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儿童生活

夏日香气

人生的很多日子是一滴水,无色无味,倒入一杯水中便再也难以分辨。另外一些日子是一杯酒,喝下会痛苦,会欢笑,会流泪,会唱歌。还有一些日子是空气,无法触摸,无法紧握,然而确实存在的空气,空气中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

想起那个夏日的时候,青青微微闭上眼睛,让凉爽的海风吹拂面颊,让淡淡的香气充盈心胸。夏日午后,身穿一件舒适的紫色连衣裙,手拿一本书,青青走出旅馆房间,抬头看看天空,一片明净的湛蓝无边无际,几缕淡到透明的白纱自在游走。小院里没有其他人,她走到阳伞下的小桌旁坐下来,手中的书放到桌子上,打开来翻到上午看到的地方。

好奇的微风探头过来,沙沙地翻动书页。她注视蝴蝶般翩飞的书页,唇角漾起一丝笑意。原来大西洋也喜欢散文呢,马上派遣海风来接着看上午看到的文章。

你先看吧,她抬起头闭上眼睛,我要晒晒太阳。移动椅子,坐到阳光下。午后的阳光依然毒辣,可是阵阵海风从大西洋吹过来,丝毫感觉不到炎热。

和上午在沙滩上一样。她闭着眼睛,再次看到细细白白的沙滩,五颜六色的伞花。一把蓝色的阳伞撑开来,她坐在毛巾上看书,海风吹过来翻动书页。看完一篇,她抬起头注视前方。前方,细细白白的沙滩低凹下去,伸展开来铺到海里。依稀看到先生站在浅水里盯着两个孩子戏水。中午涨潮了,蔚蓝的海水卷起一道道水墙,推动一个个白色的浪头前赴后继地扑向沙滩。两个孩子趴在玩具冲浪板上冲向浪头,被打翻到海里,再爬起来继续冲向下一个浪头。

强劲的海风吹过来,她的长发在风中飞舞,被海水洗过的空气,湿润润咸乎乎的,隐约带着淡淡的腥气。她侧耳倾听风中可有孩子的欢笑和惊呼。

她眯起眼睛,侧耳倾听大西洋的潮声。隔了两三座楼房,潮声轻微舒缓,似乎大海是一个硕大无比的摇篮在晃动。涨潮时狂暴的大海也有如此温顺的时候,难以想象呢。

睁开眼,打量小院。大街上的人声被前边的房子隔断了,完全听不到嘈杂的声音。矮矮的墙壁环绕小院,隔成一个独立的世界。一棵棵夹竹桃形成一面美丽的花墙,白的如雪,粉的像霞。紫红的三角梅爬满另外一堵墙,密密麻麻的花瓣层层叠叠地遮住绿叶。角落里的两棵木槿开着碗口大的花,猩红的花朵点缀在墨绿的叶片间,微风吹来,恍似热情奔放的少女一身绿裙鬓插红花在翩翩起舞。

心中一动,她翻开李广田的《花潮》。

“昆明有个圆通寺。……有风,花在动,无风,花也潮水一般的动,在阳光照射下,每一个花瓣都有它自己的阴影,就仿佛多少波浪在大海上翻腾。……”

她不自禁地抬头看看周围的花朵,白色的,粉色的,紫红的,猩红的,虽然没有形成波浪似的花潮,但是五彩的花墙也令人迷醉。

她翻动书页继续看下去。

轻微的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悄悄接近。她停顿两秒,继续翻动书页。

韩石山,《女儿的嫁妆》。

“女儿十五岁了,……”

一双小手摸过来,捂向她的眼睛。

“宝宝,别闹了!妈咪看书呢。”她的声音不高,继续看书。

“Mist,(糟糕),你怎么知道是我呢?”身后的男孩说。

“因为我是妈咪。弟弟在哪里呢?”

“我在这里!”另外一个更小一点的男孩突然冒出来。

“你们自己玩一会儿吧,妈咪想看书。”

“你总是要看书,看书!不陪我们玩。”

“等一会儿妈咪陪你们玩。”

她眼睛顺着字迹移动。“这几年,她学业上有多大长进,我不知道,……”

“Hm,(嗯),我们玩什么好呢?”大男孩问弟弟。

“我知道,我知道!”弟弟站在她身后,伸手拉起她鬓边一绺头发,“我给妈咪弄个新发型!”边说边歪头看着手里的头发。

被称为“宝宝”的哥哥,也伸手拿起另外一绺头发,想一想,用手指梳理两下,分成两股,试图绞成辫子。弟弟跑回房间,取来梳子和橡皮筋、发夹,学着妈妈的样子想要把头发夹起来。

两个孩子在身后各拿一绺头发,又拉又拽。

她安然不动,继续看下去。

“别说孩子了,我现在爱和孩子们在一起嬉闹玩耍,又何尝不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呢?”

她停顿一下,若有所思,把书翻开来,倒扣到桌子上。

“来,你们想玩什么?”

“我们想去海边!去海边玩冲浪!上午我们玩得可带劲了!有那么大的浪头,比我还高,我冲上去了!”弟弟边说边比划。

“你被浪头打翻了,搂着肚子叫疼,现在还想去呀?”哥哥不留情面地揭发。

“去海边不行,爸爸在午睡呢。等一会儿还有客人来,我们要在旅馆等他们,然后一起出去吃晚饭。你们运动运动好了,晚上多吃点儿东西。”

“o.k.,妈咪你看我们打拳吧?”

“你们打吧,妈咪看你们练拳。”

两个男孩相对站好,抱拳。弟弟抢先飞起一脚,哥哥慌忙退后闪避,伺机抬脚反击。弟弟避开,出掌。哥哥闪开,拿向弟弟肩头。

两个孩子你来我往,缠斗到一起。她坐在旁边,面露微笑。

阳光移动,短墙的阴影投射到孩子身上。她习惯地抬起手腕,才发现度假没有戴手表,站起来,“我们进去看看几点了,是不是该叫醒爸爸,换衣服准备出去吃饭了。”

拿起书本、梳子,她和孩子走进房间。

换上一套正式的真丝套装,她坐到梳妆台前,两鬓的头发乱蓬蓬的,盯着镜子,仿佛看到两个孩子在身后玩弄头发,唇角上翘,拿起梳子从上往下慢慢梳理长发。

梳妆台旁边是打开的窗户,透过白纱窗帘窗外朦朦胧胧。

哐当一声,门猛然被撞开,小男孩一步跳进来,大男孩随后也冲进来,后边跟着他们的父亲。

她从镜子里看着生命中的三个男人走进来,一步步走近。

猛然打开的门卷起一股风,吹过房间,吹起她的长发,掀起窗纱飘向窗外。

窗外,猩红的木槿颤动。绿衣少女,如云绿鬓,红花轻颤,舞姿翩翩。

明亮的房间里,湿润的空气中,丝丝缕缕的香气萦绕飘浮。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