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风情

西点军校的神秘面纱

west_point-a
xidianjunxiao

以前只听说过美国西点军校,给人的印象是神秘、朦胧,如同雾里看花,不甚明了,就好比阿拉伯妇女脸上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面纱,仅仅在面纱上留个窟窿看路,加上身穿一件黑色长袍,让旁人非常难看清她们的实际面容。西点军校的英俊的华裔小伙子杰克·高即将毕业,在他的引导下,近日有幸亲眼目睹了西点的真容。

在气势磅礴的哈得逊河西岸,从纽约州北部向南,穿过哈得逊峡谷,当咆哮的激流奔入纽约湾时,河水受一块伸向河中的三角形岩石坡阻挡,突然折而向东,形成一个急弯。这块被称为西点的近50平方公里的岩石坡上,就坐落着闻名于世的西点军校。西点校园依山傍水,绿树成荫,风景优美。

西点军校的全称为美国陆军军官学校(The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是美国培养陆军初级军官的学校。因校址在纽约市北郊的西点,人们习惯上称其为西点军校,距离纽约市约80公里。俯视着激流澎湃的河道,不禁感慨:当年美国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是不是像我一样这般久久凝视哈得逊河?就要迈步前往西点了,忍不住再一次看了看这条美丽弯弯的河道,感觉上又多了很多含义。

杰克·高胸口上别着一枚西点军校的徽章,校徽上镌刻着一只目光炯炯的山鹰,一顶闪闪发亮的钢盔,一柄寒光逼人的短剑,还有一行醒目的大字,那就是闻名于世的西点校训——“国家·荣誉·责任”。杰克·高边走边缓缓而谈:“早在北京中学念书时,就在同学的建议下萌生了去西点军校的想法。母亲辛苦工作,培养我读书,如今进入世界著名的西点军校,全家上下十分开心,感到骄傲。我当时选择报考西点军校,一方面为这所誉满天下的学校的传奇历史背景所深深吸引,另一方面一直有一种愿望,希望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

在西点最重要的是,关键时候能坚持原则,恪尽职守的精神比个人声望更重要。西点认为,世界上极需一种人才,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克服种种阻力完成任务。“我们要做的是立即行动,不要拖延。让纪律看守西点,而不是教官时刻监视学员。”“魔鬼”隐藏在细节中,永远不要忽视任何细节,什么情况下都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哪怕对自己一点小小克制,也会使人变得坚强而有力。失败者任其失败,成功者创造成功。

新生入学后除了紧张而艰苦的正规训练,还要时常忍受高年级生的欺侮,而且不能有丝毫反抗。一位高年级生看一位新生不顺眼,马上心血来潮,上演一场“恶作剧”:“傻瓜,你的铜扣没有擦亮。现在,背诵皮革的定义。笨蛋!”

“新鲜兽皮除去毛、油脂和其它无用部分后,浸泡于稀释的酸溶液中,即形成化学物,兽皮的胶质组织转变为防水、不溶于水、不易腐烂的物质,即称为皮革。”

“笨蛋,我不喜欢你的声调!那么细声细气,简直就像个女孩子!现在,立即大声讲话,要有个军人样……笨蛋,不要在那里老站着……不过,不知道你比谁强?”

“报告长官,我强过校长的狗,主任的猫,空军的将军和整个该死的全部海军上将。”

一边听着介绍,我一边凝思:是不是正是这些“非人道”的艰苦训练,才成就了闻名遐迩的西点?我们在西点随意散步时,碰到所有迎面走来的学生,对我们、对同学、对长官都是非常有礼貌地打招呼,与校外的美国自由世界的生活态度,与我国内大学生昂首阔步、高谈阔论、潇洒自信的谈话风格迥异。

不知不觉来到一座雕像下面。这座纪念碑是西点十几座纪念碑中重要的一座,叫科修兹科纪念碑(Kosciuszko monument)。西点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军校所在的西点镇曾是美国独立战争中一个重要军事要塞。哈德逊河在流经西点时呈S状,且弯度很急,过往的大型船舶经此必须减速,来犯敌船则因减速而易受攻击。更重要的是,河西岸的高地具有居高临下的控制作用,如果在此设立军事要塞,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我们站的地方正是当年的军事要塞——西点(West Point)的核心部位,而这个科修兹科名字的纪念碑揭开了西点传奇历史的序幕。

科修兹科是一位波兰上校,是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中扭转整个战局的萨拉托加战役的英雄。时任美国大陆军总司令的华盛顿于1778年邀请这位波兰英雄来到西点设计军事要塞。当时,华盛顿认为西点是美国最具战略价值的一块阵地,是“打开美国的一把钥匙”,所以邀请波兰英雄在此设计和建立了14个军事据点。各据点彼此呼应,相互支援,控制河道和防御水陆两栖进攻,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防务体系。1828年,为了纪念这位波兰英雄为美国做出的贡献,也为了纪念他为西点军校做出的贡献,在西点这个位置上竖立了他的纪念碑。

“西点人最感自豪的是它对美国历史的贡献,有人甚至宣称:我们军校教的大部分历史是由所教的人创造的。西点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名将和军事人才,其中3700多人成为将军,2人成为美国总统,分别是格兰特和艾森豪威尔。”杰克·高娓娓而谈。

时值中午,成群结队的军校生一批一批地离开了塞亚大厅,跨过小桥走向宿舍。我非常喜欢在这样一种正午光线下,军校生一排排迎着小桥而过。他们英姿飒爽的身影迎着阳光,冷峻的脸色微微泛着笑意。

“我已经征得了学校的同意才抽取了这张课程计划表。”杰克·高向我介绍西点军校的上课课程。可以看到,学生中午午饭时间是20分钟。

“我们在西点曾学习了毛泽东的建军和建国思想,以及同中国军事合作的一些战略理论。”

“听说你们还要学习中国古代的军事著作《孙子兵法》?美国学员知道中国有一个兵法家孙子吗?”我有点急切地问。

“不光知道,而且每个学员还读过很多次。《孙子兵法》的经典并不在于纯军事作战,而是一部运筹帷幄、适用于很多领域的智慧运用词典,对于现代的生意和企业运作都有借鉴之处。把中国古老的《孙子兵法》与现代经商之道结合起来,是近年来西方挺时髦的研究做派。美作家潘威廉说:从西点军校的教官、美国工业界巨头、商业界的战略家到全美最出色的篮球教练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他们都看《孙子兵法》。因为凡事要获得成功,不论商业、体育或者战争,战略乃是关键之所在。”我听了暗自佩服:这不正是《孙子兵法》在现代之具体运用吗?!

我在桥上拍照时正好碰到刚下课的西点学员达拉斯·威恩斯。令我惊讶的是,威恩斯在桥上与我闲聊仅5分钟后,就知道我来自于中国,不用英语、突然用比较标准的中文与我讲话,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一个外国军校小伙子突然用中文与我说话,我反而愣住了,一时没有适应过来。我赶紧把正在桥边摄像的杰克·高叫了过来。

威恩斯说,他今年19岁,来自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是2011级的,目前在西点军校的课目是主修“汉语”,怪不得他可以与我说中文。据他介绍,现代化的军队需要掌握很多种语言,西点开设了许多外国语系的课目,他比较喜欢汉语,加上中国将来在世界的大格局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汉语一定会派上用场,所以他就主修了汉语。我问威恩斯,将来毕业后做什么。他说,毕业后要到美国的陆军部队服役五年,离开部队后他还要做后备役三年,这也是所有西点军校毕业的大学生必须与美国国家签署的合约。

我又问一个关键问题:“你是否想过在西点毕业后去参军?你有没有一个伟大理想,希望可以永远成为一名军人,直到成为少校,上校,甚至于一直奋斗到成为西点又一个美国将军?”威恩斯的回答不像背书一样的发出豪言壮语:“不想做将军就不是一个好士兵!”他的回答激情和真实,非常理性。他说,一个人来到西点军校,一定会被这里的崇高气氛和国家荣誉感所熏陶,也一定会成为一个美国优秀的军官,甚至期待可以像西点英雄一样成为一名将军。但他目前的愿望是做一名军官,希望成为一名好军官。仅此而已。威恩斯的语言精短而准确,思路敏捷而沉稳,眼神坚定而自信。

“亲爱母校,永驻心头;校训铭记,岁月悠悠。职责毋忘,荣耀闪光。”杰克·高不觉哼起了校歌。“到底西点军校给予学生的是什么?”听着激越的旋律,我在深思。突然一声枪炮声响过。所有学生听到后迎着星条旗方向原地站立、敬礼,个个神情肃穆。这时乐队吹奏起《星条旗永不落》。原来到了每天升旗和降旗的时候,不远处美国国旗迎风招展。“职责,荣誉,国家”是1898年开始延续至今的西点军校的辉煌座右铭,西点校训在西点人中是一种精神的延续和永存,它深深渗透到每一个学生的骨髓中。

西点军校是一个西点人创造的神话,它可望而不可及。迈出校门,西点渐渐的清晰起来,像其它世界优秀的大学一样,它又是一所杰出的大学——一所由4000名普普通通的学员组成的伟大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