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法国最美丽的城堡——香博堡

xiang_bo_bao-a香波堡(Chateau de Chambord)是卢瓦尔河谷所有城堡中最宏伟也是最大的一个,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附近的居民常喜欢把它和阴柔的舍侬索堡封为法国古堡里的一王一后,也有人说过,“香波堡真正具有王者风范,不仅在其宏伟的规模和尊贵的气势,而因为他卓然不群,傲然于窠臼之外”。香波堡是法国贵族生活气味最浓厚的地方。这里森林遍地、盛产食材、葡萄酒,法国历代的国王、贵族在此打造一座又一座度假用的狩猎宫殿,甚至还不时举朝迁移至此悉问国政。

香波堡的兴建要归功于文艺复兴时期至高无上的显赫君主弗朗索瓦一世,他从意大利请来艺术大师达·芬奇等人,不遗余力地把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辉煌艺术和建筑风格移植到法国,为法兰西文艺复兴奠定了基础。香波堡被法国人视为国宝,1981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香波古堡长宽各有100多米,气势磅礴。中间是正方形的主堡,两侧为六个圆锥形的巨大角楼。城河环绕四周,背靠大森林,面倚大花园,绿树、鲜花、雕塑和清澈的湖水,给人以极佳的视觉享受。与我国古代皇家园林相似,宫堡是王权的象征,它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炫耀和享受,体现的是华丽夸张的皇家园林风格,是皇权和艺术的完美结合。


召唤心灵的地方:圣托里尼岛

santorini天上的白云与洁白的房屋相辉映,缭绕其间;湛蓝的天空与碧绿的海水相映衬,环抱于此。“到了旅游旺季,来此观光的人蜂拥而至。他们或骑驴、或步行观赏教堂;一边品尝着当地风味的葡萄酒和莴苣色拉,一边徜徉于碧海蓝天的世界,其乐也融融!”顺着普布利乌斯的手指看去,在小岛的西面,那些岸边依悬崖所建的房子一律刷成了白色,与附近著名的黑色沙滩相伴。蓝天与大海与它们如此的近,海水拥着沙滩,这里的世界仿佛凝固般了的安静。如此美景,不亲自登临,怎知道喧闹的尘世还有这般清静的世外桃源!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细密的橄榄树叶,照亮了整个圣托里尼岛,爱琴海蓝得像婴儿的眼睛,纯净无邪,没有一丁点儿杂质。

东边日出西边雨——柏林往事

dsc01761-a今年是柏林墙坍塌的第二十二个年头,也是我来德国的二十二个年头。仅从数字上看,就应该庆一庆。而且我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德国的统一和我的到来有着莫名其妙的关连。

起初我住在德国最北部,可以隔海观望荷兰,坐在那里心中直感叹。自己原本井底之蛙,多少年住在一个地方不变,现在猛然一下来到德国不说,还能遥望到荷兰,命运这玩意儿经常是不可思议的。和在柏林的朋友通电话,告诉他们我这里可以看见荷兰,不用望远镜就行!朋友说,“那没什么了不起,圣诞节你来柏林,咱们去东德!”然后我就开始惦记着出(德)国,这一惦记不要紧,东西边境就开始有情况。电视里天天都在报道柏林墙的消息,大批东德人,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开着东德造的小汽车,一个接着一个,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浩浩荡荡通过边境,西边没有阻拦,东边没有追杀,地球分明在倒转啊?!那时别说没有一个人想到是我惦记后的结果,就连我自己也糊里糊涂的。

斯德哥尔摩之游

schweden-k飞临斯德哥尔摩上空,隔窗向下俯瞰,错落有致的岛屿好似一颗颗晶莹璀璨的珍珠镶嵌在湖与海之间熠熠生辉;横跨海面各具特色的70余座大小桥梁,宛如一条条玉带将诸岛屿衔接;苍翠的山岗、蔚蓝的海水和迂回起伏的街道,在薄雾下融为一体。飞机在首都斯德哥尔摩上空缓缓降落。远远望去,在阳光的照射下,空中、海上、地面竞相往来像玩具一般的汽车、轮船、飞机,以及鱼鹰、海鸥浮光跃金,凭空给城市增添了无限的活力。而周围云遮雾绕的星罗棋布的卫星城,更给人们带来一抹如烟如梦的感觉。

在瑞典创新局,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一个个非常有趣的创新项目令人目不暇接。冰箱、鼠标、炸药、现代轴承、拉链,还有真空吸尘器,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都是瑞典发明的。

遥远的普罗旺斯

p1普罗旺斯(Provence)在法国东南部,北靠阿尔卑斯山,南临地中海,东接意大利。发源于阿尔卑斯山的隆河(Rhone)是这里最大的水系,流经里昂,向南在阿尔(Arls)分为两大支流,注入地中海。此地区自然环境得天独厚,物产丰饶,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在此留下众多遗迹。今天是闻名全球的渡假休养胜地。在古罗马时代就有了普罗旺斯这个名称,意为“行省”。那时候普罗旺斯涵盖了从阿尔卑斯山到比利牛斯山的整个法国南部。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时普罗旺斯成为五个行政省份之一。1960年代法国重新划分为22个大区,普罗旺斯属于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这地区有艾克斯(Aix-en-Provence)、阿维农(Avignon)、阿尔(Arles)、尼姆斯(Nîmes)、马赛(Marseille)等城。

夏季的普罗旺斯,天空蓝得清澈透明,阳光强烈得让人目眩。田野里是一垄一垄紫色的熏衣草,还有火焰般绚丽的向日葵、一行行的橄榄树。被阳光烤得微微发烫的空气里弥漫着熏衣草的辛辣香味。远方是起伏的绿色山峦和隐藏其间的村庄。普罗旺斯是一处人间密境,代表一种独一无二的生活品味。英国作家彼得·梅尔在《山居岁月》里对它的一年四季作了详尽介绍,把它描绘成一种简单、无忧、慵懒的生活方式,一种“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的意境。群山怀抱中,守着大海的普罗旺斯与世隔绝,这里的人只有慢慢品味生活,忘掉世外的一切。

文化双城

从里昂南下,不久到了普罗旺斯的门户Orangen。车外热浪袭人,阳光透过车窗照在身上,热辣辣的,一会儿胳膊就被晒红了。艾克斯、阿维农、阿尔、尼姆斯等城市彼此相距不到一百公里,于是走马观花挨个看。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