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早春二月 Mallorca

又是满地的花啊……

……而且,这回还全都是真的!真得让你不敢信。

去年十一月,Pina那满台的康乃馨,曾经让整个剧场都变成了花野;眼前这片真花儿,鲜亮耀眼,还那么松软厚实,又把一片大自然的实实在在,忽悠成了舞台上的那场梦幻。不满足坐在车里看见的一线线流光,便不住地叫停,下了车,又不忍心踩上去,只静静地站在路边儿看,加上四周百分之百的寂静。看得久了,就觉得那花毯正在一步一步漫进心里,悄悄的,先得寸,后进尺,紧接着就是没有商量的铺张,弄得你鼻息里全是清新不说,甚至都能听见野花儿们的吵嚷,不忍不让的叽叽喳喳……闹春,敢情还能这么解释!


琥珀王国立陶宛

立陶宛共和国位于东欧西部,濒临波罗的海东岸的立陶宛,美丽而幽静。在这方圆不足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千百年来居住着善良、热爱和平的立陶宛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立陶宛被德意志帝国占领。1917年俄国接连爆发二月及十月革命,由列宁主导成立苏维埃政权。1918年2月16日立陶宛宣布独立。1939年德苏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后,苏联军事占领立陶宛。1941年德苏战事爆发,德军跨出东普鲁士,迅速占领立陶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立陶宛被苏联吞并。1990年3月再次宣布独立,1991年6月苏联承认其独立地位。立陶宛1387年将天主教立为国教,至今天主教仍是立陶宛的主要宗教。采风走进立陶宛,随处可见的教堂是最值得观看的建筑物,其中1387年兴建的国家大教堂是立陶宛最重要的天主教教堂。此外,还有立陶宛首个巴洛克式教堂卡济米拉斯教堂、圣彼得和圣保罗大教堂,以及考纳斯的圣米哈伊尔教堂等诸多教堂。

琥珀素有“立陶宛的黄金”、“恐龙的黄金”之称。琥珀原为松柏树脂,落地后在数百万年间成为化石。就其演变的时间而言,的确可以与远古前便神秘消失的恐龙媲美。在立陶宛,许多海报和宣传画册上都可以看到庞然大物的恐龙嘴里衔着一块晶莹剔透的黄色琥珀。史料记载,首批到立陶宛定居者在旧石器时代,其中一部分来自维兹拉中游西南地区,他们在这里永久安顿下来,这些人便是最早的立陶宛人。科学家认为,5000万年前这一带曾是一片茂密的森林,由于一时气候变暖,促使松树分泌出大量树脂,树脂落地后聚积在一起,并粘裹住周围的昆虫、植物及动物毛发。尔后,天气突然转冷,随着冰川时期的到来,汹涌而至的海水吞噬了这些凝固的树脂。数千万年的演化,这些树脂终于变成了琥珀。如今风暴过后,人们漫步在海岸边,仍可以信手拈来几块琥珀。

沃邦的魅力 Vauban

位于德国南部边陲的弗莱堡市,是德国环保的首都,绿党的重镇,诞生了德国大、中城市里第一位绿党市长,可见弗莱堡市的绿色重彩之浓郁,其中最绿的就是弗莱堡的沃邦小区。沃邦小区曾作为打造未来美好城市的典范,在上海世博会大出风头,为此不少人对她并不陌生,网上介绍她的文章也很多。作为弗莱堡文化局的中文城市导游,我也是回回打出这块亮牌,向同胞们炫耀着弗莱堡的环保绿色之精华,可是真正地认识沃邦小区,也不过是近年的事情。

几年前,友人从加拿大来到德国,尽地主之谊我们热情询问:“想去那儿看看呀?”他们的回答很令我吃惊:“去沃邦。”

槟城风情

每个去槟城的人,有着不同的理由。商务旅行,因为槟城是个小有名气的电子工业基地;去海滨度假,槟岛西北角的海滩是马六甲海峡的明珠。我是一张白纸,带着最纯洁的无知去感受槟城。犹如古代中国的男子,我对槟城有种掀开新娘头盖前的兴奋。

槟城以小家碧玉的姿势迎接了我,岛上的飞机场是迷你型,只有一个跑道。岛上的乔治镇最古老,名气最大,我们的旅馆就在乔治镇的码头边。不远处的大排档“红园”据说很出名。进去看看,和新加坡的Hawker Center很相似,只是更有华人生活的风情,中心舞台上的歌者唱竟然清一色都是华语歌,从邓丽君到王洛宾的草原情歌,让你恍然如置身中国某南方城市。

沙漠中的不夜城:拉斯维加斯

提到拉斯维加斯(City of Las Vegas),你想到什么?赌博、霓虹、巨星秀,还是让人逛得眼花缭乱的巨型商场?由洛杉矶沿着15号州际公路,往北直行,便可抵达这座身处于内华达沙漠中的不夜城。前不久笔者走进了拉斯维加斯这个美国最大赌城和娱乐城。

拉斯维加斯原本是到加州路上的一个绿洲,周围是一望无尽的沙漠。自从1830年西班牙的探险队发现此地,并将这地方命名为Vegas(丰美的草场)后,这名字一直沿用至今。20世纪初,随联合太平洋铁路通达而逐渐兴起,1905年建市。1931年在美国大萧条时期,为了度过经济难关,内华达州议会通过了赌博合法的议案,拉斯维加斯随即成为了一个赌城。几乎在一夜之间,市区的赌场纷纷成立,拉斯维加斯拥有250家赌场和6万多个“吃角子老虎”,日夜开业,其气派可与欧洲摩纳哥的世界赌城蒙特卡罗相比。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