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异国风情

丹麦,近乎完美的国度

决定去丹麦旅游有点突然,几乎就是头一天才定下来的。到了丹麦,感觉就像从“童话王国”进入了现实版,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其国民的幸福指数。天寒地冻、欠缺天然资源的小国,创造出全球独见的富裕快乐国,进而被誉为“世界上近乎完美的国家”。这是地球上几乎所有国家的梦想,丹麦做到了。为什么?我们不远万里,探询丹麦人快乐的秘诀。

丹麦王国(Kongeriget Danmark)是欧洲大陆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桥梁,位于欧洲北部日德兰半岛及附近岛屿上。丹麦是一个带有浓厚社会主义色彩的国家,贫富差距相当小,国民享有极高的生活水平。

据国际金融报一项调查显示,以丹麦为首的四个北欧国家,在“2011年全球最幸福的国家和地区”中名列前茅。丹麦之所以能被评为世界最幸福的国家,是因为其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国民的物质和心理需求。

丹麦是典型的“三高国家”——高收入、高税收、高福利。丹麦的福利体制属于典型的北欧模式。丹麦人富裕,人均月收入3480欧元左右,略高于美国和日本,是中国台湾的三倍,香港的将近两倍。丹麦优越的福利政策建立在高税收的基础之上,近些年来所得税率高达50-70%,几乎所有社会福利都来自直接或间接的税收,这些税收被大举应用在社会福利与教育上,有效地降低了国民的收入差距。

丹麦的福利建设起步早,覆盖面广,在国际上享有很高声誉。根据OECD(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统计,丹麦的社会福利占政府支出达29%,是OECD国家中的第二高;各部门教育支出近GDP的7%,为CECD国家中第一高。而中国的教育支出,经过近十几年的一再增加,要确保2012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达4%。这一数字仍远远低于丹麦。

据丹麦统计局2011年公布的最新数据,国家税收约72%用以支持各项福利建设,包括政府养老金、老弱公民补助、失业救济、教育科研及医疗保健等。即使在当前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丹麦政府也会出台新的政策,比如适当降低个人所得税,保证国民的生活质量以及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促进消费。

在这个国度,弱势群体与富人同样受尊重。生孩无忧,升学无惧。来自台湾的苏珊娜(Susanne Shih)移居丹麦的故事就是生动的写照。

有一对罹患脑性麻痹双胞胎女儿的苏珊娜,生长于台湾,却选择要做丹麦人。多年前她听信丹麦的福利制度完善,在台湾医生建议下,苏珊娜离乡背井移民到该国生孩子。尽管当时她与丹麦籍丈夫已经协议离婚,她还是如此决定。到丹麦后她并不孤单,整个国家社会福利体系支持她。她的孩子能免费寄放在福利机构,而且有三人轮班陪伴。若要上学,政府还会出资请专人陪读,不让孩子拖垮父母。不仅如此,丹麦政府还出资六成供苏珊娜买车,付钱让她学开车、拿驾照,保养费、保险费也是政府负担。如今,苏珊娜乐不思蜀,双胞胎女儿快乐成长,她们在丹麦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丹麦的儿童及青少年福利比较完善。据2011年丹麦议会通过的家庭津贴修正案,家庭津贴改为儿童及青少年津贴,每个0至17岁的孩子视年龄段,每年可获近1.7万丹麦克朗(约合3255,5美元)、1,35万克朗(约合2585美元)和1,06万克朗(约合2030美元)不等的津贴,年龄越大获得的津贴越少。每个家庭领取该项津贴的上限为每年3.5万克朗(约合6703美元)。

丹麦学校不选模范生,十二岁以下没有成绩单,老师与家长鼓励孩子发展不同的天赋,不鼓励比较。公立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学费全免,不但如此,读书还可以领钱。十八岁以上学生可以领生活津贴,金额多少视学生是否居住家里而定。

养老保险制度是丹麦福利政策的核心,其宗旨是让所有丹麦公民退休后生活有保障。丹麦公民年满65岁即开始领取政府养老金。按照这个国家最新公布的养老金计算标准,最低基本养老金税前每月5552克朗(约合1063美元),根据个人的实际情况,如婚姻、退休前的工作等状况的不同而有所浮动。如加上房屋、交通费用等方面的补助,基本养老金税前可达约1,1万克朗(约合2106美元)。

“为何丹麦人民愿意缴高额税款?为何高收入者不想办法像中国的富人那样逃税避税?”我的疑问在哥本哈根机场执行长尼尔斯那里获得了答案。听到我们的问题后他哈哈大笑:“缴税是一种责任。我也算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了,但我愿意缴税,因为我不想在路上看到穷人。”这里,有钱人乐意缴税,帮助能力差的人。议员彦斯说自己每赚一百元,有六十元要缴税,但他说:这不是财富的问题,而是思想方法的问题。有能力的人就应该帮助能力较差的人。

有调查显示,丹麦人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人,他们称自己的幸福感来自对彼此的信任。

丹麦地处北欧,气候寒冷,即使国土最南端,也在中国黑龙江以北。每年一月,日照仅仅五、六个小时,人们每天必须在零度以下出门,摸黑回家。纵使天气恶劣,丹麦父母却无惧暴露孩子于户外。有一个很特殊的街景随处可见:明明很冷,母亲却把内载婴儿的娃娃车丢在路旁,自己跑进店里购物或喝咖啡。她们不怕小孩冻着,刻意锻炼他们的体魄。这在中国,是绝无仅有的;如果有,不是被当作人贩子,就是被认作是后母或者养母。这一情景还传递出这个国家的这样一种社会状态:人们不怕小孩被偷,不怕被绑票,因为社会的互信度很高,福利佳,人们没有后顾之忧,不必争夺资源。

丹麦外交官克拉夫斯·霍尔姆说:“外界不了解丹麦人为什么这么幸福,因为他们不了解丹麦人独特的价值观。”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丹麦人常常会满足于生活中一个个简单的“小幸福”:在炎炎夏日的午后,丹麦人三五成群去港湾游泳,把自己暴露在紫外线照射之下。在丹麦人看来这是件乐事,而其他地方的人很可能会觉得户外暴晒有损健康;一个丹麦人在雨中骑自选车顶风冒雨前行,只是为了应对全球变暖。但对于有些国家的人,可能好奇他为什么要顶着大雨这样做。

在丹麦,职业没有贵贱之分。当农夫也好,当工匠也妥,这就是丹麦人的认可的价值体系。丹麦副总理曾是农校出身,部长中不乏高中毕业生,但通过终身学习,他们同样可以治国。走遍皇家哥本哈根瓷器(Royal Copenhagen)工厂,110位工匠及24位与职业学校合作的学徒,他们一丝不苟地拿着彩笔,聚精会神地正在涂油彩。皇家哥本哈根瓷器艺术指导索伦·尼尔森(Sren Nielsen)说:“很多来这里的人厌倦读书,但他们有很棒的艺术天分,这是最重要的。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在学校的成绩一度很差,分数少得可怜。”索伦在该公司工作了四十五年,他的儿子则是一位传统木制柜师傅,他为儿子的工作感到骄傲:“只要用心做事情,无论做什么,做环卫工也好,做园丁也罢,我都一定支持他。”因为职业平等,校园里孩子们已经有机会了解各行各业,使因为“入错行”而不快乐的人大大减少。

丹麦在全球178个国家中,名列快乐国家榜首,中国人向往的“大同世界”,竟在这茫茫雪原的国度里实现了,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这是一个没有穷人、近乎完美的国家,丹麦的福利政策面向全体公民,不分阶层和经济状况,真正做到“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病有所医。”丹麦良好的社会秩序、安全和谐的生活环境、福利政策的普遍性和完整性,都值得借鉴。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