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生活

捉迷藏

三岁出头儿的小Louis,只要见到我,就往他家的后花园里拽,缠着我一遍一遍地跟他玩儿捉迷藏的游戏。玩儿法再简单不过了,放之四海同一个方子:我背过身儿去,估摸着他已经钻进了那片小树林儿,就咋咋呼呼地开始“找”,嘴上还得着急上火地假装抱怨,为什么一个劲儿地总也找不着!这样的反反复复,真的能满足一个三岁孩子自高而骄傲的心理,让他觉得自己是聪明透顶的老大。

1984年的一天,Braunschweig一个24岁女大学生,准时准点儿接受了牙科医生的检查之后,出了诊所的门儿,从此就再也没有了踪迹。一年以后,电视二台专门帮助寻人及侦破的节目《未解之谜》(XY ungelöst)还大张旗鼓了一番,也没有任何结果。五年之后,警方只能“被迫确认”此人已不在人世,从此吊销了她的户口和一切继续寻找的努力。

几天前的杜塞尔多夫,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一个55岁的女士向警方报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她就是当年那个让全国上下踏破铁鞋的年轻女人。敢情就这一个文弱女子,一厢情愿不声不响的,跟整个德国玩儿一场长达三十一年的捉迷藏!……这在规矩严明、一板一眼的德国日常生活秩序里,原本是绝对不可思议的,简直就是奇迹。小Louis呀,咱都乖乖儿地认输吧,瞧人家这游戏玩的多熟络多彻底,真正的老大在这儿呢!

说了归齐,放眼五洲四海,撇开那些以晃眼障眼为宗旨的什么这个主义那个主意,世道人生,还不就是一场到处都在捉迷藏的游戏嘛!不管先有道还是先有魔,也不管先有的耗子还是先有的猫,只要有心有胆儿,瞅准了目标,把自己的家伙事儿都打扮好了,人前马后的都裹严实了,能声东击西瞒天过海,您就是这一时响当当的赢家。人的命运里要说有真正的攀比,比的原来就是在这股道儿上看谁藏得深,看谁走得远。

也许就因为地上的腌臜越来越多,才有了后来所谓的天网恢恢,才诞生了揭谜解密这么一个高精尖高大上的行当,以尽量扳回平局,尽量保持游戏规则的清明和稳当。

堂堂“大众”,德国汽车工业的招牌,甚至可以说是德国的脸面。自以为是地玩儿一个谎报排放废气量的猫儿腻,结果让美国人溜溜儿地抄了底儿,弄了个一败涂地;世界足联也够风光吧,大盘运作靠的居然都是行贿受贿,刁德一“有奶就是娘”的理论。事情败露之后,弄得下几届大赛都没了准地儿;德国的部长级一层呢,好像特别风行剽窃美德,一个接一个地爆出抄袭丑闻,教育部长丢了乌纱,前任国防部长、这两天又是现任国防部长,走马灯似的出尽了负面风头……

如今再有谁为媒体里丑闻曝光而大惊小怪,恐怕就有点儿太说不过去的天真了。不能说他打小儿从没玩儿过捉迷藏的游戏,只能说他一直都像三岁的小Louis,没有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