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惊险之旅 美国西部环游记

dscf9545-k美国西部对我而言是生命的幻想,传说中的神话。这里自然景色壮观美丽,有一望无垠的沙漠,渺无人烟、狼熊出没的原始森林,还有深不见底、望不到边际、千变万化的峡谷;这里曾是恐龙的天下,经历冰川年代,也经历火山喷发和地壳断裂,从而形成今天的模样。这里密集着北美几乎全部的金、银、铜、铁、煤、锰矿藏,还有为淘金、采矿、殖民、为梦想而移民的英国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西班牙人以及法国后裔,还有渊源悠长、神秘诱人的印第安文化,以及他们和西班牙殖民者之间交错的爱恨情仇。与地质学家安子相识,在经历爬雪山、过冰川、采水晶一系列高山运动后,我们决定每隔两三年就去美国西部旅行一次,他可以向我展示他曾经工作过、冒险过的地方,也可以再去采他的地质样品,而我可以实现我多年来梦魂牵绕的探险旅行。

还记得第一次在Arizona首府Phoenix机场海关排队等候检查时,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女士兴奋地到处照相,忽然间斜刺里冲出来一个高大的美国警察,一边冲她大喊不许拍照,一边粗鲁地抢过她的相机,不由分说把里面的胶卷全部扯出来扔在地上。看着那位无奈的女士我不禁想,这次美国之行会是怎样的一次惊讶呢?

那天晚上从机场出来取了我们预定的雪佛莱四轮驱动的越野吉普Blazer,在超市里买好一些简单的食品,一个密封严实、可以用做冰箱的大塑料箱和碎冰,还有野外常用的汽灯和做饭的炒锅,以及非常意外、但很高兴买到的中国菜刀,我们就一阵风冲到了Phoenix郊外的荒漠里。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清,在道路被一片仙人掌挡住了去路的时候,我们决定就地安睡。一觉醒来,漫山遍野都是大大小小的仙人掌,心里的快乐啊就像风一样的荡开了。


窗外一片绿色——泰国风情

daener-k在泰国芭堤雅观光的时候,我们下榻在一家四星级宾馆。这个宾馆条件不错,设施齐全,院内绿树成荫,环境优雅。我和一个朋友被安排在底楼的一个房间住宿。

当我们就寝前去关窗户的时候不由得一怔,发现这么大的窗户竟然没安防盗栅栏,也就是说,这个窗户是毫无遮拦的。探出身子察看,窗外是一片绿化带。前面有一条甬道,往左看,是一幢大楼。右前方便是宾馆的大门,没有围墙,一排绿色灌木代替了围墙。再走出去仔细观察,发现不仅是我们这个房间没有防盗窗,其他所有房间和工作间也没有任何防范设施。

回到房间,心里觉得很不踏实,便唤来服务员,提出我们的疑虑。服务员是个泰籍华人,汉语说得不错。他说,他们这里都不用那东西,叫我们尽管放心休息,不必担心。他看我们仍然有点忧虑,就说,没有关系的,这里日夜有保安值班,先生们安心睡觉好了,有事随时拨我们的电话。临走时他又说,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你们先将就一下,明天我想办法给你们换个房间,住到楼上去。说着就过来替我们关好门窗,打开空调,道了晚安就离开了。

赤道线上圣多美

piao-2010-3是谁指给了你这条长长的路,

这条长长的通往圣多美的路?

——摘自佛得角歌手 Cesaria Evora 的唱词


São was? 咳,圣多美啊!

真的,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测验,而且百试不爽。选定了这次出行的目标São Tomé之后,只要是说给德国朋友,一律都是一脸的不明白:“São was? Wo ist das?(圣什么?在哪儿?)”而只要把它的中文名字说给同龄的中国朋友,十有八九都会微微一笑:“咳,圣多美啊!听说过。在非洲,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共和国。”可见还是咱们中国人民的世界地理学得扎实。

再去迪拜

sl380531a刚从杜塞尔多夫坐上阿联酋航空的飞机,马上感到了新变化,两年前没碰到过中国籍空姐,这次看到来自江西的空妹,亲切而温暖。飞机一降落走进机场大厅,已经不是两年前那光线暗淡、有点阴森的大厅,而是明亮的新大厅。巨大的瀑布墙面,还有很多直径1米左右的银色圆柱。虽然与两年前坐的同一个航班,同样一月下旬,搞不懂这次到达航班怎么会这么多,凌晨6点已经热闹非凡,莫非世界有钱、没钱人都涌向迪拜,有钱人想来抄底房地产,没钱人想淘点免税天堂的便宜货?

虽然海关柜台开通近10个,可每个柜台前都排着长队。我随着人群排在长长的队伍后等候入关护照检查,半小时后才轮到我,却被告知要先做虹膜检测再过来排队。两年前没人要我作此检测,莫非又是新规定?白排一通队,返回大厅另一个角落,男女分性别排队。不光是我这样拿中国护照的,还有一些印巴等部分亚洲和东欧长相的,据说并不是为了反恐,而是为将非法居留、务工、违反当地法规有案底而列入黑名单的人员拒之门外。

这种照眼睛技术优于指纹和其他检测手段,但苦了小眼睛人。我被测时,恰巧旁边一位亚洲男士也在被测,可是因为他的眼睛长得看起来像眯缝眼,工作人员叫他眼睛睁大,可他无论如何努力还是不符合要求,工作人员干脆用手指上下扳开自己的眼皮示意他,我心里真觉得有点难过,不是欺负小眼睛人么!虽然我没有被“欺负”要求扳开眼皮,可我白排了之前的半小时队伍,错过了正好与祖国飞来的参展商在取行李处碰头的最佳时机。后来网上查到,这是2002年就出台的规定,并不是新的,也许怪我上次到达时旅客稀少,工作人员也少,我便成了眼睛扫描检测的漏网之鱼。

出了机场,坐上出租。开出不远,司机指着前方说那是迪拜塔(现更名为哈利法塔)!看着那两年前经过时还在建的世界第一高楼,在中东早晨略带沙土色朦胧的阳光下闪着银色炫目的光芒。

下午去到展览中心,惊讶比两年前多了两个宽敞明亮的展览大馆,通风、采光都比老的优越。迪拜建造的展馆与在德国的不同,一个大馆等于德国展会的几个馆,建筑庞大,有点像飞机场的大厅,里边再划分很多区域以数字或字母标出,不熟悉他们布局规律的找摊位有点晕头转向。据说,今年这次阿拉伯医疗展,参展商比去年多了600余家,确实无法看出经济危机的萧条。

展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去新建成的另外一个人造奇迹——棕榈岛转了一圈。岛上一年多前无视经济危机,用2230万美元奢华开张的五星级酒店亚特兰蒂斯(ATLANTIS),目前还免费向游人开放。而被英国某女记者叫做七星酒店的帆船酒店(BURJ AL ARAB)却没有那么大方,如果你不预定一个约95美元的咖啡,下午茶或者125美元的中晚餐消费,还不能随便入内,无法亲眼见它一次真容。

其实亚特兰蒂斯酒店从规模气势上说不逊色于七星,单单是精品店长廊和有两层楼高的巨型水族馆,把大海搬到了宾馆里边,6万多个海洋生物能随时欣赏,世界各地参观者纷至沓来,争相与珍奇的大鱼小鱼们合影,也顺便会去免费的厕所方便。多数人只是用眼睛饱览它的靓丽奢华,很少有人去用餐或购物消费。这家宾馆每天投入于地面、巨型玻璃的清洁卫生和厕所用水、用纸,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种对来这里一毛不拔的的众多参观者有如此气度和大方的宾馆真是少见。另外,它的装修风格和品位比起用黄金堆砌的金碧辉煌的帆船酒店,可称独特典雅,它的巨柱、天花板等是以海螺、贝壳、水草等海洋主题,与海洋中的小岛和内部的巨型水族馆很协调,让人闻到的不是金子味道,而是自然和清新的大海的味道。

傍晚去2008年11月开业的迪拜购物中心(DUBAI MALL),这又是一个世界之最。购物中心不仅有1200家商店,16000个停车位,还有号称世界最大的水族箱,最大的黄金市场,奥运比赛规模冰场,6层楼高的巨幅屏幕影院,探险公园,沙漠喷泉等,主门通道的另一头,出门能看到傲然屹立在一旁的世界第一楼和人工湖,湖里安装的大型音乐喷泉在下午6点后多次惊艳亮相。17点30分以后,湖四周挤满了五湖四海来的游客,以及在当地生活工作的人,周围一圈餐馆,咖啡店室外露天早已座无虚席。在我等待喷泉表演的时候,旁边一个在迪拜工作的巴基斯坦小伙子与我闲聊,说他虽然看过喷泉表演好多次,因为它确实美丽壮观,休息日再来看。他给我看他手机里的喷泉画面,可我一心等着真实的水、电、声、光的交融的震撼,感觉从手机画面里根本没法欣赏。

近18点,随着神秘、优美的阿拉伯音乐响起,上千个喷泉在变幻的灯光下舞蹈,喷洒,在晚霞的余晖和旁边828米高楼雄姿的映衬下显得非常浪漫又震撼。接着是一首席琳迪昂的歌和一首意大利歌剧选段,配上恢弘的水柱的舞姿,大型烟花似的水幕愈加荡气回肠。水柱最高喷射的高度,据说可达150米,在夜风的吹拂下,我们感觉象细雨洒在脸上身上。尽管有点湿冷,我进购物中心去溜达一会,忍不住又回到湖边等候半小时后的再次表演,连看三场。

几天的视觉印象,虽然灿烂,繁忙,热烈,甚至辉煌,其实都是皮毛,很肤浅、片面。机场、展会、购物中心等地的人气并不代表整个迪拜的经济景气,比如房地产的大幅下滑是不争的事实,迪拜华文报纸报道,世界第一楼里的公寓目前均价是7万一平米,2008年时曾高达14万甚至20万。因此,很多中国投资者在春节期间去那里抄底。

不过,当我行驶在棕榈岛树干上,看到路边几乎一个模样打造出来的沙黄色别墅、公寓时想,迪拜确实是创造奇迹的地方,可似乎又有点大跃进的味道,比如已经有了一个填海而造的奢侈宾馆,再次超越自己而填出更大的棕榈岛,造出更多的别墅、宾馆,据说还要在大海填出一个如世界地图形状的人工岛,再造奇迹!在一个人口只有160万(多数还是外来人)的城市如此人为无极限超越,扩大,争相创出无数个世界第一,到底有多少个贝克汉姆或王菲去买房和享受几千美元一晚的奢侈?有了828米高楼,可能又会出现929米更高楼,被比下去的高楼和商场又会遭到冷落。一面是向地球不停地开发石油,地球内脏被挖得千疮百孔,一面向大海要土地,不断填海建岛,大海被缝上一块块沉重补丁,创造奇迹的同时会不会破坏生态平衡,影响海洋气候和生物的生存环境?仅从我两次去住过的宾馆,虽然是3星和4星,但从门、洗手池、瓷砖贴面等较次的装修质量和破损情况看,我会担心他们高速创造出的奇迹的质量,但愿这只是我小女子的杞人忧天,或者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险隘心理。

题图:迪拜/作者摄

月亮的呼吸

海水煮土豆

    1995年第一次登上加纳利群岛,马上就认识并且爱上了这儿的一份特别大众化的吃食:海水煮土豆(Papas con Mojo)。圆圆的、个儿都不大的土豆,放到直接打来的海水里煮,煮到不软不硬的程度。这时候,海水的咸味儿已经均匀地渗进了土豆,皮儿上还能看见一层薄薄的海盐。吃的时候不剥皮,浇上用蒜泥等调料拌好的油汁。这种叫Mojo的油汁分红绿两种,红色的自然就更带辛辣味道,吃起来吸溜吸溜的,特别开胃,让人想起《红灯记》里李奶奶的唱词儿:“穷苦人淡饭粗茶分外香”。

用户登录