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坐俄航遭遇被革命待遇

每次回国都会碰上他人碰不上的事情。上次回国碰上一系列“惊心动魄”之事,为此写了一文“一次惊心动魄的回国之旅”。本次回国又碰上“被革命”的事件,而且是在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大有被“十月革命”革了一次。虽然本人已安全抵达西班牙,但回想当时被革命时,心里仍有余悸。

有朋友说,如果没有乘坐过俄航的人,应该坐一次,尤其是男性乘客,因为俄航空姐的姿色足以让男性乘客倾倒。我虽然不是好色之徒,但对于有姿色的女性饱饱眼福的“色胆”还有“包天”的胆量和雅兴。于是,决定乘坐俄航回国。

10月21日我从巴塞罗那启程后直飞莫斯科,是日的巴塞罗那气温高达25度,一派夏季炎热的感觉。但是莫斯科的气温却已经降到零下12度,在飞机上空俯瞰广袤的俄罗斯大地,全然是一派“高天滚滚寒流急”的景象。

飞机预定在晚上6点降落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晚8点转机去上海浦东机场。

当我们刚走出飞机步入候机厅时,一位长得很像阿兰·德龙的俄罗斯小伙子站在甬道上,对长着中国脸的乘客说道:“去上海的人请在这里集合。”尽管小帅哥的中国语发音还有待提高,但大家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几分钟之后,一群去上海的中国人集中在他的身边。我数了一下,一共有27人,其中21个是大陆人,5个台湾人,一个日本人。


勒芒将军广场

从列日火车站开车回家,路过Place du Général Leman(勒芒将军广场),经常会想起一个

Place du Général Leman - 并由其想到,比利时人也可以是很坏的。昨天就是这样。和西方人平均水平相比,咱中国人的确普遍比较坏(包括我在内),但咱的坏只是平庸的邪恶。也就是说,虽然邪恶,有伤大雅,中雅,甚至小雅,但一般不出大格,不逾大矩,而西方人一旦坏起来,是没有底线的。比如,18年前劫持并搞死了两个14岁女孩,判了无期徒刑,至今还在比利时监狱里关着的马克-杜图。再比如,奥地利那个囚女乱伦24年生下7子的禽兽父。所以,西方人需要宗教。而且,即使宗教了两千年,今天的西方人也不过是这个德行。人的驯化实在是难。

巴西人的生活情趣:足球与桑巴

巴西的足球和桑巴举世闻名。巴西男子足球队五夺世界杯桂冠,成为世界杯上夺冠最多的国家。桑巴舞是巴西国舞,每年巴西全国各地都举行化装游行盛会,尤以里约热内卢的桑巴舞汇演出名,不断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百万游客。一位巴西专家说:不会踢足球,不会扭桑巴,就不是巴西人。巴西人强身健体最普及的就是足球和桑巴,足球和桑巴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他们的快乐之源。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像巴西人那样对足球、对桑巴有着如此的热情与痴狂。当2014世界杯即将在这个足球王国开赛之前,笔者抢先一步踏进了巴西这块全世界球迷向往的热土。

巴西地处南回归线与赤道线之间,拥有热带、亚热带、温带等多种气候,阳光充足,雨量丰沛,于是有了最多的植被,森林面积覆盖率达52.2%。记得第一次去亚马孙访问,我乘坐的飞机盘旋在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上空,俯瞰脚下无边无涯的林海,内心受到很大震撼。待回到地面,走进亚马孙丛林,我又得知,这里集中了地球上物种最多样的植物和动物,木材储量列世界前茅。上帝给予巴西的远不止辽阔的土地和适宜万物生长的气候,还有无穷无尽的地下宝藏。巴西人会自豪而幽默地说:“知道吗,上帝是巴西人,所以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赐给了巴西。”巴西的确拥有许多得天独厚的东西,它是南美洲的巨人,土地面积涵盖近半个南美大陆,为世界第五大国,而且国土的62%为肥沃的可耕地,相当于全世界小麦、玉米、水稻和大豆种植面积的总和,甘蔗、咖啡产量全球第一,大豆、杂豆仅次于美国与印度,可可产量世界第四。尤为令人羡慕的是,迄今为止巴西的可耕地只利用了30%,也许在全世界绝无仅有,开发潜力十分巨大。

世界各地情人锁

锁,似乎已不再仅仅地只是被用于保护财产的安全,远离于被盗窃和毁坏。近十年来,一种浪漫的爱情风俗蔓延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一些有美好愿望的夫妇有时会在同心锁上留下爱的誓言,然后将锁放于某个特殊区域的标志物上。关于标志物的选择,似乎没有比栅栏和栏杆更好的了。随后,钥匙将会被丢掉。这种风俗在一些国家被视作会给夫妻关系带来幸福美满的象征。当然这样的惯例也还意味着,永结同心,夫妻之间的爱永无止境。

情人锁,象征着人们对爱情长长久久的期望。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风景名胜都有供人们挂情人锁的地方。不过情人锁最有名的地方当数匈牙利佩奇。匈牙利的佩奇挂满了情人锁的铁栅栏,始于20世纪80年代,是欧洲‘爱情锁’文化的起始。在这种文化趋势刚开始风靡的时候,当地官员被迫指定一处被命名为“love lock friendly”的区域 。情人锁墙是这个城市的标志,佩奇因此还获得了“爱情之都”的美誉。

无论情人锁墙是否是世界情人锁的缘起处,人们都愿来这里海誓山盟,留下情人锁。

韩国人的端午祭

不吃粽子,不划龙舟。韩国江陵端午祭都吃些什么、玩些什么呢?农历的五月初五前夕,笔者来到韩国江陵感受了一次不一样的端午节。

韩国江陵市的端午祭已有1000年历史,1967年当我们还在轰轰烈烈地“文化大革命”时,韩国政府便将这个端午祭指定为国家“重要无形文化财”,经历了近40多年培育营造,使这一民俗祭祀活动的规模、影响日益扩人。2005年11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杰作”以来,一年一度的江陵端午祭已演化为一项地方性全民参与、并有世界影响的民俗活动,同时也为江陵这个以阳光海滩著名的旅游胜地增添了新的旅游资源。

韩国人说起东海之滨的江陵,常用“山水甲天下”赞之。近年来,那里更是因为举办韩国特色的端午祭活动而名声大噪。据悉,江陵端午祭主要有三个方面内容,一是迎神祭祀活动,二是民间传统的竞技、表演,三是商贸交易。那天,我乘车来到大关岭,也就是端午祭迎神祭祀的地方。大关岭树木葱茏,在一个并不开阔的山洼里有一座很小的山神堂和一座城隍祠。山神堂里供奉着骑虎的金庾信将军,堀隍祠里供奉的是国师城隍。当地朋友告诉我,这个城隍祠大约有200年历史,在日据时期,日本侵略者烧毁了韩国大量的城隍祠,以割断民众的精神信仰。当地百姓为了保护自己的文化,经常给这个小庙搬家,终于将这个城隍祠保存了下来。中国有句俗语“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而这大关管岭的城隍祠以前确是可以跑得了的。正因为有了当地百姓的积极保护,也才使端午祭传承到了今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