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风情

初冬围猎

auf_weg-k
feier-k

 2010年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应邀参加了在Mosel河畔的山区举行的壮烈而震撼的围猎活动。虽是刚刚进入冬季,Mosel河畔的山区已悄然飘起了小雪。在这个星期五下午,从瑞士、奥地利、比利时、荷兰及德国各地的180多名佩带各种猎枪的猎手陆陆续续聚集在一个叫Neef的古老小镇,其中部分人还带着他们名贵而心爱的猎狗,共有五十多条。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熊熊的篝火燃烧了起来。参加者中有很多已经参加了多届这样的活动,老朋友相见其乐融融,气氛热烈。

在德国,对打猎者的资格要求是相当高的。除去昂贵的费用不说,一般都要参加二至三年的学习班。学习内容包括对射击知识及动物生理解剖,还包括对地形、气候、植物等多种知识的学习。然后经过严格考试以取得资格证书。在我们的朋友圈中,因为考试未通过而放弃获取狩猎资格者大有人在。通过考试者一般都深知资格的来之不易,因而对此活动充满崇敬和热爱。

在简单的晚餐结束后,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宣读并颁发了此次打猎活动官方组织允许射击的野兽品种,如母鹿、母狍、公野猪、小鹿等,母野猪不在其内。并强调射鹿时不能在鹿跑动时,而只允许在其站立窥听或嗅闻时才能射击等等。最后着重强调了作为猎人的责任和应守的规定。

第二天清晨九点整,养精蓄锐后的猎手们带着猎枪和猎狗聚集在Neef小镇上约定的地点。在主持人致词后,所有参加者被分成了四、五十个小组,并被分派到规定的山区、多个勘测好的地点以形成包围圈,而带有猎狗的猎手则被派往包围圈的中心地带,以便让猎狗向外驱赶野物。出发前,组织者再次检查了所有猎手的资格证书以及证件。

十点整,猎人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我也跟随着一个小组翻山越岭来到了指定狙击点。我们冒着刺骨的寒冷静静守候在那里,不能讲话以及大动作的活动。时间在寒冷中很慢很慢地流失。十一点整,是约定正式赶猎的开始。猎狗们在猎人带领下开始由中心向四周逐赶猎物的行动。山谷里开始出现阵阵枪声,也可听到远处猎狗的吠声。突然,我身边枪响了,一枪中的!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只看到一只黑黑的大野猪痉挛着倒在不远的地方,我的同伴们在欢呼……
下午十四点,整个围猎活动正式结束。猎手们陆陆续续回到聚集点。有的兴高采烈,有的则有些情绪低落。渐渐的出现了猎手们拎着收集的猎物归来的身影。有的野物只需要一、二人抬,而最大的野猪四人搬动还很吃力。有一只鹿的肚子被打开花了,猎手们因此议论纷纷,批评猎鹿者的不专业行为。此鹿可能是在跑动而不是站立时而被击中的,这样的射击按规定应该避免。

随后,猎手们在空地上开始了熟练的对猎物开膛破肚、取出内脏的工作,由有关人员进行取样,并将样品送往实验室检验。在检验合格后,肉品一般要七天以后才能出售或食用。在取样的同时,另外一部分猎手已经在一块坡地上整整齐齐地摆好了松柏枝。大家把已经处理好的猎物按照大小排列,一律身体右侧卧地放在松柏枝上。数了一数,一共三十二只野猪,五只鹿及二只狐狸,可称是战果赫然!

第一次经历如此大规模的血淋淋场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同路的朋友察觉到我的心情,淡淡一笑说,少了许多野生动物的扰乱,农作物有了保障,这里的农户该多开心啊。是啊,在德国一切都是有计划的,动物保护也不列外。哪些动物该保护,哪些过量的该清除,每年都有着周密的安排。

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庄严时刻来临了。猎手们自觉肃立在由松柏铺垫环绕的猎物周围,进行了简短而感人的祭奠仪式。数名猎手还齐声为它们吹响了悠扬的管号。仪式结束后才开始丰收的庆祝。篝火、笑声、音乐和美酒,直至深夜……

(吴钦平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