍然保留一些土气。土气和洋气兼具一身,在圣诞节特别察觉到这一点。在这个很洋气的节日里,我们喜欢吃的不是西方的烤鹅烤鸭,不是中式的大鱼大肉,而是老家最普通的熬菜。即使我在国外出生的两位王子,平常对中餐西餐同样喜欢,可是在圣诞节最渴望吃到的,竟也是熬菜,这种最土气不过的菜肴。

和往年一样,我们今年也是在父母那里过节。早已各自成家的姐弟们,分处不同行业。平常各忙各的,难得同时聚首,一年中唯有圣诞节大家同时休息,携带各自小家庭的亲友回到父母处一起庆祝圣诞。为了减轻母亲负担,每人都会带几样菜肴、点心过去。

和往年一样,过节的准备工作琐碎繁杂,总是要拖到最后一刻才能把一份份礼物包好,把一盒盒点心装妥,把一样样生食熟食分门别类装入合适的器皿。圣诞夜傍晚,我匆匆忙忙地进进出出,一趟趟把满满当当的盒子、袋子、盘子搬到汽车后备箱,催促先生和孩子赶快上车。

坐进车中,督促孩子扎好安全带。先生发动引擎,车灯倏然亮起,汽车缓缓退出车库,遥控关上车库门,这才靠在椅背上松了一口气,默默注视车灯投下的光束,心中暗想:节日开始了。又是一年,好快,好快……

“妈咪,今天也有熬菜吃吧?”阳光王子不无担心的声音把我从冥想中拉回。

“当然有,姥娘一定会熬一大锅,管你吃饱,还可以带回家来,明天继续吃。你喜欢吃熬菜?”我明知故问。

“圣诞节我最喜欢吃熬菜了!妈咪,你会做熬菜吗?你为什么不做给我们吃呢?”

“妈咪从小吃熬菜,怎么可能不会做呢?冬天天冷的时候,熬一大锅菜,热热的,烫烫的,加上松松软软的馒头,吃下去好舒服。可是做熬菜需要时间,做少了不划算。你看姥娘平常也不做,只有过圣诞节、新年、春节这样热闹的节日,来的人多,姥娘才做呢。”

“妈咪,你给我们说说怎么做熬菜吧。”调皮王子插话说。

“熬菜用的主要材料不同,有好多种,妈咪小时候最常见的有冬瓜有白菜。这里白菜多冬瓜很少,姥娘熬菜都是用白菜。

熬菜需要时间很长,很多东西要准备,先要把洗好的白菜叶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烧开一锅水煮一煮,去掉白菜的生气。需要宽宽的粉条,这种粉条和细细的粉丝不同,吃起来很劲道。在这里买不到这种粉条,要从老家带过来。粉条也要先煮过。然后还要猪肉,要有肥有瘦的肉,先在水里煮过,捞起来,切成片,另外拿一个小锅放油放佐料慢慢炖,炖烂入味。另外,还要准备油炸豆腐,买回来的豆腐切成三角片,在水里泡过,去掉豆腥味,再炸成油豆腐。这样最主要的材料:白菜,粉条,豆腐和肉,就准备好了。用一个大锅把白菜、粉条和油豆腐慢慢熬慢慢炖,最后再把另外炖好的肉加进去,尝尝咸淡,放上绿绿的香菜叶,就可以盛来吃了。

你看,单是准备这些东西就要半天功夫呢,另外还要发面蒸馒头花卷。所以妈咪平常没有时间做,有时候给你们做简单的熬番茄青瓜吃,那也算熬菜的一种,做起来比较简单。现在说这么多,你们也记不住,以后妈咪教你们熬菜。”

“你小时候常吃熬菜吗?”调皮王子追问。

“妈咪小时候冬天常吃熬菜。你们说的白菜熬菜,过春节天天中午都会吃。春节是中国的新年,和这里的圣诞节一样,是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大家过节不工作,会趁这段时间看望亲戚朋友,天天家里有客人来,中午熬一大锅菜吃。姥娘熬菜,妈咪坐在旁边烧火,棉花秸劈劈啪啪发出轻微的响声,通红的火苗窜出灶膛,锅盖边缘冒出丝丝热气,熬菜的香味随着热气飘散。很特别的香味。老家过年家家熬菜,可是姥娘的熬菜和别家的味道不同,吃过的人都伸大拇指夸,说是吃过味道最好的熬菜。知道为什么吗?”我故意停下来卖个关子。

“不知道,妈咪你快说吧。”阳光王子心急地催促。

“那是因为姥娘用自己特别腌制的醋调味,炖好的肉味道就是和别人家不一样。”猛抬头,目的地已经在望。“别问啦,到了,一会儿你们就能吃到姥娘的熬菜了。”

把各种东西搬下车,来到房间放好,一通忙乱的招呼交换礼物,惊讶地发现,有段时间没见的孩子长得更高更大了,长成英俊少年端庄少女,中年人或多或少增添了意料中的白发,而老一辈似乎更见老态分外惊心。

母亲和姐姐在厨房忙碌着,一盘盘菜肴端上桌,一个个杯子斟满,大家分三桌落座,举杯敬酒祝福,一年一度人员最齐的家庭聚会开始了。

我和几个孩子坐在旁边一桌,看看满满一桌东西,孩子们简直不知道吃什么了,炸得香香酥酥的鸭子吃两块,肥而不腻的蹄膀尝两口,色香味俱佳的清蒸鱼戳两筷子,最受欢迎的是妈咪亲手做的的鲜竹卷,那是他们爱吃的,一块块色泽金黄,外皮焦酥,内馅可口,吃到嘴里眉飞色舞,连连要求妈咪要经常做。

一边吃,一边夸,眼睛一边瞅着厨房,妈咪心里明白他们等什么呢,索性起身到厨房,拿起大勺子盛了满满一汤盆熬菜端出来。

两个孩子看到妈咪把熬菜放到桌上,立刻把自己的小碗伸过来。每人一碗。阳光王子最爱吃豆腐,为他多盛几块豆腐。调皮王子喜欢用花卷蘸菜汤吃,多给他一些汤。阳光王子夹起豆腐塞到嘴里,马上又张开嘴巴,大叫“好烫!”。

“你慢点吃吧,没人和你抢。这里一大盆,厨房里还有一大锅呢。”妈咪让他宽心的话效果不大,阳光王子依然大口大口地吃熬菜,来不及细嚼就吞下去。

调皮王子把花卷掰开,掰成一小块一小块,泡在汤里,用勺子挖着吃。

妈咪自己也盛一碗,就着花卷慢慢品味熬菜的味道和小时候可有不同。

一会儿,姥娘从另外一桌走过来,立在旁边看两个最小的孙辈吃熬菜,笑着问可好吃吗?两个孩子顾不上说话,只是猛点头。吃完一碗还要,姥娘亲自给他们盛。

趁这个空档,阳光王子说,“姥娘,你的熬菜最最好吃了!”调皮王子不甘落后,竖起拇指说,“最最最好吃了!”姥娘笑得额头舒展眼角皱纹加深, “好吃多吃一点,等一会儿让你妈妈给你们再带回去,明天接着吃。”

饭后,大家聚在一起吃水果尝点心聊天,谈天说地,问长问短。时间很快过去,告别出门时,母亲没忘端出一盆熬菜来让我们带回去。

回家路上,阳光王子几次提醒父亲开慢一点稳一点,“后备箱里有熬菜,明天还吃熬菜!”边说边咂嘴,恨不得马上再来一碗的样子。

妈咪好笑抬头,透过后视镜,看着后边嘴馋的孩子。收回目光,注视前边,一束灯光照亮前边的道路。

多年后,他们不一定能够学会自己做熬菜,知道怎么做也不一定真的自己动手做,但是他们或许因此会牢牢记住姥娘,在圣诞节格外想起姥娘,想起他们吃过的姥娘做的熬菜。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