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风情

最好还缺一点点

niriliya

尼日利亚没有麦当劳,也没有肯徳鸡,倒有一个土产的快餐连锁店,叫Mr.Bigg´s。我们进去吃过一次,难以下咽,实在不敢恭维,原因是我们的嘴巴已经大受西方快餐店的宠溺,对此类食品熟悉挑剔得近乎食品检验师。我的孩子们能告诉你一大串的口感体会:BURGER KING的汉堡包比麦当劳的大,但面包太干;麦当劳的炸薯条最脆最香;肯徳鸡的炸鸡油了点……

在没有了这些快餐食品的日子里,孩子们对汉堡包们充满了渴望。谁家的父亲回德国出差或进修,总有孩子托他在法兰克福机场的那家“大名鼎鼎”的麦当劳买下好几个汉堡包,随机带来。第二天带到学校把一个小小的汉堡包一分为四,和同学们分享。孰不知,德国麦当劳的汉堡包若超过二小时没卖掉,马上进入垃圾桶,以保质量!我们的孩子,却把隔了夜的汉堡包啃得哼哧哼哧的,好象那是世上最美的佳肴!

每年暑假我们回德国,飞机一抵达法兰克福,孩子们就大嚷马上去麦当劳!然后心不干情不愿地跟着我们忙转机。到了幕尼黑机场,出来的第一桩事肯定是去BURGER KING吃汉堡包和炸薯条,边吃,他们还会边惋惜地说:“可惜不是麦当劳!”接下去的几天,我们就无条件地成了麦当劳的常客,家里陡然会多了不少打着Mc Donald标牌的玩具。我们虽然反感快餐,但是想想孩子们一年就这段时间能吃上“新鲜”的汉堡包和脆梆梆的炸薯条,我们总会好脾气地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如果要感到快乐,你就上麦当劳!”呵呵,很没有原则的父母……

有一年,大儿子凯文的班级组织去德国不来梅郊游一周。德国学校一般放暑假前会有一个“项目周”(project week),那年的主题是“欧洲”,所以老师索性带他们先行一周,回欧洲实地考察。一周后,我们在法兰克福接了他,一起回家。象往年一样,我们一出慕尼黑机场,就带孩子们去吃汉堡包。没想到,凯文连忙摆摆手,不要去。“我在不来梅几乎每天都去吃一顿麦当劳,现在都不能再看到汉堡包了!”他的表情,好象刚咽下一块大肥肉!我看了边笑边感慨,世上的事,不能都百分之百。汉堡包之所以成了美味佳肴,让我的孩子们无比向往,是因为在非洲他们得不到它!而在十步一快餐店的德国,汉堡包遍地都是,可以百分之百地得到满足。

佳肴之所以美味,是因为你不经常吃,让你永远有想象的余地,渴望这欠缺的一点点……

尽管我们的家就在德国,但是每年在非洲呆了整整十个月后,再回德国度假时,开头几天,我们总还是忍不住惊讶德国的干净和发达,一尘不染的街道,整修一新的房屋,物产丰富得让人无从着手的超市,那么多的名车新车在路上行驶着,慕尼黑人衣着时髦,小孩子们个个体壮活泼,在游乐场里快乐地玩耍着。我们总会想起非洲丛林中茅草屋里的人们,光着身子、流着鼻涕在路边尘土里玩耍的黑孩子们;失落在漫无边际的热带草原的村庄,没有自来水,没有供电,有的是雨季泥泞、旱季尘土飞扬的原始路,还有摇摇欲坠、随时会抛锚的老牛车。吃不完而过期变质的食品,我边扔到垃圾桶,边深深自责:“真不该,非洲还有人在挨饿!”孩子们变小的衣服,不再用的玩具,我巴不得每年提它几皮箱带到非洲送人。每年回非洲前,我总会买一大堆的礼物,用来送给我在非洲的同事们、女佣、司机等等。我知道,每件小礼物总会唤起不少欢呼与喜悦——大部分的非洲人,物质实在贫乏!

每年我都禁不住地想,德国人什么都不缺,和非洲人比,他们简直就是在天堂!可呆上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德国人其实并不是什么都不缺!比如,他们缺一个他们根本无法改变的东西 ——好天气!

过了五年的热带生活,去年秋天我们终于回到了德国,过了一个久违的冬天。这个寒冬,从去年的十一月起一直过到今年四月复活节后,漫长得刻骨铭心,让人恍惚。复活节前的几天,阳光对德国大地青睐了几天,凄厉的寒风也收敛了几分,德国人便激动得像冬眠后的棕熊,电台也迫不及待地为春天造势。却料不到,到了复活节,天竟下起雪来。对这折回杀来的春季里的寒冬,德国人只好讪讪地说,“也好,没有白色圣诞节,补一个白色的复活节!”

严冬过后的早春,人们情不自禁地为每一抹阳光欢呼,为每一朵迎春花喜悦。刚兴高采烈地换上春衫,一场雨,一阵风,便春日的童话打得稀里哗啦。早上起床,看到窗外阳光明媚,心情大好,赶紧穿上刚买的新装。等出门的时候,天又阴沉了,耷拉着厚厚的云脸,无中生有制造些危机感。难得的好天气,赶紧和朋友们约好带上孩子们去郊游。如约相聚,每个人都穿起了夏装,轻松得巴不得蹦几下,包里却小心翼翼地塞着一把伞,毛衣和夹克衫。……孩子们玩耍着,天渐渐地变色了,开始有人忧心地望着天,祈求最好不下雨,天阴一点、云厚一点都没关系……可雨,到底还是下了。大家不得不“弥猴散”,各自赶快回家。

于是,我便开始体会非洲的好天气,一年到头永远的阳光明媚,即使在雨季,狂风大作倾盆大雨后,阳光依然明媚,天空更加清新!我们的孩子每天都在户外“疯”,个个健康色,很少生病。以前在德国常患的,在幼儿园、学校经常交叉感染的呼吸道疾病,也全然消失。在非洲熟视无睹的好天气,到了德国才知道,这是天对非洲人的恩赐!

所以,德国再发达舒适,德国人却宁愿远游、宁愿“远恋”而不“乡恋“(Fernweh statt Heimweh),每年至少有一次外出旅游度假,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逃避德国的坏天气。德国有很多人患精神抑郁症,有一项治疗方案,就是在秋冬季让病人经常受人工太阳光的沐浴。

造物主早已把一切摆平。非洲人貌似穷困潦倒,什么都缺,却永远沐浴在阳光中,漫山遍野的水果,取之不尽。德国人国泰民殷,经济发达,好象什么都不缺,人人还买足保险,把生活本身保护得固如汤池,阳光,却是昂贵的稀有品……生活其实很公平。大家都缺那么一点点。而且,幸亏还缺这么一点点。幸福就是当这欠缺的一点点得到满足的时候,当我们的孩子们从非洲回到德国、首次吃上久违的汉堡包的时候,当非洲人喝上干净的自来水、住进带窗户的砖房的时候,当德国阳光明媚的时候……

所以,生活里最好还缺一点点。希望还在前头,幸福还有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