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儿童生活

明月伴我行

墨蓝墨蓝的天空,高远深邃,晴朗的夜晚没有一丝云彩,也看不见眨眼的星星。一轮丰满到近乎完美的明月高挂天空,把清冷的月光洒向人间。

寒冷的冬夜加班晚归,没有其他乘客,只有我一个人不耐烦地站在马路边等车,目光漫无目的地投向路边日常见惯的两棵大树。光秃秃的枝条悄然独立,盘旋斜逸的枝干上尚有残雪,旁边空旷的草地上的积雪反射着幽幽白光。猛抬头透过枝条的缝隙,看到一轮明月,好像阴历十五左右的样子。不禁上前几步,走到空旷的地方仔细仰望明月。

明月,月光,一向对我具有莫大的吸引力,可是生活于现代化的都市,整天奔走于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之间,有多久没有好好抬头看看明月了?

向前走两步,仿佛想要离得更近一些、看得更清楚一点似的。天上的一轮明月跟着我的脚步,向前,再向前……不禁哑然莞尔,想起儿时发现月亮跟人走的经历。继续向前走,向前走,明月也伴随我向前,向前。


向前跑,向前跑,月光下小女孩奔跑着,一路向前。

淡蓝的天空,月明星稀。冰盘似的明月高悬空中,皎洁的月光慈祥地抚摸着一片小树林,看着在斑驳的树影里嬉闹的孩子们微笑。三、五个孩子在村外的小树林里,手上提着一盏小小的简易灯笼,散布在林中,有的照向树根,看有没有蝉蛹即将钻出地面的迹象;有的照向树身,看枝干上有没有蝉蛹蜕变留下的蝉蜕。一会儿有人趴到地上挖,一会儿有人爬到树上找,这里的欢呼还没有消散,那里已经有人高兴得跳起来。随着孩子们的脚步走向不同的方向,是谁最先发现月亮跟他走呢?其他孩子半信半疑地散开来,走向不同的方向,纷纷说月亮是跟着自己走的。于是,一场争论开始了。

争论没有结果,赌气离开伙伴们想跑得远一点,看看月亮到底跟谁走。迎着微风,独自跑向通往邻村的道路。路旁收割过的麦田里,秋庄稼还没有长起来,只剩下短短的麦茬,泛着微黄的光泽。玉米却长得正好,墨绿的叶子在月光下变成近乎全黑的颜色,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低矮的棉田里开满了花朵,在月光下却难以分辨花朵的颜色。跑啊跑,呼吸着农田的气息,呼吸着青草的味道,在乡间的土路上奔跑,在月光下奔跑,一头短发随风飘起来,飘起来。

一边跑一边抬头看月亮,月亮也跟着我一起跑。不论我跑多么快,月亮都能不紧不慢地跟上我。终于跑累了,放慢脚步,月亮好像也累了,悄悄把隐形的脚步放缓。

抬头仰望,高挂空中的月亮好像一面圆圆的镜子,清晰明亮,一览无余,却又那么神秘。大约月亮上住着神仙吧?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却对我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能够从容地跟着我。月亮上写满了秘密吧?神仙用一枝看不见的笔,写下我不知道的秘密,我看不见的秘密。什么时候我能够读懂就好了。怀着疑问转身回家,月亮跟在身后,把小小的身影投射到路上。

向前走,折回头,月光下十多岁的少女,轻抚长发,徘徊又徘徊。


中秋节的晚上,放下折磨人的外文课本,悄立窗前,面向东方,灰暗的天空看不见月光。是林立的高楼阻挡了月亮的脚步吗?今晚可会有月光照耀天涯,抚慰我心?

回头打量四周,窗前的写字台,墙边的书架,远处靠近门口的床,屋顶的吊灯,窗台上的鲜花,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这一切和故乡的小院是那么的不同。目光扫过写字台上摊开的书本,厚厚又沉重的书本,写满缓慢又沉重的脚步,让曾在故乡轻盈跳跃的足迹成为往事,只能追忆。

故乡,故乡,故乡的月亮爬上墙头的时候,可曾在空旷的小院里寻找我的影子?故乡的同伴们吃月饼的时候,可曾想起我?在玩闹一天后,同伴们这时候应当进入梦乡了吧,他们可会梦到我,梦到远在天边的我?

仿佛想要打开通往旧日同伴梦乡的门似的,不自觉地打开落地窗,来到阳台上。抬头四望,左边是隔开的邻居的阳台,右边是隔壁高楼的墙壁,前面是连接两幢大楼的空中花园,低几层楼,隔得远了,闻不到花香,也看不清花影。

在阳台上辗转徘徊,眺望东方,看不到故乡,看不到月光。月亮,月亮的脚步终久跟不上我了吗?啊,不,不!在对面的高楼上探出头来的,那不正是月亮吗?!心中狂喜,明月,我的老朋友,你终于来看望我了!我变了好多,不再是那个在乡间奔跑的小女孩了,那个曾经短发飞扬的小女孩。如今把长发留起,细细密密的长发,安安静静地披落肩头。静静的阳台上,没有一丝风儿来把长发吹起。

月亮一点点升高,月光渐次移动照耀阳台,莹白的月光似乎失去了儿时的皎洁,显得疏离,带着寒意。

一会儿时间,月亮爬过高楼,移到另外一边去了,抛下我一个人独立阳台,注视暗淡的天空,无月可赏,也不肯去休息。

向前开,向前开,月光下年轻的职业女性驾车,一路向前。

弯弯曲曲的乡间公路,一边是放牧的草地,夜间显得空旷;一边是农田,低矮的农作物还没有长高。暮春的深夜,微风从半开的窗口吹进来,送来野花的香味,带来青草的气息,吹动一缕发丝轻扬。墨黑的天幕上,疏疏朗朗地缀着闪亮的钻石,小颗眨眼的是不知名的星星,硕大的是一轮明月。

工作一段时间后,第一次独自处理一个个案,深夜才结束工作开车回家。路上车辆不多,有明月相伴却不觉得孤单。嗅着花香轻轻哼歌,月光和我一唱一和。驾车向前开,前面进入山区开始爬山,抿紧嘴唇双眼,盯着险峻的山路。夜里开车和白天不同,不能大意。顺着山势,左弯右转,右弯左转。开出山区,前面又是一片平野,月光照耀下的平野,清朗月光照亮我前进的道路。


向前走,向前走,月光下有情人执手漫步沙滩,缓缓向前。

哗,哗,大西洋的海水不停地拍打堤岸,远方一个个浪头撞击礁石,近处一片片潮水冲上沙滩。哗,哗,海水吟唱一首歌,亘古以来同一首歌。

悠远的夜空中,一轮明月被轻纱般的云彩掩映着,朦胧的月光洒满沙滩,温柔又朦胧。月光下,沙滩上,走来一对相依相偎的身影。猛烈的海风不解风情,毫不温柔地吹得女子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男子徒劳地伸手帮忙整理。女子笑了,看着男子的双眼微笑低头,挽紧男子的手臂迎风走去。每走一步,度假穿的简易凉鞋都陷在软软的沙子里。夜晚,在海风的吹拂下,沙子不再像正午一般烫脚,而是温温的,暖暖的。二人含笑拔出脚来,慢慢向前走去。

温热的沙滩上留下两双并排的脚印,朦胧的月光温柔地目送一双身影走远。


向前走,再回头,清冷的月光下,中年妇人独自在等公车。

再回头,遥望明月,近乎完美丰满的明月照耀人到中年的我,青丝悄悄夹杂了白发,眼角暗暗写下岁月的沧桑。对人生不再疑问,不再迷茫,月亮上的秘密,关于我人生的秘密,一半已经解密,剩下的一半,我并不急于知晓。

再回头,童年的明月是一弯月牙,正如尚未开始的人生那么神秘,那么未知,但是充满活力,充满希望。

再回头,少年的明月是逐渐成长的明月,写满成长的痛苦,成长的迷惘。

再回头,青年的明月是日渐丰满的明月,是收获的喜悦,是成熟的吟唱。

再回头,仰望中年的明月,明月不再是一面光洁的镜子,随着我脚步的移动,仿佛有足迹刻在了明月上。那足迹隐藏在月光中,静静地等待我回头。

再回头,明白一弯月牙会长成一轮明月。

再回头,明白一轮明月终会渐渐残缺。

再回头,公车来了,上车坐下,公车开动,看不见窗外的明月。但是我知道,见或不见,明月会伴我前行,一路前行。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