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欧洲旅游

黑海明珠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这个位于黑海之滨高加索的年轻小国,1991年从前苏联独立出来,2008年经历了一场战争,才让世人有所了解。格鲁吉亚有绝然世外的孤傲,又有历尽风雨的深沉。当你来到位于格鲁吉亚与俄罗斯边境的Kazbegi山区,漫步于苍茫的高加索山巅之上的时候,才发现任何人类词汇在这气势磅礴的山水面前都太过渺小无力。最近笔者采风走进这个美丽国度……

上帝的后花园

格鲁吉亚连接欧亚大陆,既是进入高加索的锁钥,也是中亚地区最近的出海口。那里既有迷人的海滩,雄伟的高加索雪山,又孕育出结合了东西方特点的艺术文化,因而格鲁吉亚被视作外高加索最有名的度假胜地。当地有这样一个传说:当上帝给各个民族划分土地时,贪杯的格鲁吉亚人因酒醉而酣睡,醒来时土地已分配完毕。格鲁吉亚人央求上帝重新分配,上帝问:你们到底为谁喝得大醉啊?格鲁吉亚人乖巧地回答:“为了上帝您啊。”上帝闻言大喜,便把把私藏的一片最好的土地给了他,格鲁吉亚因此被誉为“上帝的后花园”。

抵达第比利斯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9点10分,坐车抵达住地安顿好,已快10点。人困马乏的,顾不上细聊多看,倒头先睡下。可能因为时差原因,醒时天还没亮,看看表,当地时间还不到凌晨4点。不想起床,静静躺着,听窗外偶尔划过的鸟叫声。楼道里不时传来一阵阵脚步,混夹着低声的俄语,还有行李推过的声音。这样迷迷糊糊躺着,在各种声音的轻轻交响中,度过了我在格鲁吉亚的第一个清晨。

格鲁吉亚位于南北高加索山脉之间,南高加索山又称小高加索山,北高加索山又称大高加索山,国土面积6.9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47%以上。美丽的库拉河从陡峭的峡谷间从西北向东南穿过第比利斯,整座城市沿库拉河两岸展开。

格鲁吉亚文化悠久,山川秀丽雄伟,气候潮湿、温润,植被丰富,西边漫长的黑海海岸线,更是天然的空气调节器。据考证,这种气候最适合葡萄的生长。所以,格鲁吉亚盛产葡萄酒,据说已有至少5000年的酿酒历史。

格鲁吉亚 “四绝”

在这个国度,居家有“三宝”:煤油灯、梯子、土暖气。说到煤油灯,这可是格鲁吉亚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因为在这里停电可说是家常便饭。尤其是冬季,有时一天之内甚至会停上三、四次,大半个国家都笼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为对付停电,一些富足之家及店铺、公司等都安装了小型发电机,而对于寻常百姓来说,蜡烛、煤油灯、手电筒则成了居家过日子的必备品。格鲁吉亚的建筑大部分建于苏联时期,虽都“年迈”,但楼外的雕花等各种装饰仍依稀可辨,精美中透着沧桑。别看格鲁吉亚的房屋外表古旧,房子里的空间却十分敞亮,而且格鲁吉亚人在盖房时,喜欢把屋顶修得特别高。很多人家的屋顶达到3米多高,有些甚至高达4米。究其原因,据说是当地人觉得“房屋高大喘气爽”。不过这样一来,要取一次吊在顶柜里的物品就麻烦了,梯子因此成了每户人家的必备工具。

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纬度与北京大致相同,气候也与北京相似。苏联解体后,市政部门不再向居民提供集中供暖,冬季室内温度常常还不到5度,人们只好自己购置天然气或电暖器来度过漫漫冬夜。

地下浴室:第比利斯的温泉很丰富,据说沙皇瓦赫唐古•戈尔加萨尔在一次狩猎时,打死一只野鸭。野鸭落进一处矿泉里,没想到水是滚烫的,不一会儿鸭子就被烫熟了。第比利斯的老城区至今保留17世纪的硫磺浴室,据说是从中国传入的。这种浴室建在半地下,从远处看像个小碉堡,内部是一个个单间。人们用附近塔博尔山上含有硫磺矿物质的泉水来沐浴,据说疗效不错。

酒席需有“塔马达”:格鲁吉亚以盛产葡萄和葡萄酒闻名于世,是世界公认的葡萄酒的发源地。在现今的世界,举国家家自酿葡萄酒只有格鲁吉亚人,深厚多彩的酒文化源远流长。当地人认为宴席只可上葡萄酒,啤酒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饮啤酒者不得敬酒,也不可碰杯。女子受敬时无需起立,亦可不饮。当地人宴请宾客喜欢用长条桌子,众人分坐两旁,居于上首者被称作“塔马达”,即主持人或酒司令之意,专司席间敬酒、烘托气氛。酒司令一定要有好酒量,也一定要有好口才,只因格鲁吉亚人喝酒善于打“持久战”,一场盛宴少则三、四个小时,长则一日,祝酒辞令便也洋洋洒洒有数十、甚至上百道,内容从爱情事业、先祖后辈、往昔未来,到生老病死无所不包,且不得重复。

格式芭蕾舞:格鲁吉亚人不但在传统节日上跳舞助兴,平时喝酒到兴起时也会来一段。当地舞蹈很有阳刚气质。男舞者穿小领衬衫,外罩长衫,脚蹬黑色长筒软皮靴;女子则穿连衣长裙,配头纱。格鲁吉亚舞的双手动作很少,功夫都在脚上。其中最有“技术含量”的动作,就是以脚尖支撑全身重量来行走,一会似雄鹰飞旋,一会又用双膝跪地,在地上打转复又腾起,动作之花哨令人眼晕。

美丽的第比利斯

“上帝的后花园”里,最不可缺少的就是鲜花的点缀。在第比利斯,花店随处可见,三步一个花摊,五步一个花店,几乎每个地铁站都有多个卖鲜花的摊点。格鲁吉亚收入水平偏低,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格鲁吉亚人对鲜花的钟爱。在第比利斯街头的花店里买一束花少则五、六美元,多则几十美元,但花店门口无论春夏秋冬,都总有人进进出出,这与其它店里的寥寥几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夸张地讲,鲜花在格鲁吉亚人生活中的地位简直可以与牛奶、咸盐和面包相提并论。格鲁吉亚人,再穷也得买鲜花,因为鲜花寄托着他们对生活的憧憬和希望。

好几年过去了,格鲁吉亚大部分的地方,已经看不到任何战争的痕迹。背靠着高加索常年不化的皑皑雪山,西边度假胜地黑海的湿润水气飘来,让这块土地上的鲜花开得尤其艳丽多彩。

格鲁吉亚人显然也为他们的美景感到自豪。

不少旅游书上,都把第比利斯称作“高加索地区最有魅力的城市”。从城市风貌上来说,此言确实不虚。在我看来,第比利斯的美就和这个国家一样,首先胜在地形。就像塞纳河定调了巴黎的格调一样,一条库拉河穿城而过,把第比利斯老城分成了“左岸”与“右岸”。更妙的是,河边就有一座不高不矮的Sololaki山,一路爬山,正是观赏城市景色的绝佳角度。Sololaki山上最显眼的,就是那座通体银白的“格鲁吉亚母亲”雕塑。这是当年为了替换斯大林雕像而修建的。格鲁吉亚母亲像的左手上端了一个“碗”,后一问当地朋友才知道,那个其实不是“碗”,是一个酒杯。寓意嘛,大概就是“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宝剑”。格鲁吉亚人爱喝酒,又产美酒,这种设计倒也算是别具匠心了。

从Sololaki山往下走,可以看到蜿蜒的库拉河,两岸一座座的城堡和教堂尽收眼底,但最显眼的还是两座“玻璃”建筑。一座是跨在库拉河上的大桥,它有着一个漂亮的玻璃穹顶,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耀眼的光,河两岸经过整治,花坛锦簇,街道整洁,已经成为第比利斯最新的“形象工程”。另一座是同样有着玻璃穹顶的总统府—这一建筑花费了将近5亿美元,夜晚时还会变色,尤其富有梦幻色彩。对游客来说,这种大刀阔斧的“旧城改造”带来的是赏心悦目,第比利斯的美丽妖娆一览无余。

基督教发源国

格鲁吉亚是据记载的世界上第三个基督教国家,第一个是它的邻居亚美尼亚。虽然亚美尼亚人会说,格鲁吉亚人之所以皈依基督,纯粹是因为受到了亚美尼亚人的感召,但格鲁吉亚人同样会自豪地宣布,在今天,他们的宗教感情要比亚美尼亚人更为深厚。这一点所言不虚。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都有大量既粗壮又精美—是的,这听上去矛盾但实际上完美结合—的教堂和修道院可以参观,但格鲁吉亚人明显比亚美尼亚人更喜欢在胸口画十字,至于大规模的日常宗教仪式,绝对在格鲁吉亚才能看到。我在格鲁吉亚时,某个周日上午,看见沿首都第比利斯库拉河畔挤满了人群。走近才发现,原来是做礼拜的群众。巍峨的Sioni大教堂是格鲁吉亚东正教大公宗主教驻地,里面人满为患,人多得甚至站到了外面的台阶上,一个个表情严肃地低头祷告。因为东正教的独特规定,女性要戴头巾,男性要脱帽,短裤被严格禁止,因此场面显得更为庄严肃穆。

一直到做礼拜的人散去,我才有机会参观这座东正教的经典建筑。让我触动的,反倒不是那个将基督带到格鲁吉亚的圣徒尼诺的十字架(是这座教堂的镇堂之宝),而是教堂里正进行的一场洗礼。小孩自然不知道洗礼是啥玩意,先是一脸惊恐,然后就一个劲猛哭,尤其是剪头发时,还突然尿了教士一裤子,但在场的人们都洋溢着幸福笑容,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宁静和甜蜜。

在第比利斯,教堂随处可见,游客们追逐的自然都是那些“名胜”。有人仰慕巍峨的圣三一大教堂,虽然城里很多地方都可以抬头见到它的大金顶,可这座后苏联时期的大教堂并不是我的菜;也有人喜欢6世纪遗存下来的Anchiskhati Basilica,小巧玲珑,不远处还有一座可爱的扭曲得像麻花一样的钟楼,每到正点就会有小动物和小木偶出拉弹唱地出来报时。不管审美旨趣如何不同,有一处修道院是不得不去的圣地,位于高加索雄峰下Kazbegi小镇的Tsminda Sameba 教堂。在格鲁吉亚,这个教堂可以说是神一般的存在,已经成为一张名副其实的“国家名片”。

从首都第比利斯出发到Kazbegi,只有250公里左右,大约三小时车程,走的大多是崎岖的山路。这条山路有个威武的名字:军用大道。军用大道从1799年开始修建,共修了64年。

司机沿途让游客在三个地方停留。一是一个叫Ananuri的修道院,临湖而建,风景秀美。二是格鲁吉亚统一200周年纪念墙,一个值得细细玩味的绝佳观景点。三是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的边境线,不过实际上也没法真正走到“边境”那里,只能远远看见格鲁吉亚的国旗在那里飘舞,而俄罗斯的国旗还躲在山的后面。飞驶过粗砺雄壮的军用大道,眼前的Kazbegi小镇像是世外桃源。同行的游客们大多会选择这里的“农家乐”住宿,然后慢慢享受两到三天的徒步生活。我则迫不及待地爬向目的地:Tsminda Sameba 教堂。

这座建于14世纪的教堂本身并不出众,但独特的地理位置赋予它不一般的感觉。我一路闻着6月的野花香向上攀爬,黄的紫的迷人眼睛,渐渐找不到教堂踪影。几近迷失之际,视野突然开朗,像一个探宝之人猛地进入了一个无人知晓的童话仙境:绿色的群山环绕之中,唯独此处形成了一个盆地,盆地里又耸立着几处小小的山峰,教堂就建在这山峰之上。山坡上绿草如茵,牛羊闲适漫步,牧人偎依在大地上,远处就是云雾缭绕的雪山,真正的高天厚土,真正的宗教圣地。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